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服務員開始教育起了顧天,同時一臉歉意地看向龍哥。

「龍哥您別生氣,我送您兩箱箱酒,有什麼事,你們去外面解決,你懂的,咱別在自家酒吧里嘛。」

服務員說話也是十分客氣,看到顧天還無動於衷,突然又惡狠狠道:「趕緊滾。」

在小城酒吧里,經常會有精神小伙小妹過來蹭卡座,這點他也司空見慣了。

話音剛落,顧天一個耳刮子扇了過來,只聽啪一聲,龍哥也懵了。

「你真是狗眼看人低呀!」

「就是伺候主子的命,一輩子吃不上仨菜!」

顧天回懟道,本來這也不算是個事,但是聽到對方謾罵的詞彙,的確忍不了,再忍下去就是忍者神龜。

「兔崽子,不給你點顏色看看!」

「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呀!」

龍哥轉身就撲了過來,服務員也慌忙跑過去叫人了。

顧天身形靈活,側閃過去,猛的就是一個爆踹,直接把龍哥踹倒在桌子上。

「嘩啦!」

桌子上的酒水灑了一地,龍哥四仰八叉地躺在桌子上。

「哎呀,我的腰子!」

卡座上的倆妞,一見此情形嚇得花容失色,周圍眾人都紛紛圍了過來。

他們除了湊個熱鬧之外,就是想看看顧天的下場,畢竟這個酒吧的老闆,可是派出所長的外甥。

…..

「哥,差不多就行了,你趕緊走吧!」

「對,他們你可惹不起,那個龍哥也算是在這裡罩場子的!」

「是呀,不管鬧小鬧大,你都吃虧。」

旁邊幾個熱心的男生,在顧天身邊小聲勸告了起來。

可迎來的卻是顧天冷冰冰的眼神,和不屑的笑。

….

不到一會的功夫,酒店老闆出面,身後跟着一群馬仔,緊隨其後的是龍哥的馬仔,個個手裡拎着棍棒。

…..

「誰特么這麼大膽子?敢在店裡鬧事?」

顧天循聲望去,一個西裝革履,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從馬仔中走了出來,手裏面還盤着珠子。

「彪總,就是他,還把龍哥打了!」

「哦?那就照價賠償唄?」

彪總皮笑肉不笑地看向顧天,同時走向龍哥。

「龍啊,你醫藥費得讓這小子賠多少呀?」

「最少得十萬塊錢吧,再給我跪下道歉。」

龍哥扒拉了一下身上的玻璃碎片,滿身酒氣爬了起來。

「小子!外加你打碎的酒水,一共三十萬。」

聽到這話,顧天忍不住笑了起來,真是最好笑的笑話,擺明就是黑店嘛!

「怎麼地?沒錢呀?沒錢給你爹媽打電話送錢!」

「今個不賠錢,別想完好無損走出這個門!」

彪總話音剛落,身後的馬仔們躍躍欲試,個個威脅的眼神盯着顧天,手裡把玩着棍棒。

「噗嗤….讓我打電話?你可別後悔哦!」

顧天從兜里掏出手機,開始給大隊長打電話,與此同時,彪總的心裏也咯噔一下。

莫非….這小子大有來頭?

平常情況下那些精神小伙們….早都嚇得跪地求饒道歉….

可眼前這個兔崽子,臉不紅心不跳….

一想到這裡,彪總內心也有一絲絲忐忑。

可是….

這只是個屁大的小城罷了。

大有來頭的人,哪裡會來這裡?

也許是這兔崽子在裝B吧。

「電話打了吧?三十萬一口價!」

回過神的彪總,惡狠狠道,不斷催促顧天找人來送錢,比起之前的打打殺殺,現在還是要錢最實在。

「打過了,別狗叫了!」

顧天冷冷一笑,眼神中瞬間迸發出一道攝人的寒光。

我擦!

吁!

聽到顧天這毫不掩飾地戲謔聲,周圍的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話竟然敢說出口?

有些膽小的精神小伙們,馬上躲的遠遠的,生怕真干起仗的話,把自己牽扯進去就麻煩了。

還有一些靚女們,眼神中也有一絲絲崇拜,長得又帥,還有氣勢。

為啥自個早點沒遇見?

即便最後真被打成豬臉,那這般氣勢,也是滿滿保護欲。

….

不到十分鐘,酒吧門口就傳來了一聲聲刺耳的鳴笛聲,隨後就是一聲集合的哨聲。

我擦,特警都來了?

我尼瑪?鬧大了?

他們手裡拿的是真傢伙嗎?

門口的吃瓜群眾議論紛紛,在人群的注視之下,十名滿級配的保鏢,整齊踏步走向酒吧內。

….

「報告顧少!卧龍隊集合完畢!請問有何指示!」

大隊長臉色嚴肅,一個標準的立正敬禮,看的彪總和龍哥也是一臉懵。

卧艹?軍區都出動了?

不是….武裝部我都認識,那聽說有啥卧龍隊呀?

也沒聽我老舅說過,有啥隊伍在當地執行任務呀?

或許是什麼假扮的?

但今個也不是萬聖節呀!

一想到這裡,彪總突然來了勇氣,萬一被這陣勢嚇到了,以後還怎麼在當地做生意?

「哎呦!還卧龍隊?我還鳳雛!」

「這特戰服還挺像的呀!」

在彪總的戲謔下,身後的馬仔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顧天卻是一臉冷漠,卧龍隊員們也只是整齊劃一,靜靜地站在原地,一臉嚴肅看着眼前這幫小丑。

「這cosplay 玩的真像呀!讓我看看是不是真傢伙!」

有了彪總撐腰,龍哥一臉賤樣地走了過去,伸手就要拿大隊長手裡的槍。

「啪嘰!」

大隊長握槍一甩,槍托重重拍到了龍哥臉上。

我擦!又被甩了。

一想到剛才被顧天扇了兩巴掌,這會又挨了一槍托,身後還有眾多馬仔瞅着。

這特么不是屈辱了,這是殺人誅心。

「真給你臉了是吧?」

龍哥抬腿就往大隊長身上踹去。

大隊長沒有躲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抬起了手中的槍。

只聽「砰」一聲,龍哥如同麵條一樣癱軟了下去,血紅色的液體迸撒在旁邊人的臉上。

「卧艹!沙人了?」

「真槍呀!」

「啊啊啊…快跑呀!」

「快報警!」

一聲槍響,在偌大的酒吧震耳欲聾,所有人猛然驚醒,撒腿就往門外跑去。

龍哥背後的倆妞嚇得花容失色,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蜷縮在卡座邊。

「舅!快來!有人持槍在我酒吧鬧事!」

「什麼卧龍隊!」

「你快來呀!」

彪總一瞅事情不妙,都鬧出人命了,撒腿就往後面退,在哄然而逃的人群中,開始打起了電話。

而顧天則是臉不紅心不跳地坐到了卡座上。

這份淡然,看得旁邊卧龍隊成員們,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不愧是京都太子爺,果然是見過大場面,換做是一般人,估計都嚇得尿褲子了。

「大哥別殺我!」

「大哥別….!」

「沒事。滾開就行。」

卡座上的兩個妞嚇得瑟瑟發抖,得到顧天的允許,撒丫子就跑。

另一邊派出所里,電話鈴聲大作,出警器不斷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