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他的臉頰。
季寒初低頭一看,是一條細細的長鞭,有些刺人,划過他下頜的時候讓他感到不適。
長鞭的主人沒有露面,只露出了一雙手,纖細白皙,小小的,握着長鞭像是小孩兒搶了大人的物件一樣。
季寒初不說話,紅衣姑娘也不往前,兩個人隔着白色的紗幔對望。
俏生生的女聲說道:「季三公子醒了呀?」
季寒初坐的很端直,靠在牆面上腰身也挺直如木板,他就着自己坐在床上的姿勢,問道:「姑娘何人?
為何綁我?」
「我是何人?」
紅衣姑娘的聲音清淺,淡淡的四個字聽起來卻充滿嘲諷,她的音色很是清潤,像是深山月色下的清泉,季寒初聽得一愣。
長鞭緩緩移到他眼下,粗糙的鞭子刮著他鼻子來回磨蹭。
「我姓姑,名奶奶。」
「……」沉寂過後,季寒初抬眼,眼中全是霧似的氤氳。
他正了正聲音,道:「姑娘為何綁我來此處?」
姑娘道:「自然是因為你欠了我東西沒還,我得問你討要。」
「何物?」
「季三公子好差的記性。」
姑娘嗲嗲地說,鞭子快把他鼻頭刮紅了,「男人欠女人的還能是什麼東西?
季三公子你說呢。」
季寒初道:「季某不記得有欠任何人錢債,如若有,姑娘大可直接去姑蘇問季家討要,季某不會不認賬。」
姑娘嗤笑:「你們姑蘇季氏可沒幾個好人。」
涉及家族,季寒初神色便斂了許多,淡淡說道:「我不記得欠過任何人的債,姑娘若是心有怨懟大可講明,該我受的我不會躲,請姑娘不要無端辱我氏族。」
姑娘身子一歪,鞭子收回手裡,聲音高了幾分,隱隱有怒意:「季寒初你這個迂腐的木頭!」
她靠近了些,略低了頭望他,手指摩挲着長鞭,朗聲問道:「你當真忘了我?」
季寒初一愣,嘴唇囁嚅,卻未說話。
有似曾相似的感覺襲來,可他細想,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
紅衣姑娘將他的默然當做回答,一時怔忪,聲音低下去,訥訥道:「我從死人堆里爬出來,費了好大力氣才找到你,你怎麼不認得我了……」到這時,季寒初終於想明了一切。
他抬起眼帘,眼底坦蕩,雖有疑惑但不曾猶豫。
「我不曾見過姑娘,何來忘記一說,恐怕是誤會一場罷了。」
話音落,清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