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分手你提的,我京少身份曝光哭啥小說 第5章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京都天璽國際酒店。

五輛勞斯萊斯和一輛考斯特組成的豪華車隊,整整齊齊的停在樓下。

這一幕,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我艹!這又是哪個明星過來入住了!」

「不是吧!明星估計也沒有這個架勢!」

「你看那個考斯特掛的還是紅牌!」

「算了,咱別議論了!」

路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但大多都是竊竊私語。

此時十多名身穿黑色西裝,頭戴墨鏡和耳機的彪形大漢,從酒店中走了出來。

中間還有一個戴着口罩和墨鏡的女孩,邊打電話,邊往外走。

「嗯嗯!我知道!」

「我去接顧天就行!」

「沒事爸,你放心好了!」

在眾多保鏢的保護之下,女孩坐上了考斯特,旁邊的保鏢們也坐進了旁邊的勞斯萊斯。

「不是吧!這什麼陣仗呀!」

「保鏢坐勞斯萊斯?」

「這肯定是什麼大人物!」

「你見過明星助理保鏢開勞斯萊斯?」

在眾人的竊竊私語下,車隊浩浩蕩蕩地開了出去。

……

另一邊,閨蜜李佳的家裡。

突然一個私信的出現,讓賀雪嬌軀猛得一哆嗦。

「卧艹!你快看!」

「我家凡凡關注我了!!」

「他給我發私信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房間里傳來了賀雪不可思議的叫聲,李佳連忙點開消息。

「我艹!姐妹!他要你手機號!」

「快給他!快發過去!」

「這潑天的富貴,擋都擋不住呀!」

李佳也開始興奮起來,雙手顫抖地輸入了賀雪的手機號…

…..

很快,手機就開始響起,賀雪一把拿過來,直接按通了接聽。

「凡凡是你嘛?」

「凡凡,我喜歡你!」

沒等對方開口,賀雪就開始了大方表達自己的喜歡。

「您好!感謝您對我家凡凡的喜歡!」

「我是他的經紀人,此次來電的目的,您也是再清楚不過了!」

「凡凡對於您發視頻揭露男友的行為,也感到十分感激!」

「對於您的分手,凡凡也感到十分抱歉!」

「如果您要是有機會的話,我和凡凡想和您見一面。」

「希望你可以再發點視頻,破除這個謠言。」

經紀人的其他話,賀雪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但聽到能和凡凡見面,全部都答應了下來。

「我家凡凡要跟我見面了!」

「這不是夢吧!」

「你打我一巴掌吧!」

「快來,求打!快打我一巴掌!」

賀雪把手機丟到一邊,一臉興奮地望向李佳。

聽到賀雪這樣奇葩的要求,李佳抬手就是一巴掌。

「我艹!這不是夢!」

「這真的不是夢!」

???!!!

看到賀雪的表現,李佳也是倒吸一口涼氣,雖然自己也追星,顯然沒有賀雪那麼癲狂。

「快說!我穿哪一件衣服好看?」

「我要把最好的自己展示給他!」

聽到賀雪的這一番話,李佳差點把嘴裏的零食噴出來。

「哎呀呀!你別穿衣服去!那樣才是最好的你!」

「哎呀!你真討厭~」

李佳戲謔的話剛說完,就被賀雪按在了椅子上,雙手在她的胳肢窩撓了起來。

「哈哈哈….你去撓你家凡凡去吧!哈哈,他應該喜歡!」

…..

「顧少!」

「這可是你在這裡的最後一個夜晚了!」

「你可以好好放鬆一下,畢竟這次要是走了,你或許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一聽到大隊長的這番話,顧天也是瞬間觸景生情。

在這裡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任何娛樂設施都沒有去體驗過,連酒吧也沒有去過。

一切都是因為賀雪。

尼妹的!太特么現實的女人。

想到賀雪最後辱罵的言論,顧天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內心不僅生氣,還有無盡的失望。

…..

「行吧!有需要的話,我給你打電話!」

「我去酒吧轉轉!」

顧天交代完,轉身就走了,看得大隊長也是一臉懵,什麼京都太子爺,就這點追求呀!

