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p>

把碧荷整個人踹出去好幾米遠,摔在地上。

然後顧棠棠一臉嫌棄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

嘴角幾不可見的咧了一下,後背痛。

這是在提醒她,她昨天被打了,這個仇,得報!

一旁的沈蕭墨不為所動,還是一身紅衣,倜儻中難掩殺伐之氣。

「你敢打我!」碧荷一臉的懵逼。

她是太妃身邊的一等丫鬟,這王府上下,連沈蕭墨都要給她幾分顏面。

當然,那是昨天之前。

以後,不會了。

顧棠棠看傻子一樣看了她一眼:「都打完了啊!」

還問敢不敢,晚了點。

「來人!」碧荷當然不會吃虧,大喊了一聲。

一下子圍上來十幾個護院。

個個凶神惡煞。

「想死嗎?」沈蕭墨終於緩緩開口,冷冷看着碧荷。

雖然解藥只能維持三天,這個時候的沈蕭墨也是無人敢惹的。

一時間,那些護院都乖乖退了下去。

碧荷只能捂着被打的臉,恨恨瞪了一眼顧棠棠,無聲的說了一句:「走着瞧!」

延香居的正廳,葉太妃看着雙雙走來的沈蕭墨和顧棠棠,嘴角的冷意深了幾分。

而顧棠棠看到葉太妃,也沒給好臉色,直接瞪了她一眼。

「蕭墨,你是被這個女人給迷昏頭了吧!」葉太妃那樣子,彷彿昨天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拿出長輩的姿態了。

「行了,別演戲了!」顧棠棠一陣反感,「說吧,讓我們來做什麼!婆婆媽媽的,煩不煩!」

一旁的沈蕭墨也涼涼看着葉太妃。

他昨天也想了很多。

不能怪顧棠棠的嘴太缺德,事實就擺在眼前。

他也覺得自己應該不是葉太妃的親生兒子。

葉太妃卻哭的十分委屈:「蕭墨,你就由着這個女人這樣羞辱我!我可是你的母妃!」

沈蕭墨根本不接話,站在那裡,氣場依舊強大。

他現在沒有查清楚是怎麼回事,自然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母妃?虎毒還不食子。」顧棠棠直言不諱,「你給他下毒的時候,可想過,他喊你母妃啊,還是你為了弄死我,可以把親兒子也搭進去?我們之間有這麼大的仇嗎?」

她不是給沈蕭墨打抱不平。

完全是為了自己。

畢竟她與沈蕭墨不熟。

「我,我沒有下毒!」葉太妃繼續哭,「是,是皇上的人,這院子外面也是皇上的人,蕭墨,母妃也是別無選擇,而且……」

顧棠棠擰眉打斷她的話:「還要不要敬茶了,要是不需要,我回去睡覺了,昨天夜裡太累了!」

她可是有傷在身啊。

就那樣草草處理了一下傷口,真怕留下後遺症。

想她空間有醫療系統,卻不能給自己光明正大的醫傷,真不爽。

「顧棠棠,你怎麼能對太妃娘娘如此說話,該當何罪!」碧荷吃了虧,當然不會忍了,「來人,掌嘴!」

她現在有葉太妃撐腰,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了。

此時走到了顧棠棠對面,一臉的傲慢,彷彿她是主子,顧棠棠才是奴才。

一個粗壯的婆子上前,二話不說,抬手就打。

顧棠棠心裏罵娘,她這個傷員真是太累了。

低頭避開那一巴掌,顧棠棠在婆子的腰間拍了一下,讓婆子原地轉了半圈。

「**!」的巴掌聲,十分清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