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從小,我和陸聞的關係就很好、很好。

好到我聽不得任何人說傷害他的話,做傷害他的事。

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變了。我對陸聞滋生出恨意,恨他過於關注我,恨他插手我的人生,恨他不同意我喜歡江昀白。

恨意來得莫名其妙,就像我莫名其妙地對江昀白一見鍾情。

一個濫情的花花公子。

就不會是我喜歡的類型。

是書里的設定,強迫我走上劇情,逼着我去恨陸聞,把我逼成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陌生的人。

陸聞聽完眼神一黯,並無歡喜。

我突然想起,以前我用同樣的話術騙過他,軟軟地哄着他把產品設計的方案給我看,扭頭就偷走獻寶給了江昀白。

後來兩款科技產品一前一後發佈,上市。陸聞是之後那個,因此背上抄襲的罵名,害得剛起步的公司險些破產。

現在陸聞公司的名聲在外很不好聽,其中一大半都是我的傑作。

「昭昭,你出去,離開這裡,我不想傷害你。」陸聞的呼吸變得急促,整張臉通紅,顏色就像剛從水裡焯熟撈起來的蝦子。

江昀白下的藥劑效果猛得很,能撐到現在他已是極限。

我知道陸聞等不及了。

剛準備打電話,門口響起激烈的敲門聲。

「陸聞,陸聞你是不是在裏面?」

「你開門!再不開門你會死的!」

是洛雲初。

她去而折返,應該是系統為她提供了陸聞的準確位置。

擁有強大的金手指,區區保安攔不了她。

我摸了摸陸聞忍得發抖的臉龐,扯下一塊浴巾裹住他被打濕的身體,牢牢系了個結。

哼,陸聞是我的,也只能讓我一個人看。

做完我起身,打算去開門。

陸聞急急伸手抓住我。

眼眶紅得要命。

聲音破碎。

「又,又要丟下我了嗎?」

他意識已迷離。

反應大都是下意識。

我清楚該怎麼安撫他。

比誰都清楚。

我溫柔地俯身,在他微涼的唇瓣上映下一吻,「陸聞哥哥,我永遠都不會丟下你,我只是去開個門。」

陸聞的瞳仁里,彷彿有星辰划過。

他遲疑地鬆開了我的手。

4

給洛雲初開門時,我正在和市中心醫院的醫生通話。

眼看門鎖即將被暴力強開,我不急不忙地上前開門。

門外,洛雲初舉着消防器材準備往上砸,我做了個稍等的手勢,她愣在了原地。

「對,在豪強酒店,是誤食導致的意外中毒,救護車能在十分鐘內趕到?好,我會把病人帶下來。」

掛斷電話,我語氣誠懇地看向洛雲初,「你是陸聞的朋友嗎?他不小心食物中毒了,你能幫我把他一起扶到樓下酒店大堂嗎?救護車馬上就到了。」

「……」

洛雲初臉色變幻莫測。

情況和她預設的不一樣。

但她想不透究竟哪裡出現了變故。

酒店大堂內,陸聞靠在我懷裡,薄唇微抿,長長的睫毛輕顫,稍許打結的眉心似有破碎感,這是書里對他的描寫,說他是難得一見的俊美,娛樂圈當紅流量都難有和他一較高低的。

以前,我瞧習慣了陸聞,覺得他就該是這幅模樣。覺醒後我看着懷裡安靜的他,靜寂的心,像有擂鼓擊打,難以遏制地跳動起來。

長得真他媽帥啊……

瞧不上才是真眼瞎吧。

陸聞意識昏沉,腦袋不知不覺偏向洛雲初方向,我急忙把他扶回來,一邊遞給對方一個『報一絲呀,我家男人讓你見笑了』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