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風流小神醫 小說 第8章 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不過能讓村民們信任擁戴,李江是發自肺腑的開心!
並且李江能清晰的感覺到,每次給村民治好病後,除了自身醫術上越來越嫻熟外,自身的身體機能和腦海中秘法傳承的範疇,也在悄然提升和擴大。
簡直妙不可言!
送走了雪鳳嬸子後,李江稍微活動了下身體,將下身的反抗勢力強行按了下去。
「呦,這是幹啥呢?手往哪兒按呢?」一聲嬌笑忽然在門口響起。
林小娥提着飯盒走了進來,她今天穿了一件淡黃色的連衣裙,腳上是一雙白色高跟涼鞋,頭髮扎在耳後,非常的清純。
兩人熟悉後,李江也不見怪,知道她是專門給自己送飯來的,村裡基本都是10點左右吃飯,他伸手接過飯盒,道了聲謝。
剛想坐下,卻發現林小娥的額頭上有些紅色的擦傷,耳根子也紅彤彤的。
李江急忙問道:「小娥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傷到了?」
林小娥驚訝了一下,急忙撇過臉,目光有些閃躲道:「沒…沒事,剛才不小心磕到了,不礙事,你趕緊吃飯吧。」
「哦。」李江點點頭,不疑有他,坐下開始吃飯。
有粥和涼菜饅頭,李江大口的吃着,有美食與美女相伴,很是安逸。
「吶,飯可不是白吃的,你得給我干點活。」林小娥坐在旁邊說道。
「沒…問題,有事兒你說話,包在我身上。」
李江一邊往嘴裏送,一邊含糊不清的答道。
林小娥挑挑眉,看着狼吞虎咽的李江,心情也愉悅了許多。
「等會兒你去地里掰幾個玉米回來,我下午蒸饅頭的時候一起煮了,然後河水今天就下來了,你幫我在地里看着點兒,把地澆澆。」
「就是咱倆第一次遇到,你救我的那片地。」
村裡人澆地(灌溉)基本上都是靠遠處的河水,由大隊里統一阻止抽泵,然後從南到北,依次流過去。
李江聽完有些詫異,倒不是不願意干,就是有些好奇,道:「你咋不去?之前我沒來的時候,這些活兒也應該是你做的吧?」
「哎呀,我這不是怕晒黑了嘛,而且你看我穿得這麼乾淨漂亮,怎麼進那玉米地嘛!」
林小娥嗔怪的瞪了李江一眼。
彷彿把他當成了家裡的頂樑柱,臟活兒累活兒就該是他的。
李江翻個白眼,只能無奈道:「對,你說的都對,我吃完飯就去,你在診所里看着,有病人了來喊我。」
那無奈的表情看得林小娥心中直樂,這有人倚靠的感覺,就是好啊!
說動就動,李江吃完飯後,放下筷子就走向了林小娥家的玉米地。
先是挑了幾根賣相好又嫩的玉米,掰下來放在地頭,然後走去河水過來的方向望了望,應該還有半個小時就過來了。
趁着這個時間,李江用鐵鍬把地梁攏了攏,再修好水溝通道,基本上就差不多。
可誰知等他做完了這一切,又坐在地上歇了老半天,可還沒看到有水流進地里,不禁有些納悶兒。
李江走出地頭兒望去,發現上家早就澆完了,河水不知被誰改了渠道,流進了林小娥下一家的地里。
李江頓時有些冒火,他走到下家的地頭兒,看到一個光着膀子,帶着草帽的漢子正在攏水澆地。
「哎,為啥河水沒過小娥姐家的地,就直接進你家了,是你改的渠道嗎?」李江皺着眉頭問道。
那漢子名叫李二,身形魁梧,抬眼看了看李江後,操着一口黑牙道:「那又咋了?地頭沒人,不就是誰先動手誰就先澆,林小娥她都不在,你算個球。」
李二說完衝著旁邊吐了一口唾沫,不再去管李江。
「那河水本來就是一家一家的過,我就在地里,都已經修好了渠道,你憑什麼把水改到了你家!」
李江雖然火大,但想着自己初來乍到的,還是忍住了。
李二轉頭蔑視的看了他一眼,農村人本就是拼體力,像李江這樣一個瘦麻桿兒,根本不會有任何威嚴。
「你改渠道?你是林小娥她姘頭?就算林小娥她在這兒,老子照樣改了,咋地?想動手啊?」
李二嗤笑的說道,一副混不吝的神色。
李江氣得深吸了一口氣,壓下火,轉身走到河水口,用鐵鍬把渠道又改到了林小娥地頭,水流嗖嗖嗖往進涌。
「媽了個巴子的,你個球貨還翻了天了。」
李二頓時氣急敗壞的從地里沖了過來,凶神惡煞的瞪着李江,上來就一拳砸了過來。
真的是鐵榔頭一般的拳頭,勢大力沉。
但李江渾然不懼,雙眼直視李二,就在臉邊拳風呼嘯之時,突然出手。
「嘭!」
兩拳相撞,李二瞬間後退了好幾步,整條手臂痛得像是撕裂了一般。
「他娘的,你個球貨還真有些力氣,老子不信收拾不了你了!」
李二怒吼一聲,再次揮舞着拳頭撲了上來。
李江一陣冷笑,氣勢陡然一變,自己剛才只是隨意一揮就有那麼強的勁道,這次就加重幾分,給你點厲害嘗嘗!
只見李江一個閃身,躲開李二的拳頭,然後瞅准李二的肩關節,一記手刀砍下!
「啊——!」
前後不到一分鐘,李二就慘叫一聲,身體一個踉蹌,轟然倒在了地頭。
那條胳膊頹然拖在地上,顯然已經筋脈盡斷,再也抬不起來了。
豆大的冷汗從他的額頭嗖嗖落下,但李二也算一條鐵漢,愣是死死咬着牙,沒叫出聲來。
就是臉色分外扭曲慘白,很是嚇人。
李江緩緩走來,沉聲道:「我現在可以用水了嗎?」
雖然李二依舊咬着牙不說話,但是氣勢已經弱了下去,沒了剛才那股拚命勁,腦袋也轉向一邊,不再看李江的眼睛。
顯然是已經服輸了。
李江笑了,男人不就應該這樣嘛,敢拼,但是輸了就要認,拿得起放得下。
他輕輕抓起李二斷了筋脈的胳膊,用力一轉,暗暗匯氣於掌,輸送進壞死處,然後翻手一遞,咔嚓一聲,瞬間又接了上去。
做完後,李江起身不再去看李二,走進了玉米地開始攏水澆地。
林小娥家的地不多,幾個小時就澆完了,李江抹了把汗,這玉米地里簡直就跟蒸籠一樣,要不是有功法納涼,還真扛不住。
他拿起地頭兒的玉米,剛準備會診所,卻聽見對面的地里傳出一陣異樣的響動。
「文才哥,你輕點兒,別…別摸這裡,好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