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發瘋後,她被黑心王爺盯上了全文 第10章_賣文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你長的丑!」沈蕭墨總結了一下。

程木轉身,不想搭理這個主子了,他是沒有沈蕭墨的玉面丹唇,可他也是玉樹臨風,儀錶不凡:「是王妃沒有眼光!」

醫女從顧棠棠院子出來,表情有些無奈。

走到書墨軒時,臉都垮了。

「王爺,王妃身上什麼也沒有。」醫女搖頭,「或者沒有帶在身上。」

「她的傷怎麼樣?」沈蕭墨倒是沒有意外。

這麼重要的東西,自然得藏好。

當然,他還是懷疑顧棠棠已經交給沈從澤了。

不然也不能完好無損的從皇宮裡走出來。

「外傷,只要按時上藥,最多留下點疤痕,內傷很重,怕是熬不過去。」醫女也低嘆了一聲,「不過,王妃的意志很堅強。」

都這樣了,還能四處走動。

「一會兒,你去給她看看。」沈蕭墨沉思了一下,看向程木,然後對着醫女擺手,示意她退下了。

「真要死了,也是好事。」程木不為所動,「她嫁進來,就是有所圖謀,先皇賜婚不能違抗,若是人死了,他們也只能吃啞巴虧。」

「可本王不想就這樣算了。」沈蕭墨冷冷說著。

他要利用顧棠棠來反擊。

程木來了秋水居,就見一向不可一世的碧荷跪在門外,那樣子應該是跪了一陣子了。

一時間讓程木有些意外。

主房間的門緊閉着,程木上前敲門。

「進來吧,門沒鎖。」顧棠棠隨口說了一句,她剛剛進空間用了一些治內傷的藥物,感覺整個人都好了許多。

「王妃娘娘,王爺讓屬下給您看診。」程木的態度不怎麼好,對一個姦細,自然不會給好臉色。

正坐在窗邊的顧棠棠就上下打量了一番程木:「你們王爺有病?」

「你才有病!」程木長的溫和,實則最是小氣,毫不猶豫的懟了一句。

「脾氣不小啊!」顧棠棠白了他一眼,「沒有病,帶一個郎中在身邊。」

讓程木無言以對。

他其實是沈蕭墨的謀士,善醫術罷了。

「王爺怕你活不長,讓屬下來看看你的情況。」程木語氣更差了,要不是想探顧棠棠的底兒,他才不願意來呢。

「嗯,他死了,我也不會有事!」顧棠棠伸出纖細白皙的手腕。

很是配合。

她不想惹出是非,因為她準備今天夜裡逃出王府。

程木看着一臉野性的顧棠棠,狠狠擰眉。

號過脈之後,程木眉眼間多了幾分擔憂:「王妃娘娘的確活不久了。」

「說人話!」顧棠棠不願意聽。

「傷了肺腑。」程木低垂了眉眼,看着自己骨節分明的手指,「不過,只要娘娘肯將東西交出來,屬下願意全力救治娘娘。」

換來顧棠棠一聲嗤笑:「原來如此!我就說,這沈蕭墨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剛剛那個醫女也是來拿東西的吧。」

一邊站起來拍了拍纖細的腰身:「你們拿不走!」

那樣子,很氣人。

程木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緒。

身形一晃,撞了顧棠棠一下。

顧棠棠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盈盈的後退。

而程木手裡多了一方白色的手帕,讓他有些惱:「顧棠棠,你別太囂張!」

「喲,程大人這是惱羞成怒了,不過,這帕子送你了,定情信物!」顧棠棠看着程木那張因為生氣而沉下來的俊臉,笑意更濃了,「你這個,也當是送我的定情信物吧!」

一邊抖了一下,一條掛着長命鎖的銀線正繞在她藕一樣的細腕上。

抬眸看去,皓腕銀線,極有視覺衝擊力。

「找死!」程木有些震驚,低頭看到自己的衣領扯開了一些,臉色更難看了。

「別招惹我,否則要你小命。」顧棠棠也頃刻間變臉,「東西,我替你收了。」

敢算計她,就得付出代價。

程木自然不肯:「你算什麼東西!」

他可沒把顧棠棠看成女主子。

「這就翻臉了!」顧棠棠哼了一聲,「只能怪你沒本事哦!」

「你……」程木一介書生,的確打不過顧棠棠,此時氣的臉都青了。

「滾吧!」顧棠棠順手將長命鎖收進了袖子里,「沒事別招惹我!」

她不想惹事,可事情找上門,她也不懼。

程木氣哼哼的離開了,臨走時,把手帕揣進了懷裡。

碧荷還在外面跪着,臉上帶着猙獰的恨意,抬頭時,卻掩了所有的情緒:「王妃娘娘,求您救救我!」

她是真的恨透了顧棠棠,不僅把她打成了豬頭,還給她下毒。

她現在身上一直痛,痛得夜裡睡不着。

看了郎中都說沒病。

「你這不是好好的嗎!」顧棠棠送走程木,走到碧荷面前。

「娘娘,奴婢該死,奴婢不該欺辱您,求您看在王爺的份兒上,饒奴婢這一次!」碧荷是真的痛怕了,全身每一個細胞都是痛的。

顧棠棠卻是一臉的無辜:「我什麼也沒做啊!」

對付碧荷這種狗仗人勢的東西,就不能手軟。

原主就是死在葉太妃和碧荷手裡的。

「還有啊,別說看在王爺的份兒上,要是看王爺的份兒,我能直接弄死你。」顧棠棠又補充了一句。

雖然沈蕭墨沒要她的命,卻把她推進了漩渦的中心。

一時間把碧荷整的不會了。

要是看在葉太妃的份兒上,她這會兒已經下地獄了吧。

所以,不敢說話了。

「行了,別在這礙眼了,既然你是葉太妃的狗腿子,就讓葉太妃救你啊。」顧棠棠慵懶的說著,「或者,你拿出點誠意來。」

碧荷被氣的不輕,握着拳頭:「你就不怕三王爺?」

「聽這語氣,你是三王爺的人了!」顧棠棠倒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你不也一樣!」碧荷眼珠子都紅了,每時每刻都在體驗着全身疼痛,脾氣自然是壓不住,「你這一次的表現,一定讓三王爺失望至極。」

顧棠棠嗤之以鼻:「那我覺得自己表現的還不夠好!」

那個哄騙原主嫁給沈蕭墨的渣男,她更想弄死。

「你,你要做什麼?」碧荷看着顧棠棠那張臉,有些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