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發瘋後,她被黑心王爺盯上了小說 第4章_賣文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王爺,解藥!」左翎推門進來,一邊咳一邊喊着,然後,就咳的更狠了,「顧棠棠……咳,你要不要臉,王爺都這樣了,你還要動他!」

顧棠棠的臉還是紅了一下,她這樣趴在沈蕭墨身上,的確讓人誤會。

雙手撐地,忍着痛站了起來。

剛剛那一瞬間,她差點被沈蕭墨的眼神給凍死。

那雙眼睛看她時,真的太陰森。

一站起來,顧棠棠就後退了幾步,拉開與沈蕭墨的距離,左翎上前,將藥丸遞給了沈蕭墨。

不過,顧棠棠的鼻子還是動了動,眼神閃了一下。

接過葯的沈蕭墨沒有第一時間服下,而是瞪着顧棠棠,她臉上那異樣的表情,雖然只是一瞬間,他也發現了。

顧棠棠本不願意嫁給他的,後來去了一趟西廠血牢,就乖乖上了花轎。

一定有問題。

她如此看着這顆解藥,就讓他不得不小心了。

「王爺,屬下將這個女人丟出去,這種花痴,不配留在王府!」左翎氣的快要炸肺了,竟然敢非禮他家王爺!

太不要臉!

「不用你丟,你給我引個路,我自己離開。」顧棠棠忙開口,她真不想留在這裡,每個人看上去,都不太正常。

「你不怕皇上失望?」沈蕭墨攥緊手中的藥丸,有些意外的問了一句,這個女人剛剛要做什麼?沒有動殺機。

他這個人周身的戾氣太重,顧棠棠不太想招惹的。

「王爺,先把解藥吃了,你的臉都黑了!」左翎一臉的焦急,然後又憤憤說道,「這個女人死了才活該!」

在他們看來,顧棠棠是當今皇上安排在沈蕭墨身旁的細作,自然不會給她好臉色。

顧棠棠不說話,她也在考慮着如何離開。

明顯的,她是葉太妃弄死沈蕭墨的棋子。

先給沈蕭墨下毒,再給顧棠棠安一個與左翎私通的罪名,雙雙打死。

最後,三個人都見了閻羅王,死無對證。

真是完美。

到哪裡,都交待得過去。

不過,現在三個人都沒死。

葉太妃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你出不去!」沈蕭墨沒看左翎,只是看着顧棠棠,「除非,本王送你離開。」

「你刷臉離開嗎!」顧棠棠扯了扯嘴角,「怕太妃不肯。」

沈蕭墨和左翎對視了一眼。

沒明白顧棠棠的話。

「說人話!」左翎咬牙切齒,「太妃自然不肯,你走了,這裏面的事情,就會傳揚出去。」

「那如此說來,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走不了!」顧棠棠心裏來了一句國罵,不爽到了極點,「其實太妃要弄死的是你們,我何其無辜!」

「只怪你沒用!」沈蕭墨哼了一聲,掙扎着站了起來,一邊理了一下自己的新郎服,紅的扎眼,「現在,本王活着,你才能活。」

之前左翎也提醒過一次。

隨後,沈蕭墨將藥丸放到了唇邊。

「不過!」顧棠棠在這短短的時間裏也是心思百轉,「這葯有毒哦。」

「莊子上還教你毒術了?」左翎譏諷的說了一句。

顧棠棠白了他一眼:「我不與傻子說話,」隨即看向沈蕭墨,「你手裡有太妃要的東西,她不想你現在毒發身亡,不過,這葯,會讓你三天後再毒發。」

聽到她的話,沈蕭墨將藥丸攤在手心裏,低眉看着。

他這個人一向謹慎,環境所迫,極難信任一個人。

此時他與左翎一樣,帶着懷疑:「你還知道什麼?」

「我要是知道什麼,就不會這麼慘了!」顧棠棠又罵了一句娘,很不屑的說著。

沈蕭墨不為所動,顧棠棠有問題,他是知道的。

「那你吃下去好了!」顧棠棠才沒有那麼多的好心,她只是覺得,他們說的有道理,這美人王爺要是死了,自己這一身傷,離開的可能為零。

除非把這凌親王府給平了。

她在其中,也得受傷。

不能進空間,顧棠棠就無法處理傷口,實在痛,她只能看着沈蕭墨:「有沒有外傷葯?你要不要吃我不管,毒發身亡,也是你命該如此,我這傷及時處理還是沒有生命危險的。」

「你說的是人話嗎!」左翎怒了,要不是他體力不支,真想拔劍殺人。

「你能聽懂嗎?」顧棠棠痛的直接擰眉。

左翎頓了一下:「聽懂了!」

「人話這麼高級,你都聽懂了,真讓我意外!」顧棠棠沒好氣的說著,也白了一眼左翎。

原主的名聲不好,真的是人人都嫌棄。

左翎狠狠咳了幾聲,險些吐血,這女人真可惡。

「給她葯!」沈蕭墨打斷左翎。

他一直都在觀察顧棠棠,自己娶了一個狠角色。

雖然不甘心,左翎還是掏出一個藥瓶,甩手扔給顧棠棠。

顧棠棠接下之後反手丟給他:「幫我上藥!」

她後腦勺又沒長眼睛。

接着被扔回來的藥瓶,左翎懵逼了。

這邊顧棠棠就落落大方的動手脫了外衫,只當左翎是男護工好了。

「王妃,請自重。」左翎急了,這是什麼情況,他還在啊,就開始脫衣服。

不由分說把藥瓶子塞進了沈蕭墨手裡,轉身就走。

然後用力關上門,站在門邊用力咳了起來。

一是因為有傷,二是被刺激的太狠。

「你一向如此?」沈蕭墨面色青黑,離毒發不遠了,語氣卻異常冷冰的問了一句,「不懂男女之大防?」

「命和大防之間,當然命重要。」顧棠棠說的隨意,「迂腐!怎麼?你們能給我找一個丫鬟過來?」

懟得沈蕭墨無言以對。

變故太突然,而且沈蕭墨的院子沒有丫鬟。

沈蕭墨眼裡的情緒隨即消失,被冷漠代替:「這藥丸本王不吃,活不過天明。」

「的確。」顧棠棠停了脫衣服的動作,回答的一本正經,「吃了,活三天,我要是你,我就吃了,至少還能有三天的時間來謀劃。」

「那你剛剛何必提醒本王!」沈蕭墨的面色冷冽了幾分。

「不知好歹,我提醒你,你至少會在這兩天謀劃,若不提醒,你就等三天後毒發身亡!」顧棠棠已經蹭到他面前,繼續脫衣服,「看在我好心的份兒上,塗藥。」

一邊將長發全部捋到胸前,大紅的嫁衣落地,只余水紅色的綉着鴛鴦戲水的小衣。

後背一覽無遺。

卻已經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正要罵人的沈蕭墨頓了一下。

此刻,他倒是有些佩服顧棠棠,這樣重的傷,不僅活了下來,還把葉太妃帶來的人打趴下了,剛剛還想與自己動手。

這每動作一下,都會鑽心的痛吧。

「你懂毒術?」沈蕭墨的視線閃躲了一下,從顧棠棠身上移開。

「怎麼?」顧棠棠已經痛的齜牙咧嘴,聽到他的話,想發火,真是,疼的不是他,還在這裡說沒用的廢話!

「我們談談!」沈蕭墨捏着手中的藥瓶子,沒有要給顧棠棠塗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