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分手你提的,我京少身份曝光哭啥小說 第7章_賣文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王所也是一臉震驚,光天化日,在酒吧里持槍?

誰不知道酒吧老闆和他的關係?

欺負他外甥,豈不是在打他臉?

「通知所有人,迅速保護現場!」

「通知縣市特警隊,火速出動。」

「等會!先別通知特警隊!」

王所一把放下手中電話,突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額頭上迅速布滿了米粒般的汗珠….

剛才外甥說什麼卧龍隊?

卧龍?

卧….龍?

忽然間一個極其恐怖的想法浮現在腦海中。

這個卧龍隊….該不會是京都傳說中那個侍衛隊吧。

傳聞在京都有一支特種侍衛隊,名為卧龍,裏面的成員們,都是海陸空軍種中,最頂尖的人才,每一個人都是堪稱兵王的存在。

他們組成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京都正國級的家族成員,陪護他們外出等事宜,正常情況下完全不會露面,所以被命名為卧龍。

莫非….?不會,應該不是。

這種千萬分之一的概率,怎麼會發生自己的轄區?

正當王所思考時,旁邊警員的聲音把他拽回了現實。

「王所!外出警員回電。」

「持槍的疑似一支特種部隊,根據身上的裝備判斷…」

「被擊斃的是外號龍哥的中年男子。」

「龍哥?」

對於這些,王所是再清楚不過了,龍哥是給外甥看場子的,之前有什麼民事糾紛,或者不方便所里出面的事情,都是讓龍哥去辦了。

但聽到現場警員的一句特種部隊,屬實讓王所內心咯噔一聲。

要真的是卧龍特種部隊,別說一個酒吧了,就是把他們所推平,他都不敢說什麼。

畢竟人家擁有先斬後奏,和高層是單線聯繫,他這種小人物,完全想都不敢想,能親眼見到這支部隊,已經是祖上積德了。

「那我們是否進去,控制住嫌疑人?」

「控制?你們收隊回來….吧,我自己過去就行。」

王所擦了擦頭上的汗水,握電話的手也忍不住顫抖。

「這….那可是你外甥的酒吧呀!」

「外甥?他是我爹都不行!」

一聽王所語氣又惶恐又堅定,手下也自然明白,火速收隊離開了。

……

「不是….你們也么走了呀!」

一瞅剛過來的警員們,馬上要走,彪總馬上追了出來。

「我….你舅讓我們回去的….」

一聽這話,彪總也開始忐忑起來,難不成屋裡坐的人,真是什麼大人物?

不到一會的功夫,一輛老牌桑塔納就開到了酒吧門口。

彪總直接跑了過去,哭訴道:「老舅!你得為我做主呀,這幫人欺壓我這手無寸鐵的….」

「你先走開….」

王所一把推開這個不爭氣的外甥,表情凝重地往裏面走去。

….

只見顧天翹着二郎腿,端着酒杯,悠哉悠哉地坐着。

十個穿着黑色特戰服的男子,手握傢伙,頭戴軍用頭盔,個個身材魁梧,一臉警戒狀態站在旁邊。

最重要的是那些裝備,他壓根沒有見過。

完犢子了!

這次是攤上事了!

即便不是卧龍特種部隊,那也肯定是軍區的。

這裝備,這殺氣,普通人完全沒有。

「你好….我是該轄區派出所長,請問….?」

「問什麼問?」

「打碎幾個酒杯,讓我賠30萬?」

「喝點馬尿啤酒就敢搶我手下的槍?」

顧天一連串呵斥和質問,讓王所瞬間啞口無言,在沒有判斷出對方身份,只能不斷降低姿態。

「請問首長,您是哪個軍區的?」

「卧龍特種部隊!」

大隊長突然發聲,把王所嚇得一激靈,後背瞬間發涼,雙腿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這洪亮的聲音,宛如一團黑影一樣,瞬間籠罩在周圍。

我擦!真是!

我該怎麼辦?

繼續往上面報告還是?

萬一把上面牽扯進來,我肯定也吃不了兜着走?

主動辭職還是尋個短見?

「你過來!」

短暫思考後,王所突然用手指着外甥彪總呵斥道。

「給首長道歉!」

彪總也是過來人,看了老舅一眼,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卧槽,彪哥竟然跪下了!

這特喵是什麼大人物?

軍區首長這麼年輕?

肯定不是!

噓,別議論。

酒吧圍觀的俊男靚女議論紛紛道。

「對不起,首長!」

「對不起!對不起!」

「啪嘰啪嘰!」

….

跪下的彪總竟然開始自打耳光,顧天卻是冷冷一笑,望向王所。

「不是….首長,我也要打?不太好吧?」

王所舉起手掌哆哆嗦嗦看着顧天,言語中都是恐懼。

「不是,你把你們所人都叫過來。」

「帶上大鎚,大鎚總有吧?」

「帶….大鎚幹什麼?」

王所擦了擦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解地詢問。

「把這個酒吧給我砸了!」

顧天一聲怒吼,嚇得王所雙腿一軟,差點跪下。

得虧不是讓我扇耳光。

拿個大鎚這還可以!

砸個酒吧換自己的仕途夠好了。

「好….我這就通知下去。」

王所從兜里掏出手機,又給自扇耳光的彪總使了個眼色。

「首長….我這有大鎚,我也砸….!」

彪總停下手,眼淚汪汪地看着顧天,全然沒有了剛才囂張跋扈的氣焰。

「好,去吧!」

得到顧天允許,彪總雙腿顫抖地爬了起來,往儲物間跑去。

「那就砸吧?」

「砸!」

「你先?」

躲在人群里的馬仔開始小聲議論的起來。

一瞅彪總拎着大鎚走了出來,一錘掄向前台,馬仔們也紛紛加入了進來。

「啪嘰!啪嘰!」

「哐當!」

「呼啦!」

一時間,酒吧內傳來噼里啪啦的打砸聲,顧天一臉淡然地走了出去,身後的卧龍隊成員們,也整理好裝備,整齊地踏步朝門外走去。

「不是!舅!」

「這是啥來頭呀!」

彪總停下手中的大鎚,一臉狼狽地看向旁邊氣喘吁吁,也在打砸的老舅。

「咳咳…」

「什麼身份?」

「這你懂了吧!」

王所把鎚子放在腳下,用沾滿灰塵的手,指了指天花板,表情凝重地看着外甥。

…..

「我艹!」

「兄弟們!加把勁!使勁給我砸!」

「砸稀碎!砸爛!」

陸塵李清瑤��聽老舅這番話,彪總臉色大變,掄起鎚子又砸了起來,周圍塵土飛揚。

「咋回事呀?」

「彪總這是咋了?」

「別看!別問!別說!」

「砸就完了!」

馬仔們竊竊私語道,看着賣力的彪總,也不敢怠慢,都紛紛掄起鎚子幹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