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哪怕這是受劇情控制,也不能否認我曾經的不自愛。

我覺得,對不起陸聞。

「什麼照片,我有看過嗎?」陸聞的聲音,在我頭頂上方響起。

我搖頭。

不敢去直視他的眼睛。

其實,我想拿回照片,不止是想清除不堪,更因為我知道,這是個後患,是會讓陸聞公司陷入醜聞里的後患。

陸聞一下就懂了,沉默了下來。

我腦袋越垂越低,淚水在眼底匯成小溪。

陸聞哥哥,會不會嫌我……噁心?

「以後,不許拍了。我的眼睛,就是記錄昭昭,最好的相機。」

我猛地抬起頭。

在陸聞的眼睛裏,看到濃郁的快要溢出來的,愛意。

他沒有怪我不自愛。

而且他相信,不需要求證,只要我說的話,他全信。

傻子。

我眼眶泛紅,藏在心裏的話不由自主地傾吐而出。

「陸聞哥哥,你相信宿命嗎?」

「昨日大夢一場,我看到了屬於我的宿命。」

「也許我們生存的世界,只是某個作者筆下的一本書,而我們是ta創造的人物,從出生就身不由己地走着劇情。你是男主,我是書里壞事做盡的惡毒女配。」

「故事的結局,是你遇上命定的女主,而我被所有人厭棄,悲慘死去。」

「陸聞哥哥,我不想被宿命掌控,那不是真正的我。我,不愛江昀白,不願去做違背本意的事。也不願看到,你去愛別人。」

陸聞哥哥,我只想和你永遠在一起,過平靜的生活。

一滴眼淚從眼眶砸下來。

落在陸聞的手背上。

我,哭得很狼狽。

骨節修長的手擦過我的眼角,陸聞不知什麼時候,解開了我身上的麻繩。於是我,抓着他的袖子,一點點攀上去。

輕咬在他的嘴唇上。

彼此的呼吸都亂了。

「昭昭,我不會去愛別人。」

「我就是你的,只是你的。」

「這些印跡,就是證明。」

他用牙齒在我脖子上留下紅痕。

一遍遍,用行動證明,他說的話。

12

陸聞把我抱在懷裡,我頭枕在他的胳膊上,安然睡了整夜。

睡醒後,我紅着臉去洗漱。

吃過早餐,陸聞交給我一份新的U盤,說裏面拷貝了真正的、完整的研究成果。

他說我準備的那份假的拙劣,騙不過江昀白,讓我拿這份真的去換照片。陸聞抹了抹的眼淚,還說,東西交出去不可惜,他最珍貴的從來不是科研產品,是我。

如今他已擁有這世間最寶貴的。

這將是他最後一次把我推給別人。

我被陸聞推出家門,迎着料峭的風,登門拜訪了江昀白。

江昀白是富二代,一畢業家裡就給置辦了八位數的大別墅。他從小順風順水,天資聰穎,唯獨在遇到陸聞那年碰了坎兒。

從此,年紀第一不再屬於他,第一名的獎項與他無關。

原本的聰穎在遇上真正的天才後被壓制的黯淡無光。

所以,他恨透了陸聞。

既然無論如何都超越不了天才那便親手毀了他。

江昀白的人生信條里從來只有爭第一。

也許,他也是像我一樣受劇情掌控的工具人,可我,卻不能任由他傷害陸聞。

管家帶着我穿過客廳,在室外泳池找到江昀白,他在泳池裡穿梭,游完一圈後,摘下眼鏡趴在岸邊看我。

「東西拿到了?」

我應了一聲,無意間瞥到一抹匆忙離去的身影,以及落在泳池旁邊的,三十六碼高跟鞋。

江昀白從泳池出來,身材完全暴露在陽光下,沒想到,他居然有肚腩,真是愧為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