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奪命溫柔!錯把狼人當奶狗第3章 「姐姐是嫌我太大了嗎?」在線免費閱讀

奪命溫柔!錯把狼人當奶狗第4章 給弟弟買貼身衣物在線免費閱讀

俊美無雙的陌生男子緊盯着喬柯,一步步朝她靠近,那神態無端地讓喬柯聯想到鎖定獵物的狼王。

「別過來,別過來,別過來!」

喬柯一邊害羞地側過頭避免直視,又一邊驚懼地用餘光瞟向他。

「你究竟是誰?」喬柯再一次發問。

「我叫,暮遲。」

聲音出奇地好聽,清冷、低沉而飽滿。

歌手喬柯對聲音有着天然的敏感度,如此動人的聲線讓她的戒備心瞬間減半。

「別害怕,我不是壞人。」說著,又要邁前一步。

「別過來!」喬柯厲聲喝止,對方乖乖地停下腳步。

「你等等,我……我給你找件衣服。」

喬柯跌跌撞撞地來到衣櫃前,取下一件開襟睡袍,斜着眼扔向對方。

那人眼疾手快,輕巧地將睡袍抓在手裡,又默默地將睡袍披在身上。

袖子短了,腰圍也太窄了,但暮遲並不嫌棄,而是手指翻飛,瞬間將腰帶打了個精緻的結。

睡袍衣襟被挺闊的肩膀撐開,像是刻意開叉到腰線的深V裝。好在下身要害已全部遮擋。

「好了。」暮遲說。

喬柯這才敢正過臉來。別看喬柯生了一副魅惑眾生的好皮囊,但她唯一的與異性深入交流的機會,就是在夢裡。現實生活中,她可是連與異性握手都要猶豫三分的人。

臉上的紅暈還未褪盡,喬柯含着嬌羞餘韻的眼睛朝男子身後的床上掃去。

暮遲淡淡地說:「別找了,我就是你昨晚撿回家的……」

「小毛球?」喬柯搶過話頭。

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簡直蠢哭了——腦洞不要開太大好嗎?

誰知暮遲竟然輕輕點了點頭。

「啊?那你究竟是什麼東西?你……你不是人?」

天地良心,喬柯絲毫沒有罵人的意思。

暮遲波瀾不驚地回答:「我不是人。」

許是喬柯仍帶着「小毛球」濾鏡,又許是男子實在美得過於動人,喬柯的好奇蓋過了恐懼。沒想到在二十二歲的大好年華碰上個妖怪,一時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喬柯:「你不會是特地來找我的吧?」

「嗯。」暮遲又輕輕點了點頭。

喬柯的腦洞開得更大了,「你,你長得這麼好看,不會像故事裏寫的那樣,光吃年輕漂亮的美女吧?」

這個問題怎麼回答呢?嚴格來說,暮遲是懂吃人的,但此刻他又不想吃人。

「不吃。」還是這樣回答吧,可能會讓對方好受一些。

「呼——」喬柯長舒一口氣,「那就好!所以你不是來殺我的?」

「不是。」

「那你找我做什麼?」

暮遲突然邁開長腿,走到喬柯面前。

喬柯一米六八的身高,竟然比裸足的暮遲矮了近一個頭。

身體貼的很近,喬柯只覺得對方的深V裝比自己昨天那身還要性感撩人,呼吸不自覺地急促起來。

暮遲低下頭,鼻尖幾乎觸碰到喬柯的頸窩,他深吸一口氣,彷彿在迷戀對方身上的味道。

突如其來的曖昧舉動瞬間讓喬柯繃緊了脊背,不等她將人推開,暮遲已經適時地直起身子。

「你的味道很像我認識的一個故人。」

同樣是輕佻的舉動和言語,暮遲做出來卻很難讓人心生反感。果然,人都是視覺動物——喬柯很會給自己找借口。

「是你的朋友?」喬柯問。

「嗯,死了。」

喬柯石化,心想這人是「懂」聊天的。

既然死了,也就不好繼續追問,喬柯換了個話題,「那你有家人嗎?」

「沒有。」

「朋友呢?」

「也沒有。」

「那你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暮遲一直定定看着對方的眼眸動了動,他緩緩垂下眼皮,眸光瞬間被長而卷翹的睫毛遮得密密實實。

暮遲再次抬眼的時候,喬柯清清楚楚地看見,對方的眸子發出幽藍色的光。

這下喬柯終於感受到了恐懼,她不自覺地往後退去,直到後背撞上牆壁,退無可退。

暮遲收斂了眸光,一字一頓地說:「我是,狼、人。」

狼人?開什麼玩笑!這世界上哪有狼人?

暮遲從喬柯難以置信的眼神里猜出了她的想法,他的神情暗淡下來。

「我還以為你與其他人不同,果然還是沒有人相信我。你們都把我當妖怪,打我,罵我,驅趕我,不會有人願意接納我。」

說罷,暮遲高大的身形就在喬柯面前一點點縮小,直到縮成小小的一團,變成了昨天夜裡的那隻小毛球。

喬柯看得目瞪口呆,剛想伸手抱起小毛球,便見它一瘸一拐地往門外走去。

那可憐、孤獨又倔強的萌樣子,再硬的心腸都被融化了。

「等等,你要去哪兒?」喬柯問。

小毛球淚眼汪汪地回頭望她一眼,嘴裏發出「嗷嗚嗷嗚」的聲音,如泣如訴。然後又垂下頭,努力地超前邁出小短腿。

「你站住!我哪句話說過不相信你?」

小毛球沒有止步,仍在自顧自地往前挪。

「你聽得懂人話嗎?我讓你留下來。」

小毛球停下,瞬間又變回人形,精雕細琢般的眉眼閃爍着難以掩藏的驚喜,「你說真的?」

「真的啊,我不把你當妖怪,你留下來吧。」

暮遲的笑容綻開,「太好了,謝謝你!」

這笑容太具震撼力,喬柯也不由彎起嘴角,「那,你的名字怎麼寫?」

暮遲牽起喬柯的手,在她掌心一筆一划地寫下這兩個字。

「哦,暮遲……」喬柯頓了頓,忽又問道,「你多大?」

暮遲鎖定對方的雙眸晃了晃,然後羞澀地將視線移向一邊,「你剛才,不是看過了嗎?」

喬柯:???

再一想,救命,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我是說,你多大年紀?」

暮遲的目光重新回到喬柯臉上,「按照人類的壽命換算,我二十了。」

喬柯托着下巴,「哦,這麼說,你得叫我姐姐。」

「姐姐。」暮遲從善如流。

「我叫喬柯,你可以叫我喬姐,或者柯柯姐。」

「好的,姐姐。」

喬柯見對方如此乖順,不禁聯想到剛才那可憐巴巴的小毛球。

所以,他的原形還是一隻沒長大的小狼崽吧?

想到這,喬柯先前的恐懼感已經煙消雲散,她踮起腳尖,揉了揉對方的頭髮,「還以為你是個未成年呢!」

誰知暮遲卻肉眼可見地委頓下來,「所以,姐姐是嫌我太大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