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發瘋後,她被黑心王爺盯上了全文 第7章_賣文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顧棠棠聽到敲門聲,忙晃出了空間。

她去檢查了一下之前搬進來的武器庫,十分的滿意。

這可是用命換來的。

左翎手裡抱了一疊衣物,一臉嫌棄的走進來:「陛下召王爺和王妃進宮,把衣服換了!」

那語氣真的極差。

一邊將衣物丟到了桌子上,轉身就走。

那樣子,似乎與顧棠棠多待一秒鐘,都是侮辱他。

顧棠棠擰了一下眉頭,看樣子,皇上坐不住了。

不過,還是笑着看向左翎:「給本王妃更衣!」

「你……」左翎差點咬到自己,「你怎麼能如此不知檢點!」

「我都與你私通了,更衣算什麼啊!」顧棠棠渾不在意的說著,「外面的人都撤了?」

這後半句轉折的太快,讓左翎有些反應不過來:「撤,撤了!」

「王爺手裡這東西還真有用!」顧棠棠若有所思,「太妃就這樣妥協了。」

換來左翎更多的防備:「顧棠棠,別打這東西的主意!否則,王爺絕對不會放過你。」

「王爺能活幾日還未可知,少在這裡威脅我!」顧棠棠挑着眉眼,眼底帶了幾分不屑。

這沈蕭墨的戰鬥力不弱,毒入肺腑,還能憑藉一顆紅棗擊倒一個壯漢。

可一旦毒發,就只能與閻羅王喝茶了。

不過,外面的人撤了,沈蕭墨應該不會像眼下這樣被動。

畢竟她已經寫了解毒的配方給他。

「王爺一定比你命長!」左翎想打人,恨恨瞪了一眼顧棠棠,氣憤的轉身離開。

拿起桌子上的衣服,顧棠棠扯了扯嘴角:「真是沉不住氣!」

自顧自的換衣服。

卻在脫掉大紅嫁衣時,腰間摸到一封信。

因為有原主的記憶,倒是識得這個年代的字。

只是打開信看了一眼之後,人有些懵。

下意識的丟進了空間的密碼箱里。

她覺得,這東西太重要了。

顧棠棠走到馬車旁,左翎不在,竟然多了一個年輕人。

「程木?」顧棠棠知道,葉太妃把人一撤掉,這王府就會落到沈蕭墨的手裡掌控,昨天沈蕭墨毒發,他就讓左翎聯絡程木。

年輕人應該有二十多歲,一身書生氣,眉眼間卻帶了一抹戾氣。

讓人覺得不舒服。

「王妃娘娘!」程木審視着顧棠棠,招呼了一聲,卻一臉嫌棄的後退了一步。

他當然記得左翎的話。

顧棠棠挑眉,帶了幾分不屑:「怎麼?怕我吃了你?瘦成這樣,真沒興趣!」

然後,一甩袖子,抓着車轅翻身上了馬車。

還是痛得擰了一下眉頭。

程木當場石化,一個女子怎麼能如此不成體統。

他其實也很疑惑,顧棠棠的解毒方子,他看了之後,相當震驚,用最簡單的葯,解最狠的毒。

這樣,才能在沈蕭墨毒發前,配製出解藥來。

換作他,根本做不到。

「我是不是可以不進宮?」顧棠棠看着冰山臉一樣的沈蕭墨,在他身旁坐了。

沈蕭墨只是挑眉看她。

「我知道,你娶我,是被逼無奈。」顧棠棠瞪了他一眼,真是給她擺什麼死人臉,「我也不想嫁給你,咱們一拍兩散,不是萬事大吉。」

「你當聖旨是兒戲?」沈蕭墨自然不想娶一個姦細,還是花痴。

當然這花痴女,不吃他的顏,只舔三王爺沈昭。

皇城無人不知。

「堂堂戰神,手握重兵,還怕什麼皇上!」顧棠棠翻了個白眼,完全不影響她精緻漂亮的五官。

「閉嘴!」沈蕭墨本來不想搭理她,還是被氣到了。

「凶什麼凶!」顧棠棠根本不懼,「反正我不會留在王府,你自己看着辦。」

「你忘記自己來王府是做什麼了嗎?」沈蕭墨已經收了情緒,面色極平靜,看白痴一樣看着顧棠棠。

莊子里長大的顧棠棠的確無法融入到皇城的生活。

不懂規矩,不知進退,不明事理,不曉尊卑。

顧棠棠轉了轉眼珠,就是知道,才不想進宮。

才想遠離王府。

而且她不是土著,不會想着女子離了家族,離了夫君就活不了了。

憑她的本事,到哪裡都能活的風生水起。

「來王府,成親啊!」顧棠棠有意敷衍,「不過,你洞房夜太沒誠意,還是算了!」

一邊掀了一下車帘子。

隨時準備跑路。

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沈蕭墨扣住了。

蹭到車窗處的半邊身體都被拉了回來。

沈蕭墨的力度掌握的極好,即將顧棠棠拉了回來,也沒有失控的拉進自己懷裡。

這女人太危險。

得保持距離。

「什麼人啊!我這個莊子里回來的土包子,看看京城的風景也不行嗎!」顧棠棠甩開他的手,她知道,這男人的實力深不可測,輕易不能惹。

她剛剛會如此冒險,是真的不想進宮。

「有機會,本王會帶着你一起看的。」沈蕭墨低聲說著,也不看他,「皇上想要的東西,一定會得到,你想清楚。」

「不是在你手上嗎!」顧棠棠一陣的莫明其妙,「與我何干!」

下一秒,她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抬手指着沈蕭墨的鼻子:「看樣子,你這是虛張聲勢啊,裝的挺像,演技不錯!」

原來他手裡沒有葉太妃想要的東西。

沈蕭墨眼底生出一抹戾氣來。

顧棠棠下意識的收回手。

這男人的眼神太嚇人。

不過,她收回手,還是揚了揚頭,不能慫。

「太妃給本王餵了毒,所以才敢放我們出府。」沈蕭墨聲音低沉,沒有情緒起伏,「不過,本王已經重掌局勢,你才是生死難料。」

話里的意思很明顯,本王能自保,至於你的死活,本王就不管了。

顧棠棠反應過來,冷哼了一聲:「真小人!」

頓了一下,她又說道:「你把我帶進宮裡,是想讓我替你擋災了。」

「能擋住!」沈蕭墨點頭,說的認真。

他相信顧棠棠會有辦法。

畢竟這女人是皇上派來的。

什麼沈昭哄騙她嫁進王府,不過是表像。

「你不怕我弄死你?」顧棠棠瞪着面前的沈蕭墨,袖子抖了一下,她的武器庫里可不是玩具槍,真是狗男人,解了毒,就變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