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大夢一場,我被劇透了整本書的劇情。

原來,我只是書里的惡毒女配,而從小與我一起長大的竹馬,是唯一的男主。

我愛男二求而不得,千方百計地作死傷害竹馬。

後來,竹馬被女主救贖,我驚覺內心真正所�上門女婿��,卻為時已晚。

而剛才,我親手逼着竹馬喝下了那杯下了葯的酒……

1

我猛地站起來,手裡的酒杯被摔得四分五裂。

是在喧囂的包間里,小小的動靜並未引起旁人關注,唯獨坐在我身側的江昀白警惕地看過來。

一雙鳳眼薄情寡義,語氣卻盡顯溫柔。

「昭昭,你怎麼了?」

我打了個寒顫,牙齒磕絆地看向面前,將這個未來會棄我為豬狗的男人映入眼帘。

一想到將來,他會打到我小產,滿腔愛意頓時蕩然無存。彷彿夢醒之後,我再也找不到一絲必須愛他的依據。

「我肚子疼,想上廁所……」我難以啟齒地開口,表情恰當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去吧,我等你回來。」江昀白神色無異,信了我的話。

我乖巧點頭,起身緩緩走出包間。

包間門合上的瞬間,我拔腿瘋了一樣跑向樓上酒店的客房。

……

我剛才……幹了一件頂頂愚蠢的事。

我把下了葯的酒,親手遞給了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陸聞。

陸聞眼角通紅的看着我,問我非喝不可嗎?

我殘忍地說:當然,你要是不喝,我就替你喝了這杯。

拿自己要挾,他便毫無辦法。

其實他一直拿我的任性沒有辦法。

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我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