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奪命溫柔!錯把狼人當奶狗第4章 給弟弟買貼身衣物在線免費閱讀

奪命溫柔!錯把狼人當奶狗第5章 「你要去酒店?」在線免費閱讀

語不驚人死不休。

喬柯差點被這句問話驚得腳下趔趄。

暮遲卻依舊滿臉無辜,彷彿真的受了打擊。

「我不嫌你大啊,大點好啊!不是……我是說……」

算了解釋不清了,還是轉移話題吧。

「那個,你需不需要洗漱?我好像還有新牙刷……額……還有新毛巾……你讓我找找,在哪兒呢?」

喬柯假裝絮絮叨叨的樣子,心虛地溜進了洗手間,一邊翻找全新的洗漱用品,一邊在心裏偷偷琢磨: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啊?

喬柯自打十六歲踏入歌壇,怎麼說也是在娛樂圈混跡六年之久的「老人」了!

多少有錢有勢、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對喬柯表達好感,她都沒心動過,這回怎麼面對一個比自己還小兩歲的小屁孩兒,竟然招架不住、糗態百出?

這不科學,這不科學!

然而母胎solo的喬柯當然不會知道,好感這個東西,本身就是一門玄學。

牙刷、牙膏和毛巾,三樣東西喬柯愣是花了十五分鐘才找齊。暮遲始終不聲不響,耐心而安靜地坐在床沿上等待。

喬柯把東西塞進暮遲懷裡,暮遲趕忙起身接過,澄澈的眼神里全是謝意。

喬柯被對方盯得不好意思,不自在地說:「不用謝,盥洗室在那兒,你自便吧。」

「那你呢?」

「我去隔壁房間洗漱,這房子就我一人住,每個卧室都有洗漱間。」

「嗯。」暮遲乖巧點頭。

「洗漱完就下來吃早餐吧,我做的東西雖然不好吃,但至少能填飽肚子。」

「嗯。」

「至於衣服……我吃完飯出門給你買一身。」

喬柯突然覺得自己像個老母親,趕緊閉了嘴,刻意沒看對方的眼睛,徑直轉身離去。

等喬柯換好衣服從二樓下來,餐桌上已經擺好了兩份早餐:夾心三文治、熱牛奶、雞蛋和蔬菜沙拉。

喬柯驚訝地望向等在餐廳的暮遲,「這是你做的?」

「嗯。」

「你們狼人,是不是有妖法?」

暮遲被逗笑了,「這是用你們人類的方法做的。」

喬柯拉開椅子,咬了一口三文治,好吃耶!

暮遲把牛奶推到喬柯手邊,「別噎着。」

喬柯接過牛奶喝了一口,餘光不經意地瞥見暮遲袒露的前胸,真的比牛奶還白。

耳根又不受控地發起燒來。

暮遲看見喬柯越來越紅的耳垂和脖頸,一臉關切地問:「怎麼了?燙着了?」

說著便從喬柯手中抽出牛奶杯,手指輕旋,刻意對準玻璃杯上的唇印飲了一口,「不燙啊……」

但喬柯的臉已經紅透,暮遲見狀又要伸手觸碰對方的臉,被喬柯一歪頭躲過了,暮遲只好訕訕地縮回手。

「我沒事,咳咳……我沒事。」喬柯嗆得連連咳嗽,繼續埋頭啃着三文治,哪怕真的很乾很噎,也愣是沒敢再碰那杯牛奶。

吃完早餐,喬柯便拎着手提包準備出門。

「本來應該帶你出去親身試穿的,但你這樣子……還是在家等我吧。」

喬柯掃了一眼暮遲露在睡袍下筆直修長的小腿,在自己面紅耳赤的前一秒落荒而逃。

暮遲盯着喬柯遠去的背影,嘴角輕揚,露出一個與剛才判若兩人的邪笑。

喬柯快去快回,走進家門時拎了四個大紙袋。暮遲聽到動靜連忙迎到門口,伸手接過紙袋。

「你回房間試試,看看合不合身。」

「嗯。」

暮遲順從地回房更衣,言聽計從的程度讓喬柯不禁萌生出自己包養了個小白臉的錯覺。

暮遲寬肩窄腰大長腿,是個標準的衣架子,其實很好買衣服。他逐一打開紙袋,看見裏面不僅有外套,還有貼身底褲。

很難想像一個連杯子被別人碰一下都要臉紅的女人,是怎樣硬着頭皮走進男士專櫃購買貼身衣物的。

想到這裡,暮遲又不禁露出一個危險的笑容,眸中幽藍閃爍,連獠牙都在一瞬間暴長,但很快被暮遲收了回去。

狼人嗜血的本性一閃而過。

暮遲的舌尖在唇邊繞了一圈,滿意地看向鏡中純良無辜的俊美模樣。

暮遲從卧室出來時,喬柯正坐在客廳沙發打電話。下到一樓,她也剛好掛斷電話。

暮遲拉了拉衣擺,像個試穿新衣的孩子,等着大人點評。

「沒想到還挺合身。」喬柯笑着,對自己的眼光很滿意。

終於不用抵抗半遮半露的美男誘惑了,喬柯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隨性不羈的性子又重新支棱起來。

「坐。」喬柯拍了拍身旁的座位。

暮遲在間隔一人的位置坐下。

「我問你,你是做什麼的?」喬柯的語氣頗有姐姐的架勢。

「我……沒有工作。」另一位的聲音明顯底氣不足。

「沒工作怎麼活命啊?難道狼人不用吃喝拉撒的嗎?你年紀輕輕總不能這樣荒廢度日吧?」

暮遲抬眼看她,眼神澄澈,欲言又止。對他而言,沒工作不代表沒收入。

喬柯還以為自己話說重了,輕咳一聲,換了柔和的語調,「那你住哪兒?」

「我……沒有固定住所。」是啊,房子太多住不過來,可不就是沒有固定住所么?

「那怎麼行?難道你打算一輩子當風餐露宿的流浪狗嗎?」喬柯忘記了裝溫柔,忍不住又以長輩的語調斥責起來。

「對,我承認你的狗狗原形確實惹人憐愛,我也不否認你可以博得路人同情,說不定哪天就碰上個好心人,把你抱回家當寵物一樣養起來,但是……但是如果你又不小心暴露人形……那就是很危險的事情知道嗎?」

喬柯其實想說的是,以「寸絲不掛楚楚可憐出現在陌生人床上」的方式暴露人形。

暮遲眨了眨眼睛,尋思着要不要糾正一下,他的原形是「狼」,而不是「狗」。

「唉……幸虧撿到你的人是我!」喬柯無奈地扶了扶額頭。

暮遲一言不發,心裏卻憋着笑,眼前這個傻姑娘竟然和四百多年前遇到的那個小姑娘一樣天真。

見對方許久沒再說話,暮遲才訥訥地開口:「姐姐,謝謝你昨晚收留了我,還給我飯吃,給我衣穿。你放心,我不會一直打擾你的,我一會兒就走了。」

「走?」喬柯抬起頭,「走哪兒去?」

「嗯……」暮遲沉思,「我去找份工作。」

喬柯懷疑地挑了挑眉,心想你這樣單純的小白兔出門不被人騙財騙色才怪了!

「這樣吧,你暫且在我家住下。找工作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先上網投簡歷吧。」喬柯頓了頓,隨即又說,「上網,用電腦,你會的吧?」

暮遲心道,狼人也是現代人,不要把我當成原始人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