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發瘋後,她被黑心王爺盯上了全文 第3章_賣文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沈蕭墨冷哼一聲,明明那樣子,隨時都可能會掛掉,卻讓人無法忽略那份骨子裡的冷冽和銳利:「那不是坐實了你的罪名?他們都在等着呢,不如,你我聯手!」

顧棠棠有傷在身,的確也不能再動干戈。

只猶豫了一下,上前扶着沈蕭墨走進了新房,到處都是大紅色。

相對於沈蕭墨中毒,她被打的更慘,此時痛得五官有些扭曲。

「王妃還真讓本王大開眼界!」沈蕭墨的語氣裡帶着嘲諷,一邊看向她的手邊。

話落,輕咳了一聲,緊抿薄唇。

「要不是王爺無用,中了毒,我又怎麼會被連累!」顧棠棠拉開與他的距離,她明白他想說什麼,這麼強橫還挨了五十大板!

是原主太蠢了。

一進王府就被設計成這副德性。

沈蕭墨挑起眉頭,他的眼底過分的冷漠:「命挺大!」

他也很意外,顧棠棠竟然沒死,五十大板,一個軍中的壯漢都未必扛得住。

「你都活着,我自然不能死!」顧棠棠很不爽沈蕭墨的態度,這個男人在防備她,不過原主做的那些事,的確得防着點。

沈蕭墨看了看窗外,「你最好祈禱本王能一直活着。」

顧棠棠半趴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後背的傷太痛。

她也接收了原主的大部份記憶。

當朝鎮國公的嫡女,從小養在莊子里,接回來是為了履行婚約。

回到皇城後,沒有見過未婚夫,卻與未來小叔子走的特別近,甚至以身相許。

因為無法抗旨拒婚,只能由着未來小叔子唆使,先嫁進來,再找機會弄死凌親王,就能名正言順改嫁未來小叔子。

今天正是她與沈蕭墨大婚的日子。

沒等到她的計劃實施,卻等來了葉太妃。

一進來就給她安了一個與王爺侍衛私通,殘害王爺的罪名。

不用去看沈蕭墨,顧棠棠扯了扯嘴角:「中了這樣的劇毒,王爺能活到天明,都是奢望!」

這時門被推開,一個渾身是傷的男子走了進來。

直接就跪到了沈蕭墨腳邊:「屬下沒用,請王爺責罰!」

「起來!」沈蕭墨沒看他,「聯絡上程木了嗎?」

左翎晃了一下,才緩緩站起來,然後瞪了一眼顧棠棠,才絕望的搖了搖頭。

顧棠棠也瞪着左翎:「這就是與我私通的侍衛吧,眼睛得多瞎,正常人都會選擇王爺吧,就算命不久矣,至少長的俊還多金!」

左翎紅着眼睛瞪她:「要不是你,王爺怎麼會中毒!」

卻是身形不穩,直接倒了下去,手中的劍撐着地,才沒有趴下去。

左翎被葉太妃的人抓住,沒打死已經是萬幸,能來到這裡,也是強撐着一口氣。

顧棠棠扯了扯嘴角:「自己沒用,還怪怨別人!」

氣得左翎險些一口氣沒上來。

「你……」左翎深吸一口氣,「不管怎麼樣,王爺和我若是死了,就坐實了你偷情殘害王爺的罪名,走到哪裡,都得死。」左翎繼續說著,他的語氣其實是帶了幾分絕望的。

怎麼也沒想到,太妃要對他們出手。

左翎有意如此說,是怕她反水,畢竟她反殺那些侍衛的事他也聽說了。

不過顧棠棠不想搭理左翎,擺了擺手:「行了,今天是我和王爺大婚之日,現在是洞房時間,你別在這裡礙眼了,快出去!」

她覺得,等左翎出去,把沈蕭墨打暈,自己再進空間也行。

她拿出手槍殺人,都被喊妖女了,要是來個憑空消失,得被綁了燒死吧。

這空間強大,可她從哪裡進的空間,出來還在哪裡,要是被地方守株待兔就不好了。

左翎張了張嘴,竟然說不出話來。

「怎麼?」顧棠棠又冷哼了一聲,「捨不得你家王爺?覺得娶了我,他吃大虧了?」

本就強撐着的沈蕭墨再也忍不住咳了起來。

嘴角有血溢出來。

他是千防萬防,卻沒防住親生母親!

