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風流小神醫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第6章 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要知道,雖然林小娥已經生過孩子,但模樣秀麗,身材保持的很好。
而且比一般的小姑娘更多了一分熟韻,讓人忍不住的心生親近。
李江羞得瞬間紅了臉,趕緊低頭扒飯,慌亂可愛的動作,惹得林小娥又是一陣嬌笑。
「剛才真是謝謝你啊!」
林小娥突然出聲道。
「啊?什麼?」
李江一邊扒飯一邊疑惑到。
「謝謝你剛才為我擋了一巴掌啊,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保護過我了。」
林小娥說著低下了頭,像是在傷懷自己的身世。
看得李江一陣心酸和心疼,他認真的說道:「沒關係的小娥姐,以後我會一直保護你的。」
林小娥聞聲露出了笑臉,「看你說的,你還能保護我一輩子啊?我這樣一個寡婦,你肯定也不願意啊。」
「我願意的!」
李江急聲道,目光肯定。
林小娥看着那雙深邃又認真的眼眸,頓時鼻子一酸,險些就要哭了出來,但是又生生忍了回去,變成了又哭又笑的樣子。
「油嘴滑舌,就會哄女孩子開心,我咋就不相信你沒經歷過女人呢!」
李江瞬間幽怨了起來,氣惱的說道:「我說小娥姐,咱還能不能友好的聊天了,能不能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
「哈哈哈,好,姐姐不逗你了,那你說,你之前救了我一次,今天又治好了我的病,你想我怎麼感謝你呢?」
林小娥說完後,靈動地挑了挑雋眉,像一根紅線般撩動着李江的心尖兒。
「不…不用,沒什麼的。」
李江有些結巴的答道。
林小娥繼續追問:「真的不用嗎?你想要什麼感謝,姐姐都可以答應你的,嗯?」
「哈?」
李江頓時一個激靈,小娥姐這是啥意思?什麼叫任何感謝都會答應的?難道她想用自己的……
想到這兒,李江的目光頓時下移到了林小娥的胸前,她竟然還沒有穿上衣服,也沒有進行任何遮蓋。
孩子已經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兩個都露在了外面,很大……
「臭小子你想啥呢!」
林小娥頓時一敲桌子,放好孩子後,穿上了衣服。
李江急忙收回目光,心中一陣可惜,尷尬地笑了笑,「沒…沒什麼。」
林小娥穿好衣服後,又伸手進去微微調整了一下,白着眼道:「哼!就知道看,很好看嗎?」
「嗯,是。」
李江條件反射般的點點頭,隨即又急忙搖搖頭道:「不不不,不是不是。」
「什麼?你是說我不好看!」林小娥又是一怒。
「不不不,好看的好看的。」
李江又是一陣忙擺手,真是在小娥姐面前腦子都不夠用了。
林小娥看着他獃頭獃腦的樣子,真是要被氣笑了,這小子怎麼這麼不禁逗呢。
「那如果姐說就算你想要了姐,姐也願意,你會嫌棄姐是個寡婦嗎?」林小娥忽然道。
李江頓時驚掉了下巴,這麼直接嗎?
不會是騙我的吧?還想像剛才一樣逗我?
「小娥姐,我不嫌棄你,但是我不能用救了你、治了你的病來圖謀你,我是個正人君子!」
李江頓時正義凜然的說道。
「哦,這樣啊,那算了,你吃完飯就快回去吧。」林小娥目光一暗,有些傷感的說道。
什麼意思?剛才不會是來真的吧?
我這是…錯過了什麼??
李江頓時腸子都悔青了,真是不該裝B的時候凈裝些沒用的B!
「那,小娥姐,我先回去了?」李江試探着問道。
「嗯,記得帶上被褥。」林小娥點點頭,面無表情。
搞得李江頓時一臉吃癟的神色,不情不願的起身抱起被褥,準備離開,一路上心裏都在想着,是不是下一秒她就該叫我了?
可一直到他走出大門,走會診所,那個聲音都沒有出現。
哎……真是裝B害人啊,我的大豬蹄子都沒吃上!
簡單收拾了下床鋪,李江躺了下來,腦子裡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一切,還有那份神秘的傳承。
「妙手玄醫,透視鑒寶,風水定穴,撼江拳譜……」
真是一看嚇一跳,李江發現那份傳承裏面的秘法,真是多得數都數不過來,這要是練成了,還不直接飛升了??
不過修鍊也得分出先後來,首先醫術必須得提升,其次是身體素質,可以練拳,然後鑒寶也得排上,可以撿漏賺錢,風水上可以先擱置,又沒有鬼讓自己抓。
想好了順序,李江立刻激動得睡也睡不着了,即刻就開始了修鍊……
翌日,太陽剛升起的時候,李江緩緩睜開了雙眼,嘴裏吐出一口濁氣。
這一晚上,非但沒有絲毫的困意,反而越來越精神了!
他下床來到院子里,輕輕施展了下胳膊,按照拳譜打了幾下,虎虎生風,也算是略有小成。
「裏面有人嗎?李醫生在嗎?」
診所外面忽然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
「在的,你有什麼事嗎?」
李江急忙出去開了門,看到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中等身材,扎着馬尾辮,皮膚很白。
「你是新來的李醫生嗎?我是村東頭的,叫我雪鳳嬸子就行,我是來看病的。」
女人說完一瘸一拐的走進了診所。
李江這才發現她的一隻腳上纏着紗布,像是骨折了一樣。
「來快坐下,先說說腳傷是怎麼了。」
李江急忙搬來一把椅子,讓雪鳳嬸子坐下。
「哎,謝謝你啊!」雪鳳嬸子笑着道謝。
「我這是上個月上山放羊給崴了腳,然後就腫了起來,本來想着病不大,就到隔壁村王瘸子那兒上了點葯,可這一個月下來,錢沒少花,但是腳卻沒好,反而腫的發黑了!」
「聽說你是市裏面來的醫生,所以想讓你給看看,我這到底是怎麼了。」雪鳳嬸子說道。
「嗯,我先看看傷情吧。」
李江沒有多說話,俯下身去解雪鳳嬸子腳上的紗布。
有道是說老太太的裹腳布又臭又長,可現在雪鳳嬸子的腳非但沒有任何臭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清新,混合在藥味里,若不是李江身懷秘法,還真聞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