來到路邊,顧天伸手就攔住了一輛出租,直接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師傅,去裕華高速服務區….不….去酒吧,就人最多,最熱鬧的那一個。」

顧天本想着開着自己的車過去,但一想到太引人注目,還是低調點吧。

「不是,我這都下班了呀…要是拉你的話…。」

的士司機沒有立即發動車子,而且開始婆婆媽媽啰嗦了起來。

「唰唰!」

「這些錢夠不夠?」

「能不能閉嘴不要說話?」

看着顧天手中十多張紅票子,司機原本由無奈的眼神,變得開始閃閃發光。

「哎呀!這多不好意思!夠了!」

話音剛落,司機一腳油門,車子如同利劍一般沖了出去,嚇得顧天抬手抓住了扶手。

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呀。

……

不到十分鐘,顧天就來到了酒吧門口。

在小城裏面,人們都十分喜歡夜生活,這個時間才是最精彩生活的開始。

酒吧裏面的人也是格外多,有着形形**的妖媚女孩,隨着耀眼的燈光,和震耳的DJ音樂,瘋狂地搖晃自己的嬌軀。

….

顧天點了一杯龍舌蘭,端着走了過去,看着台下的俊男靚女瘋狂搖擺。

換做是之前,他早已經包下整個酒吧,邀請所有朋友喝個不醉不歸。

到現在,他更願意當個看客。

就在這時,一句不耐煩的謾罵聲在背後響起。

「兔崽子!擋着老子看美女了!」

顧天尋聲扭過頭,只見一個刀疤臉的中年男子,左手摟一個右手摟一個,對着自己罵罵咧咧。

「你特么還敢看?開不起卡座?滾遠點吧!」

顧天也很識趣,往旁邊挪了挪。

「龍哥,別那麼凶嗎!」

「都嚇到這個帥氣的弟弟了!」

「看來帥也不能當飯吃呀!」

左右兩個女子,一唱一和,言語中都是戲謔,這下龍哥更來勁了。

「我讓你挪了嗎?我讓你滾走?」

「聽不懂滾這個字嗎?」

….

「閉嘴,裝B狗,我不想聽見你說話了!」

終於,顧天是忍無可忍,出聲打斷了對方。

這一句話,瞬間讓龍哥顏面盡失,馬上站了起來,用手指着詢問:兔崽子,你剛才喊我什麼?

「裝B狗!這次聽清楚了沒有?」

「你丫的找抽是吧?」

「你什麼你?上一個像你這麼裝逼的龍哥,墳頭草都一米高了。」

「小兔崽子!」

龍哥直接走了過來,還沒開始揮拳,啪的一聲,顧天就是一耳刮子。

我擦?我剛被這兔崽子扇了?

龍哥一臉懵逼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倆妞,似乎在等待她們確認。

可身後的倆妞也是目瞪口呆……

龍哥摸了摸發燙的臉頰,雖然這一切看起來不真實,但卻很疼。

自己行走江湖幾十年,縫紉機也踩過,路邊狗見了,都得給他個面子。

可此時竟在大庭廣眾下,被眼前這個兔崽子打了一耳光。

最重要的是,還是在倆妞面前,腳趾頭都快摳出三室一廳了。

這是赤果果的羞辱!不給兔崽子點顏色看看,恐怕不行了。

伴隨着大腦cpu高速運轉,龍哥揮拳朝顧天襲來。

可中年的他,哪有顧天這個小青年靈活?

拳頭剛揮到半空中,只聽啪一聲,顧天又給了他一耳刮子。

我擦!不講武德?接化發??

我又挨了一耳刮子?

「就你這樣還龍哥?我看也就一條蛆。」

顧天的話,如同晴天霹靂,在他耳邊炸開。

想想多年用拳頭打出的江山,此時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感突然迸發出來。

…..

「別打呀!別打呀!」

一看見有人鬧事,卡座服務員連忙跑了過來。

看了一眼滿是紋身的龍哥,又看了一眼顧天,服務員迅速站隊。

「不是,你個小年輕鬧什麼事呀!」

「你開個卡座也行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