此時被顧棠棠的話刺激到了。

都知道這位大小姐粗鄙不堪,此時更覺得無恥至極。

「王爺,王爺!」左翎急壞了,掙扎着站起來,「屬下闖出去,一定找到程木。」

「找太妃。」沈蕭墨咳了一陣才開口。

這毒是葉太妃給他下的。

「你是不是她親兒子啊!」顧棠棠很是疑惑,怎麼說,原主嫁的這位也是大秦皇子,戰神王爺,按理說,身份不該有問題才對。

可親娘殺親兒子這種事,可能性太小了。

換來沈蕭墨一個白眼。

「你少說兩句吧,本來王爺還能堅持到程木回來,眼下快被你氣死了!」左翎一臉厭惡的瞪着顧棠棠。

這女人每說一句話,都能讓人吐血。

真不應該娶回來。

「不過,我還是提醒你一句,不管是不是親兒子,既然下了毒,別指望給你解藥!」顧棠棠痛的擰眉頭,這左翎磨磨唧唧的不肯走,真是的。

沈蕭墨臉色青黑,嘴角有未乾的血跡,眼底卻格外的清明:「左翎,找太妃,告訴她,本王死了,她要的東西更得不到。」

看到左翎離開,顧棠棠才吁出一口氣來。

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深深看了一眼沈蕭墨。

「坐好!」沈蕭墨根本不看她,這個女人之前打的什麼主意,他是一清二楚的。

沈蕭墨雖然已經毒發,看樣子活不了幾個時辰,氣場卻極強。

骨子裡就帶着威壓之勢。

顧棠棠才不管那麼多,轉了轉眼珠兒:「我要去如廁!」

轉身向外走。

「恭房在後面。」沈蕭墨的視線始終落在她的右手上,他真的想不通,她是如何殺人的。

當然,也隨時防備着她對自己發難。

顧棠棠想藉著進恭房閃身空間處理傷口。

沈蕭墨過份的防備她,沒多久就喊了一聲:「王妃我們已經拜堂成親,該出來喝合巹酒了!」

衣服還沒脫下來的顧棠棠罵了一句髒話。

只能閃身出來:「王爺急個什麼,你還怕我掉進去啊!」

「掉進去,本王可不撈你!」沈蕭墨的確防備着她的一舉一動。

顧棠棠狠狠瞪了他一眼,猶豫了着拿起了酒杯,一個將死之人,相信用酒杯也能打暈。

她就是想進空間醫個傷,太難了。

不過,顧棠棠每動作一下,都痛得直冒冷汗。

沈蕭墨看傻子一樣看她,那張俊逸非凡的臉上寫着嘲諷兩個字:「安分點,留你一命。」

而顧棠棠只當作耳旁風,抬手捏住一旁的酒杯,蓄了力氣砸向沈蕭墨。

「找死!」沈蕭墨側身避開,風一般撲向了顧棠棠。

將她整個人按在了桌子上,抬手就毫不留情的掐向了她的脖子。

顧棠棠趁着他發力之時,一手抓了他的衣領,一手捏上他手臂的三里穴,極准極狠,趁着他的手臂暫時麻痹,猛的一轉身,來個了反轉,將沈蕭墨給放倒了。

動作乾脆利落。

只是後背有傷,實在太痛,顧棠棠這樣動作,冷汗都不斷的滴落下來,此時沒能站穩,直接摔趴到了沈蕭墨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