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發瘋後,她被黑心王爺盯上了全文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當然,巴掌都是打在了碧荷的臉上。

打了六七巴掌,婆子才後知後覺的收回手,「噗通」一聲跪了下去,整個人趴在那裡瑟瑟發抖,可見多麼怕碧荷。

「的確該打!一個奴才竟然敢對本王妃大呼小叫,太沒有規矩了!」顧棠棠笑得賞心悅目,大眼睛裏閃着光一般。

「蕭墨,她太過份了!」葉太妃倒沒有像昨日那樣囂張,此時恨聲說著,「就算她是皇上的人,也不該,如此不將我們母子放在眼裡。」

這是改變策略了。

想把一切都推到顧棠棠身上。

「還敬茶嗎?」沈蕭墨看着葉太妃,眼底那抹冷漠,讓人不敢直視。

讓還在哭的葉太妃直接僵住。

碧荷的臉已經腫的不像樣子,豬頭一樣,此時卻開口說道:「王爺,你竟然讓這個女人如此欺負太妃娘娘,王爺忘記,她昨天給你下毒了嗎?人證物證俱在!」

沈蕭墨沒什麼表情的臉上閃過一抹戾氣:「你算什麼東西!」

「奴,奴婢!」碧荷嚇的不輕,結巴了半天。

之前的沈蕭墨也很嚇人,可不會對她這麼冷漠。

那股肅殺之氣,讓她打骨子裡的懼怕。

沈蕭墨沒再搭理碧荷,而是看向葉太妃,「昨天左翎應該說過,想要東西,拿解藥換。」

碧荷一臉的焦急,雖然害怕,還是說道:「王爺誤會了,那解藥,解藥是王妃身上的。」

「哦,我竟然有解藥!」顧棠棠來了幾分興趣,抬步走到碧荷面前,「給你吃一顆。」

一手捏了她的下顎,一隻手將一顆藥丸塞進了她嘴裏。

「唔……咳咳!」碧荷急壞了,想吐出來,卻是入口即化。

「味道不錯吧?獨家配方!」顧棠棠又嫌棄的用衣襟擦了一下自己的手,「我記得昨天你叫的也挺凶,讓那些人打死我對吧!」

碧荷不停的咳,一邊用力搖頭:「你,給我吃了什麼?」

「解藥啊!」顧棠棠笑得一臉無害,「哦,你沒中毒,那也沒關係,就是會有點副作用,比如腸穿肚爛,皮膚潰爛,嗯,一個月後才會徹底死掉,至少……死的慢啊,哪像王爺,昨天夜裡就差點犧牲!」

嚇得碧荷尖叫了一聲:「不,不要!」

她現在只想打死顧棠棠,卻是武力值不夠。

到了顧棠棠面前,只有挨打的份兒。

「那你說說看,昨天是誰給王爺下的毒?」顧棠棠才不會背這個鍋。

雖然看沈蕭墨那樣子,不蠢,至少沒有偏聽偏信。

對親生母親的話也沒有盲目聽從。

可畢竟人家是母子,她顧棠棠是外來的。

碧荷慌了,抬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沈蕭墨,才又去看葉太妃。

「蕭墨,你這是要做什麼?是要弒母嗎?」葉太妃終於擦了眼淚低喝一聲。

昨天的計劃被毀的七七八八,與沈蕭墨撕破了臉,也沒能拿回她想要的東西,今天她是決定改變一下策略的。

可沒想到,顧棠棠這麼囂張,這麼難纏。

沈蕭墨是支持顧棠棠的,不過,此時葉太妃如此問,他還是應了一句:「弒母,也不是不可以!」

昨天夜裡差點毒發身亡,身邊的侍衛也險些慘遭毒手,更是無法與外界聯絡,新娶來的王妃差點被活活打死。

這些種種,讓他心性冷了下來。

他是孝子,大秦皇朝無人不知。

可他從來不會愚孝。

「你敢!」葉太妃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以手捂着心口,「你為了這個女人……」

「母妃,我是為了什麼,你心裏一清二楚。」沈蕭墨冷冷打斷,「讓外面的人撤了,否則,那些東西,今天就會被送到陛下手裡。」

他說這話時,態度格外的冷漠,一雙眸子清冷的可怕,眼角餘光卻掃向了顧棠棠。

本來還等着碧荷說話的顧棠棠也看向了沈蕭墨,如此一來,倒不用碧荷說什麼了。

不過,她還是疑惑,這王爺有這樣的底氣,昨天夜裡為什麼要忍了?

