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發瘋後,她被黑心王爺盯上了全文 第2章_賣文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凌親王府的主院里。

新婚王妃顧棠棠,被按在長凳上,堵了嘴巴綁了雙手,板子更是毫不留情的落在身上,已經出氣多進氣少。

「新婚夜,殘害凌王,勾引外男,罪該萬死!」葉太妃的眸子猩紅,咬牙切齒的對着打板子的侍衛喊道,「狠狠的打,不許停!」

打死為止!

身上的痛讓顧棠棠睜開眼睛,入耳是葉太妃的後半句話。

來不及去想自己如何來了這裡,顧棠棠下意識的解開了綁在手上的繩子。

這種繩結是難不倒她的。

忍着身上的痛,顧堂堂甩開兩邊按着自己的下人。

反手就奪了一個侍衛手中的長棍,不顧一切的揮了出去。

當即就打趴了幾個人。

「啊……」

院子里一下子就亂了,丫鬟們尖叫着四下散開。

侍衛們則跑去護着葉太妃。

變故發生的太快。

讓所有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你……你竟敢反抗!」葉太妃被下人扶着,不可思議的看着顧棠棠。

此時顧棠棠紅色的嫁衣上全是血,鳳冠早就不知所蹤,披散着長發,臉上也有血,彷彿魔鬼一樣。

葉太妃忙對着下人大喊:「來人,打死她,打死她!」

這都打了五十板子,人竟然沒死!

扯出塞在嘴裏的手帕,顧棠棠冷冷開口:「誰給你們的狗膽,敢打姑奶奶!」

一向只有她打別人的份兒。

何時這樣窩囊的挨打!

說著,一棍子橫掃出去。

把葉太妃和一群下人打的哭爹喊娘。

顧棠棠這樣的大動作,也讓自己疼的夠嗆。

五十大板啊,後背已經血肉模糊。

而且這些人是要打死她,半點沒有留情。

「顧棠棠,你瘋了嗎,你敢打太妃娘娘!」葉太妃身邊的碧荷大聲喊了一句,「來人,快,把這個瘋女人拿下!」

一邊護着葉太妃後退。

他們也有些懵逼,這個鎮國公府養在莊子里明顯被放棄了的嫡長女,竟然如此彪悍。

主要這嫡長女親母早逝,後母一直都打壓着她。

在莊子上都被欺壓着。

更是徹頭徹尾的廢物。

眼下,這是鬼上身了嗎!

幾個侍衛舉刀上前。

刀刀都是殺招。

顧棠棠明白,這局面,是不死不休了。

其實她的身手不弱,打這些人不在話下,只是身上有傷,一動就撕心裂肺的疼。

沒有猶豫,順手就在空間里取出一把消音手槍。

隨着她抬手的動作,圍過來的侍衛紛紛倒地,腦門上都多了一個血窟窿。

性命攸關,由不得她猶豫。

此時顧棠棠如煞神一般站在那裡,大喊一聲:「誰還來?」

葉太妃嚇的不輕,嘴裏不斷的喊着:「來人,把這個妖女拿下,她,她……」

呼啦啦,又來了幾十個侍衛。

將顧棠棠團團圍了。

從不吃虧的顧棠棠狠狠握緊了手中的手槍,就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她這隨身空間里剛剛移進了一個大型武器庫,現代熱武器,應有盡有。

要是她當時放棄這個武器庫,也不會被敵人炸死,魂穿來了這裡。

惜命如她,其實後悔了。

這時,身後的房門打開。

一身紅衣,面色蒼白的沒有半點血色的沈蕭墨走了出來,似乎沒什麼力氣的樣子,扶着門說道:「母妃,讓他們住手!」

被顧棠棠嚇的不輕的葉太妃再次被嚇到了:「蕭,蕭墨!」

那表情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過很快又開口:「蕭墨,你的新王妃與你身邊的侍衛聯手殘害你,人證物證俱在,不能留。」

話落,不去管沈蕭墨,對着將顧棠棠包圍的侍衛喊道:「動手!」

那樣子,不弄死顧棠棠不罷休。

「砰!」的一聲。

一個正要撲向顧棠棠的侍衛摔在了地上,摔的極慘,一旁掉落了一顆紅棗。

與此同時,顧棠棠也扣動了扳機,四周的侍衛慘叫着倒在血泊里。

不過,她還是愣了一下,她清晰的看到沈蕭墨收回手的畫面。

剛剛他用一顆紅棗干倒了一個侍衛。

一個五大三粗的侍衛。

可明明這沈蕭墨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面色慘白,雙唇泛紫。

應該是中了劇毒。

「住手!」沈蕭墨吐出兩個字。

眾人不敢再動。

葉太妃的眉眼間帶了幾分不安,更多的是不甘心:「蕭墨,你別犯糊塗,她,她是妖女,你看看這些慘死的侍衛!」

站在門邊的沈蕭墨就那樣看着葉太妃。

一張臉沉得能滴出水來,五官陰鷙如刀刻,眸光清冷,明滅閃爍!

周身的威壓之勢,讓在場的人都覺得心口壓着石頭一般。

讓顧棠棠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本王沒死,這件事到此為止!」沈蕭墨打斷葉太妃,凌厲的鋒芒一閃而過。

葉太妃卻哼了一聲:「怎麼能到此為止,她和左翎都得處死!」

「母妃,你管的太多了!」沈蕭墨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把左翎放了!」

那雙鷹隼般的冷眸里儘是寒芒。

碧荷扶着葉太妃,輕輕搖了搖頭。

而顧棠棠才不管那麼多,冷冷看了一眼葉太妃,抬手就是一槍。

一個黑影閃過,替葉太妃擋下一這一槍,人也倒在了血泊里。

「啊啊……」葉太妃和碧荷都嚇的失聲尖叫,這變故太突然,要不是暗衛反應快,此時死的就是葉太妃。

「本王累了,都退下!」沈蕭墨的眸底帶着幾分洞察一切的銳利,又說了一句,「王妃留下。」

葉太妃又怕又恨,只能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顧棠棠,灰溜溜的離開了。

若大的院子,只剩了顧棠棠與沈蕭墨,還有一地的屍體。

在袖子的掩飾下,顧棠棠將手槍送回了空間里,挑眉看向沈蕭墨。

「過來!」沈蕭墨的身形晃了晃,語氣極冰冷。

話落,狠狠咳了幾聲。

這也是勉強支撐。

顧棠棠四下打量了一番,忍着身上的痛走了過去。

剛剛的板子,全部落在了後背上,原主就這樣被送走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五臟六腑都是針扎一樣痛。

走到沈蕭墨面前,顧棠棠上下打量他一番,忽略那抹冷戾和病態,這男人的五官真的是完美的沒有瑕疵。

「扶本王進房間!」沈蕭墨的眼幽深而詭異,深不可測,根本不去看顧棠棠。

其實他剛剛也很意外。

那樣的圍殺之勢,竟然沒死,還反殺了。

看來他娶的這個王妃,不簡單。

顧棠棠一穿越過來就被如此對待,心底本就積着火氣,他這語氣,讓她更不爽,握了一下拳頭:「王爺就不怕,我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