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我有一劍,可斬天下人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年輕人,你很拽啊!知不知道這裡是我太子樂的地盤。」

黃永樂盯着葉玄。

「知道又怎麼樣?」

葉玄一臉淡定。

「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兩!」

黃永樂說完便對身後的黑虎道:「黑虎,去會會他!」

「是!樂哥!」

黑虎應聲,握緊拳頭朝葉玄走過去。

然而葉玄沒有半點反應,自顧自的喝酒,顯然沒把黑虎放在眼裡。

這讓黑虎非常的�夏暖心陸胤承�氣。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黑虎沖向葉玄,沙包大的拳頭對葉玄腦袋砸過去。

這一拳要是打中,腦袋就得開花,像西瓜一樣爆開。

然而葉玄依舊不動聲色。

就在黑虎的拳頭快要砸過來的時候,葉玄動了,單手往前那麼一抓,輕而易舉抓住黑虎沙包大的拳頭。

黑虎滿臉不可置信,極為震驚,這個小子力氣居然這麼大,竟然能單手抓住自己的拳頭。

黑虎想要掙脫葉玄的手,但不管他怎麼用力,對方的手紋絲不動,而自己的手就好像被老虎鉗夾住一般。

黑虎不甘示弱,另一隻手握拳砸向葉玄。

可他的速度怎麼快的過葉玄,只見葉玄抬腳一踹,直接將兩百多斤的黑虎踹飛。

黑虎如斷線般的風箏倒飛出去,在空中翻滾幾圈,摔倒在地。

倒地後的黑虎口吐鮮血,五臟六腑彷彿移位,暫時失去行動能力,這一腳他感覺被萬斤鐵鎚砸中一般。

「黑虎!」

黃永樂喊道,他很震驚,萬萬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這麼厲害,黑虎被他完虐,絲毫沒有還手餘力。

要知道黑虎跟了他三年,從來沒敗過,這次卻在一個十七八歲的高中生手裡翻船了。

這小子什麼來頭?

「樂哥,我……」

黑虎很難受。

「小子,不得不承認,你很能打,但是這個社會上,能打併不說明什麼,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有一萬種方式弄死你,信不信我打個電話就讓你進去吃免費飯。」

黃永樂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不會因為葉玄能打而被嚇住,他見過能打的,可最後呢,都被他送進去了。

這個社會上,再能打,能斗得過槍嗎?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何況槍呢。

「你威脅我?」

葉玄已經起了殺心,沒有誰敢威脅他,威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他無敵劍仙的威名,是殺出來的。

「你也可以這樣認為。」

黃永樂冷笑起來,絲毫不懼,在自己的地盤上,他真不怕葉玄,能打算什麼!

殺黃永樂對葉玄而言,就像是捏死只螞蟻那麼簡單,但是殺了之後呢,絕對會引起有關部門注意。

目前葉玄修為低,自然不能與之對抗。

在這個世界上,目前能威脅到他生命的東西實在是太多,重火力機槍就能打死他,更不用說炮彈之類的超殺傷力武器,在沒有絕對實力面前,必須要低調點。

地球上最強的武器是核彈,核彈的傷害相當於金丹期修士全力一擊,只有修成金丹,才能在地球上無敵。

黃永樂見葉玄不說話,以為他怕了,不由得露出勝利的笑容。

而這時的葉玄想到了什麼,馬上拿出手機,撥打一個電話號碼。

「我倒要看看你打電話給誰求救,哼!」

黃永樂笑了起來。

很快電話就接通。

「是蕭振山嗎?」

葉玄問。

「我是,請問您是?」

電話里傳出蕭振山的聲音。

「葉玄。」

葉玄回答。

「原來是葉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蕭振山很疑惑。

「是這樣的,我在永城遇到點小麻煩。」

「哦,是什麼麻煩呢?誰惹到您了?」

「好像叫什麼太子樂。」

「葉先生,你現在在哪兒?」

「夜夜笙KTV至尊廳。」

「好的,我這就讓清如過來一趟,大概十分鐘就到。」

「好的。」

葉玄掛斷電話,上次他救了蕭振山爺孫倆,對方給了他一張名片,說是在永城遇到事可以給他打電話,這不試試看。

「我就給你十分鐘,如果十分鐘後,你的幫手不來,或者來晚了,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

黃永樂冷笑。

葉玄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喝酒。

十分鐘說快不快,說慢不慢。

這時,門外傳來匆忙的腳步聲。

只見一個扎着雙馬尾辮,容貌冷艷的女孩大步走進來,二十歲左右。

來人正是蕭清如。

她一進門,就看到葉玄,火急火燎走過去,根本就沒看黃永樂一眼。

「葉先生,我沒來遲吧!」

蕭清如一臉恭敬道,上次她爺爺說,葉玄是一位武道宗師,還拿出華夏戰神宋天龍與之對比,她才知道武道宗師的可怕之處,因此再次見到葉玄,她不得不恭敬。

「剛剛好。」

葉玄點點頭。

此時的黃永樂還不知道自己的麻煩來了。

他見葉玄的幫手是一個女孩,不由得想笑。

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黃永樂,你好大的膽子,我爺爺的朋友你都敢動,信不信明天我讓你從永城消失。」

蕭清如直視着黃永樂,霸氣十足。

黃永樂一看到蕭清如,頓時臉色就變了,冷汗直流。

「蕭……蕭小姐!」

他萬萬沒想到,來人是蕭清如,蕭家小姐。

他絲毫不敢質疑蕭清如這句話。

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多虧有蕭家,蕭家能扶持他上位,也能讓他一無所有。

「蕭小姐,我不知道他是蕭老爺子的朋友,如果我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啊!」

黃永樂連忙解釋起來。

他清楚知道蕭老爺子的能量,不要說這小小的永城,在整個南方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早些年從軍,後來從政,曾是湘南省的一號人物,儘管已經退下來,但影響力依舊不容小窺,名生故吏遍布天下。

我怎麼就不識好歹,招惹到蕭老爺子的朋友了,黃永樂非常後悔。

眼下後悔沒有用,得給對方賠個不是,不然蕭老爺子一生氣,那他就得跟這個世界說拜拜了。

於是黃永樂面向葉玄,十分誠懇的道歉,「不知先生是蕭老爺子的朋友,無意冒犯,多有得罪,還請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這裡是我的一點小意思,賠償先生的精神損失費。」

黃永樂拿出一張銀行卡,走到葉玄面前。

「葉先生,您看這件事怎麼處理,全憑您一句話。」

蕭清如看着葉玄。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葉玄擺擺手,順便接過銀行卡,這錢不要白不要。

「若有下次,我會殺了你。」

「是是是!多謝先生高抬貴手。」

黃永樂如蒙大赦,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不是怕葉玄,而是怕蕭家。

接着葉玄起身,離開了包廂,蕭清如緊跟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