「本王已經給了母妃半日時間,你沒有珍惜。」沈蕭墨似乎在為顧棠棠解惑一般。

葉太妃雙眸通紅,恨恨瞪着沈蕭墨。

沈蕭墨也瞪着她,眼底帶着絕望和受傷,眼尾有些泛紅。

顧棠棠轉了轉眼珠,本以為是死局,眼下看來,是這些人低估了沈蕭墨,她就對着葉太妃笑道:「真以為人都死了,東西就能落到你手裡了,想法太蠢,做事倒是挺狠,親生兒子都能弄死!」

也讓顧棠棠想不通。

什麼東西,能比親生兒子的命還重要?

一時間,她就覺得,親生的可能性不大。

「滾出去!」葉太妃有些狼狽,氣的渾身顫抖,五官都有些扭曲。

顧棠棠哼了一聲:「滾就滾,誰稀罕你這破地方,不知道的,以為進了靈堂了!」

沈蕭墨收了情緒,轉身就走。

顧棠棠緊隨其後。

「顧棠棠,解藥拿來!」葉太妃卻低喝了一聲,一邊擔心的看了碧荷一眼。

「沒有!」顧棠棠回答的十分乾脆。

氣得葉太妃差點暈過去,碧荷忙上前扶了她:「太妃娘娘,小心身體,奴婢沒事,她,只是嚇唬奴婢的。」

「這個女人邪門的很!」葉太妃眯了一雙眸子,整個人都陰沉了下來,「五十大板,還是脊杖,就是戰場上的男子都未必能堅持過來,她竟然……沒死,還能打大出手!」

碧荷的表情也有些垮。

昨天的一切變故,都在顧棠棠身上。

左翎休息了半日,好了許多,好在他這身體底子好。

不過,要不是沈蕭墨夠強橫,將人要了出來,這一晚上毒打,左翎也見閻羅王了。

此時走過來,附在沈蕭墨耳邊低語了一陣。

還滿臉防備的瞪了顧棠棠一眼。

這樣的花痴,他是真的不喜。

「你也想要這些東西吧!」沈蕭墨突然轉頭看向顧棠棠,眼神深邃,如平靜的湖面看不到底。

本來顧棠棠在算計着如何離開這裡。

聽到他的話,一臉的莫明其妙:「與我有什麼關係,你趕緊把那個老妖婆搞定,我想出府。」

她可不想留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

「東西沒到手吧!」左翎也很是意外,嘲諷的說道。

「你最好閉嘴,看到碧荷的豬頭了嗎,把你們打成情侶頭像。」顧棠棠沒好氣的說著,握了握小拳頭。

不過她身形太過瘦削,小手白嫩,實在沒什麼震懾力。

只換來左翎一個白眼:「不知所謂!」

反正在他看來,顧棠棠不是什麼好鳥。

得時刻防備着。

沈蕭墨始終沒什麼表情,千年寒冰一樣。

他這樣的情緒,顧棠棠倒是能理解,被親娘給坑了,還坑的這麼慘。

心情一定不好。

「送王妃去秋水居。」沈蕭墨只猶豫了一下,就對左翎說道。

這個女人如何嫁進王府,他是一清二楚的。

自然不敢大意。

秋水居離書墨軒的距離不算遠,沈蕭墨也是有意如此安排,這樣才能將這個女人控制住。

她的戰鬥力可不一般。

進了秋水居,顧棠棠立即鑽進了空間。

先到醫療艙翻找了一些藥物,到設備室讓機械人給自己檢查了一番。

才到房間里洗漱,吃了些吃食。

她也接受了穿越的事實,更是理順了腦子裡的記憶。

原主一心愛慕的是當朝三王爺沈昭。

還鬧出很多荒唐事。

最後卻被這沈昭哄着嫁進了凌親王府。

不過眼下,她更清楚的知道,原主不僅僅是被沈昭哄騙才嫁給沈蕭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