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風流小神醫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第5章 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周彩花雖然已經做了婆婆,但農村人本就結婚較早,她也就五十多歲,再加上平日里常做農活,所以有把子力氣。
她將孫子放到沙發上,揮舞着雙手就要與兩人廝打在一起。
而李江和林小娥兩人也被周彩花的出現嚇了一跳,根本來不及反應,況且林小娥現在還坦胸露乳的。
這簡直就是黃泥掉進了褲襠里,然後又跳進了黃河裡,怎麼洗也不清。
「啪——!」
「啊——!」
周彩花先是一巴掌摔在了林小娥臉上,頓時嚇得她花容失色,瞬間尖叫哭了出來。
但是尖叫之後,林小娥卻發現自己並不疼,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李江不知何時將自己護進了他的懷中,替她扛下了這一巴掌。
可這一護之後,更是讓周彩花暴跳如雷,怒火攻心,你們這兩個狗男女竟然還敢當著我的面摟摟抱抱,看我不打死你們!
周彩花頓時握緊了拳頭,對着李江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一時間雞飛狗跳,三人哭的哭,打的打,躲的躲,場面異常激烈。
「住手!」
只見李江瞅准機會,一把抓住周彩花的手臂,大吼一聲道:「我是在給她治病!!」
「我呸!治病都治到床上去了嗎,連衣服都脫了,你們這對狗男女,當我的眼睛瞎了嗎!!」
周彩花一口唾沫噴在了李江臉上,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媽,這是村診所的李醫生,真的是在給我治病,你忘了我之前給你說的,我竟常會感覺胸口脹,而且奶孩子也會經常突然沒了奶水嗎?」
林小娥故意將李江說成了李醫生,臉上浮現出一副哀怨又楚楚可憐的樣子,委屈地直掉眼淚,繼續道:
「媽,治病也不是為了我啊,我痛點兒又能怎麼,我還不是為了你孫子能有一口奶吃,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們母子,別鬧了行嗎?」
林小娥知道丈夫走了後,孫子就是老兩口的命根子,把所有的愛都寄托在了孫子身上,所以她急忙對症下藥。
果然,周彩花一聽到是為了孫子才這樣,神色頓時平靜了一些,但還是帶着一絲怒氣道:
「就算治病也用不着脫衣服啊,問問情況吃吃藥不就好了,你們兩個都搞到床上去了,誰知道你們還干其他的什麼了沒!」
誰知林小娥聞聲後頓時大哭了出來。
「嗚嗚嗚,我真是命苦啊,剛嫁過來一年多丈夫就走了,留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受苦,現在我為了能讓孩子有一口奶吃,竟然還要被說三道四的,我真是命苦啊!」
「別人說我也就算了,可我為家裡操心操力,忙上忙下,還要被家裡人嫌棄,我還不如死了算了,嗚嗚嗚……」
林小娥越哭越起勁,簡直是哭聲震天,感天動地,地動山搖,連一邊李江都覺得……有些過了??
這小娥姐唱的哪出啊?
李江瞪大着眼珠子,腦子裡全是問號。
可令他更為驚訝的是,本來怒氣衝天的周彩花,在看到林小娥哭得死去活來的時候,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小娥啊,是我張家對不住你,是我不好啊…我不該誤會你…嗚嗚嗚……」
周彩花從李江手上掙脫開來,抱着林小娥一起哭了起來。
這……我該怎麼辦?
走也不是,可不走,難道看着這娘倆放聲大哭??
李江感覺自己頭都大了,況且現在,小娥姐還沒穿衣服呢,我要不要把眼睛先轉走啊?
「哇哇哇……」
突然,沙發上的孩子似有感應,也哭了出來,屋子裡瞬間變成了三重奏……
還是林小娥最先收住,急忙起身過去抱起孩子,將胸口遞到了孩子嘴邊,含住後,孩子瞬間沒了哭聲。
林小娥抹了把眼淚,對着周彩花道:「媽你看,我現在也不痛了,孩子也能安心吃奶了,這都是李醫生的功勞呢!」
周彩花也急忙過來看孫子,果然那小傢伙的臉色紅潤了起來。
要知道以前奶孩子的時候,經常會把孩子臉色憋得青一塊紫一塊,看得周彩花直揪心,現在就好多了。
周彩花會心一笑,故意瞪着眼珠佯怒地哼了一聲,伸手在林小娥腰上輕輕一擰,一副笑意埋怨的神色。
然後她轉過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李醫生啊,剛才不好意思啊,我這老婆子沒文化,誤會你了,你可不要見怪啊!」
李江看着重歸於好的娘兒倆,心情也好了起來,笑道:「沒事沒事,都是誤會,解開就行了。」
「那沒什麼事了,我就先回診所了。」李江想要離開現場。
「哎呀,媽,你看人家李醫生本來給我治病就不收錢,現在被你一鬧,連飯都沒吃完就要走了。」
林小娥抱着孩子嬌嗔一聲,埋怨的看着婆婆。
周彩花急忙陪笑道:「李醫生真是對不住對不住,你沒吃飯可不能走,趕緊坐下吃飯。」
「正好我今兒帶孩子去鎮上買了點豬蹄兒,我這就去給你拿來,你等着我啊!」
說完話也不等李江回復,周彩花就風風火火的離開了屋子。
看着她的背影,李江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兒不夠用,這真是來得快,去的也快,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切根本不存在一樣……
林小娥看着李江呆愣的神色,噗嗤一聲樂了,嬌笑道:
「別看我婆婆是鄉下人,但是大道理還是懂的,尤其疼她孫子,我對她了解着呢!」
李江有些無語,你能不了解嘛,就剛才那陣仗,放在誰身上不得解釋的脫層皮,可你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瞬間解決了。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針啊!
見李江依舊愣在那兒,林小娥不禁白了他一眼,催促道:「還愣着幹啥?趕緊吃飯啊!」
李江這才稍稍坐了下來,看着飯菜疑問道:「你說你婆婆真的就相信咱倆的清白了嗎?」
「呵呵,那不然呢?難道你還真的想跟我干點兒啥?」
林小娥媚眼如絲的嗔瞪一眼,目光里說不盡的嬌羞嫵媚,看得李江差點直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