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奪命溫柔!錯把狼人當奶狗第7章 小屁孩?我是成年男性在線免費閱讀

奪命溫柔!錯把狼人當奶狗第8章 「你才木頭,你全家都木頭」在線免費閱讀

一通複雜的檢查與救治過後,喬柯在病床上緩緩睜開眼睛。

頭仍有點暈,胃裡也一陣陣噁心難受,但總算不再在是四肢無力、口不能言了。

「這是哪兒?」喬柯發現了病床邊的路星辰,輕聲詢問。

「這是醫院,你暈倒了。」路星辰柔聲回答。

「柯柯姐,你可算醒過來了!」李思萌的聲音從病床另一側傳來,喬柯艱難地扭頭看她,只見她眼睛又紅又腫,活像頂着兩個大柿子。

「萌萌……你怎麼哭了……」

「姐,你被劉浪那個人渣騙了,要不是路總及時趕到,你差點就……」

「別說了,」路星辰打斷道:「柯柯需要休息。」

李思萌抽了抽鼻子,止住了話頭。

昏迷前的記憶涌了上來,喬柯的心又揪作一團,想要替自己辯白兩句,又覺得毫無意義。

那些人只看中自己的外表,沒有人真心欣賞她的才華,更沒有人明白她對音樂孜孜以求的熱忱。這種苦悶鬱結於心,堵得喬柯心口生疼。

但她偏生又是一個從不把負面情緒暴露給任何人看的人,她掙扎着坐直身子,李思萌連忙找了個枕頭墊在喬柯後背。

「星辰,這次多謝你了。」

路星辰心疼地望向虛弱不堪的喬柯,這是他喜歡了整整十一年的女孩兒,從第一眼見到她就喜歡得不行。

他忍不住伸手拂開落在喬柯鬢邊的碎發,對方輕輕一掙,眼神遊離彷彿在抗拒。

他自嘲地一笑,若不是現在虛弱到抬不起手,她一定會在他伸手之前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揮開吧?

就像六年前他向她表白時那樣,毫不留情地拒絕,指着他的鼻子警告:「你再開這種玩笑,我們就絕交!」

喬柯根本不知道路星辰有多喜歡她,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喜歡她,不在乎何時得到認同、等到回應,只要能守着她陪着她,他願意一直等下去。

「跟我客氣什麼,」路星辰若無其事地說,「不過說真的,你看人的眼光是真不行。不如你還是慎重考慮一下,來我公司報道吧?」

「路橋音樂」是路星辰六年前成立的公司,準確來說,是路星辰專門為喬柯成立的公司。那一年,她剛剛踏入歌壇,初露鋒芒便被很多公司相中,紛紛上門挖人。

年僅十八歲的路星辰為了追女朋友,直接跟老爹要了一筆啟動資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而且還特別文青地以兩人的姓氏為公司命名。

可惜,喬柯寧可一家家地談條件,也不選他路星辰的公司,理由是:「姐靠實力吃飯,不需要你這樣的資本家當後台。」

事實上,喬柯的確憑實力在樂壇站穩了腳跟,只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自打喬柯被雪藏,路星辰不知多少次向她拋出橄欖枝,但都被她無情拒絕了,理由:同上。

沒辦法,誰讓自己喜歡呢?

路星辰只好繼續由着她胡鬧,至少在他看來,她就是在「胡鬧」,總有一天,她會明白並接受自己的一片痴心。

「不了,謝謝。」

果不其然,路星辰又得到了這句斬釘截鐵的拒絕。

「那你知不知道劉浪是我公司的音樂總監,哦,前總監?」

「那不一樣!劉浪人品是爛,但他至少是懂音樂的,我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想與他合作。你根本不懂音樂,你收留我,完全是出於同情。我不需要這樣的同情……」

「我是不懂音樂,但我手下多的是懂音樂的啊。再說了,我不需要懂音樂,懂你就夠了。」路星辰換上半真半假的笑容,像是表白,又像玩笑。

「路、星、辰!」

喬柯怒了,對於某人一貫不分場合的「胡說八道」發出了嚴正警告。

「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說了。」路星辰笑道。

在醫院修養了兩天,喬柯身體已經康復,路星辰親自開車把喬柯從醫院接回了家。

上喬柯家做客的機會可不多,路星辰怎麼會放過「送病號回家」這樣的好機會。不等喬柯請他進門,他已經自覺地換好了拖鞋。

「兩天沒回家了,有點亂,你隨便坐。」

喬柯沒跟路星辰客套,把人撂在客廳,便徑直上二樓卧室去換家居服。

剛推開卧室門,暮遲便擋在了身前。

救命!怎麼把這茬兒忘了,前幾天才收留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小屁孩!

可是,雖然在喬柯眼裡暮遲還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屁孩,在別人眼裡他可是個成年、男性。

喬柯慌裡慌張地捂住暮遲的嘴巴就往裡推,反腳一勾便把門帶上。

暮遲扒開喬柯的手,委屈巴巴地問:「姐姐,他是誰?」

「噓——小點兒聲,他是我發小。」

「青梅竹馬?」

「什麼青梅竹馬,他是我哥們兒。」

「哦,那為什麼不讓他看見我?」暮遲用無辜的眼神盯着喬柯。

廢話!我的家裡藏了個大帥哥,我喬柯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喬柯無奈地扶了扶額頭,心想罷了罷了,怎麼能指望一匹狼在短短「狼生」學會人類社會的複雜。

「你別問這麼多了。你,現在就乖乖在我房間里躲着,他不走你就不許出來,聽見了嗎?」喬柯又端起姐姐的架勢。

「嗯。」暮遲點頭。

喬柯臉一紅,突然沒頭沒尾地說:「你轉過去。」

「嗯?」暮遲愕然。

「你轉過身去!面對牆壁站好。」

暮遲也不多問,乖乖走到牆角立正。喬柯這才打開衣櫃,找出家居服換上。

面朝牆壁的暮遲笑了,她不知道狼人只要輕輕閉上眼睛,就能看見周圍360°的全景圖吧?

但他沒這麼做,畢竟,該看的不該看的,他在進門的第一天就已經看遍了。

「可以轉過來了。」

暮遲聽到聲音才緩緩轉過身子。

「我要出去了,你不許發出任何聲音,否則我就把你趕出去,聽見了沒?」

暮遲對着再次合上的房門,邪笑着說:「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的好哥們兒白走這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