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分手你提的,我京少身份曝光哭啥小說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警察…不..特警…我們啥也沒幹!」

「我們…是來散步的!」

「對對對!」

「我們…是來散步的!」

一瞅為首的女孩狡辯起來,其他的也哆哆嗦嗦解釋着。

都這種情況了,總不能說是去砸別人窗戶的吧。

「半夜出來散步?這愛好挺奇特呀!」

大隊長顯然不是那麼好糊弄了,之前顧天也給他說過,有人聲稱要砸他窗戶,顯然就是這夥人。

「隊長,她們手�陸塵李清瑤�有石頭!」

「咔咔咔!」

槍械上膛的聲音瞬間響起,隊員頭上的探照燈也瞬間開啟。

「我們錯了!」

「我們…錯了!」

剛才還打算狡辯渾水摸魚,一看這架勢,雙腿都快嚇軟了。

正當大隊長不知道如何是好時。

…..

「嘩啦啦啦…..」

一陣稀稀疏疏的聲音傳到了隊長耳邊,抬頭一看,臉色蒼白的她們,雙腿顫抖着,腳下出現一小片水跡,順着崎嶇不平的路面,往下水道流去。

看到這一幕,大隊長的嘴巴也是強忍着笑,雖然經過專業訓練,可這的確忍不住。

前一秒氣勢洶洶要砸玻璃,下一秒被嚇尿?

真是現實中慫的一批,網絡上重拳出擊。

…..

「我們可以走了嗎?嗚嗚嗚。」

「走吧,沒有下一次了。」

大隊長心一軟,選擇讓她們離開,畢竟看着年紀都不大,稍微嚇唬一下就行了。

得到大隊長的允許,女孩們驚魂未定地移動着腳步。

「切!有啥了不起的!」

「穿個臭皮囊,顯擺的很!」

「猜你也沒那個膽子抓我!」

或許是為了在姐妹中挽回自個的面子,為首的女孩突然嘀咕着。

「你說什麼?」

「快跑!」

大隊長突然扭過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腰間抽出泰瑟電擊槍,扣動了扳機。

「咻!」

「滋滋滋!」

只見兩個小飛鏢,帶着兩道絕緣銅線射了出去,倒鉤直接掛到了為首女孩的衣服上。

「啊啊啊啊啊!」

為首的女孩躺在地上,身體蜷縮成一團,宛如一條蛆蟲一樣,不斷地抽搐着。

旁邊幾個女孩拔腿就跑,此時哪有什麼姐妹情深,要怪就怪她自個話多。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好了!收隊吧!」

大隊長把泰瑟槍交給了隊員,一臉不屑地看着眼前被電成爆炸頭的xxn,這一次,足夠讓她記住一輩子了。

「那她怎麼辦?」

「她?打電話給轄區王所,讓他們帶走。」

「故意損害他人財物,半夜持兇器行兇….足夠了。」

大隊長捋了捋袖子,看了看手錶,再過幾個小時就天亮了,大小姐等人就過來接顧天了,他也是容不得任何差錯發生。

…..

另一邊樓上的顧天也是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樓下這荒誕的一幕,得虧有大隊長等人站崗,否則玻璃真得碎一塊。

清晨,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上,開始泛起了一絲絲亮光,樓下的早餐攤大媽們,都開始推着手推車陸續出現在街頭。

一些上班的和上學的,陸陸續續出現在街道上,畢竟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跟其他餐相比,早餐尤為重要。

老闆,來倆包子!

剛出爐的包子,新鮮着呢!

老闆來碗豆腐腦!

老闆豆汁一碗!

正當眾人和商販在街道邊吆喝時,一聲與眾不同的鳴笛聲,打破了喧鬧的場景。

「我艹!」

「什麼人來咱們小城了呀!」

「別吃了,快看勞斯萊斯!」

「等我長大就買這個!」

看着緩慢駛入街道的勞斯萊斯和考斯特,眾人都開始議論紛紛,停止了手下的碗筷,掏出手機拍攝了起來。

……….

小城轄區交警所

「什麼?」

「好!我知道!」

「我馬上派倆交警過去疏散交通!」

剛上班的張所,睡眼朦朧在辦公室吃着早點,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瞬間讓他猛的一哆嗦,手裡的勺子直接掉進了碗里。

前天城裡最豪華的酒吧被砸。

王所連個屁都不敢放。

看來真的是有大人物在這裡呀!

張所沒有半點猶豫,馬上撥通了手下的電話。

「小李呀!」

「你趕緊去西街道,領着小趙快過去!」

「對!就是那幾輛勞斯萊斯還有一輛考斯特!」

「你去疏散一下交通,保證他們的車道暢通!」

「來不及了!早點攤啥的,你讓小趙吆喝一下,讓他們往裏面挪挪!」

「別問!還問!」

電話那頭的小李也是一臉懵,但依舊很明顯感覺張所很緊張,似乎還被包子啥的噎住了。

出於職業的敏感,和一些不得言語的原因,小李還是騎上電摩托,拉響警笛就趕了過去。

「嗚~嗚~」

…..

「妮妮!我睡了多久呀!」

「你睡了好幾個小時呢,我讓司機開的慢。」

顧雪睜開朦朧的雙眼,打了一個哈欠,拉開了車載窗帘往外看去。

哎呦嘿!這就是老弟生活的城市?

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的。

看來他這變形,離京都也不遠。

還以為是什麼山溝,渺無人煙呢。

看着外面的風景,顧雪心裏開始嘀咕道,同時也開始暗自佩服其弟弟了。

在她的印象中,弟弟顧天宛如大魔王一樣,從小就是嬌生慣養,父親和母親都忙,所以兩個人都是全程由保姆所看管的。

雖然比弟弟大三歲,但小的時候,弟弟時常調皮搗蛋,兩個人還少發生矛盾。

最讓她記憶猶新的就是,弟弟小時候甚至還敢搶門口警衛的槍,非說要給她打樹上的棗子吃。

後來長大後,自己工作也忙,也就逢年過節的時候,兩個人可以見面,平時弟弟要麼去酒吧要麼去瞎混,一玩就是好幾個月。

一想到這裡,顧雪內心隱隱約約開始期待了起來。

兩年半沒見,不知道弟弟成啥樣了。

平時連個電話也能忍住不打,屬實是意想不到呀。

…….

圍觀人群中。

「兄弟!碰不碰?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勞斯萊斯呀!」

「准能給你個萬兒八千的!」

人群中的王大狗和弟弟王小狗竊竊私語,倆人平時偷雞摸狗,一看見路上的豪車經過,身體都忍不住往車上碰,少則一二百,多則小几千。

「哥,你說咋整就咋整!」

一瞅前面的勞斯萊斯緩慢地開過來,王小狗想都沒想擠出人群,站在一旁觀察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