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6章 活煮所有術士在線免費閱讀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7章 紅薯大全饞哭始皇帝在線免費閱讀

二筆青年歡樂多:「大舅,我把對方打得跟頭豬一樣,我實在下不去那個嘴,而且這是兩千多年前的古代,女性傳統到不能再傳統,貞女傳上說過,寡婦在家洗腳,被人看一眼羞愧到投河自殺,我要是親上去,對方可能就自殺了,更嚴重。」

他小姨:「肖竹然你聽我的,女人才更懂女人,上去再給她兩巴掌,慣着她臭毛病了,他越哭,你打的越狠,當時她肯定就不哭了。」

二筆青年歡樂多:「小姨,你有受虐傾向啊,多少沾點變態了,下午別上大學了,找個心理醫生吧。」

肖竹然還配上一個挖鼻孔的表情。

他小姨:「滾,肖竹然你怎麼不去死,你才變態,下頭男。」

他大姨:「小然,別聽你小姨的,餿主意,你把人家打成那樣兒,做點好吃點唄,抓住女人的心,就得先拿下她的胃。」

二筆青年歡樂多:「還是大姨靠點譜。」

……

此時。

咸陽宮內大殿。

「陛下。」

「陛下。」

「邪物亮了。」

「邪物亮了。」

蒙毅看到始皇帝,納頭便拜,雙手奉上黑色華為智能手機。

「拿來吧你。」

「我的。」

始皇帝嬴政一把將華為智能手機從蒙毅手上搶奪過來。

始皇帝按下解鎖鍵。

頓時屏幕亮起。

綠泡泡上方,有一串紅色數字,99+。

始皇帝不明白那個數字代表着什麼,他不管,直接用手指頭點上去,然後進入相親相愛一家人群里。

二筆青年歡樂多,黃牛的頭像正在浮現一條信息:「大姨,你看,我自己做的拔絲紅薯,如何?」

「咻!」

附帶一張高清拔絲紅薯照片。

金黃金黃的。

色香味具全。

他媽:「哎呦,看着就有食慾,拔絲紅薯,兒子你算是徹底繼承我的真傳,看到你好像小日子過得還不錯,媽媽很欣慰。」

他大姨:「不錯。」

他小姨:「不對呀肖竹然,秦朝好像還沒有紅薯呢,你從哪弄的紅薯,還做了個拔絲紅薯。」

二筆青年歡樂多:「系統給了我一些紅薯種子,同時還附贈幾百斤成熟的紅薯。」

「咕咕咕……」始皇帝看到這兒,大殿里傳來一陣肚子的叫聲。

大殿中,除去始皇帝和蒙毅,還有中車府令趙高,以及當朝宰相李斯。

「不是我。」

蒙毅腦袋像是撥浪鼓一樣搖晃。

「也不是我。」

李斯擺擺手。

「我這……」趙高打算搖頭,不過他發現始皇帝正在看他,連忙點頭:「不好意思啊,是我,那拔絲馬鈴薯着實是令人看着食慾大震,我肚子叫了,我是一隻小饞貓,嘿嘿嘿。」

趙高這種笑聲,陰不陰,陽不陽的,讓蒙毅和李斯渾身起雞皮疙瘩。

「李斯。」

「系統你研究透了嗎,這是一個地名,還是人名,或者是一件什麼東西。」

始皇帝朝李斯淡淡問道。

語氣輕飄飄。

並非始皇帝刻意為之,他這幾年接連不斷吃含有水銀成分的仙丹,身體每況愈下,再加上夜以繼日批閱從章台遞來的各地奏章,身體根本吃不消。

也就是千古一帝。

命硬。

換成其他人這樣子折騰,墳頭草現在已經三米多高。

「系統……我命多人查閱古今典籍,一無所獲。」

「但方才聽二……二筆青年歡樂多的話,系統贈予他紅薯種子,以及幾百斤成熟的紅薯,這並非一人之力可以所為,我猜想系統可能是一個組織。」

「神秘組織。」

「系統組織甚至關係網延伸至大秦疆域之外,畢竟我大秦沒有紅薯這等種子,只能是從域外得來。」

李斯沉聲,不斷進行分析。

始皇帝陷入思索。

「你說的很在理。」

「姑且就當如此。」

始皇帝開口。

「陛下,可否允許臣求蒙毅大人和李斯大人一點私人請求。」

趙高弓着身子,朝始皇帝說道。

「說。」始皇帝道。

「李斯大人,蒙毅大人,倘若你們將來找到這個二筆青年歡樂多,一定要帶入皇宮一些紅薯,那拔絲紅薯,甚是讓人嘴饞。」趙高說道。

「沒問題。」

「可以。」

蒙毅和李斯答應。

始皇帝看向趙高,露出一抹笑容。

知他者,莫若趙高。

正因如此,哪怕始皇帝清楚趙高在朝廷當中一些惡行,依舊捨不得殺死他。

他二舅:「然然,系統就沒有給你點什麼逆天的東西,比如長生不老丹。」

「長生不老丹!」

趙高驚呼。

立刻捂住嘴巴。

他稍微偷偷看了一眼始皇帝臉色。

始皇帝嬴政波瀾不驚的眼神中,此刻露出一抹期待。

李斯,蒙毅,同樣都在秦始皇后面看着手機屏幕聊天記錄。

二筆青年歡樂多:「二舅,你以為長生不老丹是大白菜啊,說給就給,很難,也可能未來我都不會有,系統給什麼,很隨機,我左右不了。」

他二舅:「那可惜了。」

秦始皇也是搖搖頭。

心情恢復平靜。

「陛下。」

「通過這邪物上的攀談,又能得出一個結論,二筆青年歡樂多沒有長生不老丹,但他背後叫做系統的那個組織,卻好像有能力得到長生不老丹,只是沒有給二筆青年歡樂多,二筆青年歡樂多,看樣子在系統組織當中位置並不高。」

李斯道。

「全力搜尋二筆青年歡樂多。」

「找到他,應該也能順着他找到系統組織。」

始皇帝道。

「喏。」

趙高點頭。

二筆青年歡樂多:「我去拿拔絲紅薯哄那個被打成豬頭了女人了,你們聊。」

他大姨:「說起吃的,我很好奇,始皇帝弄那麼多術士,天天煉製一些汞製造的丹藥,那玩意兒好吃嗎,那就是慢性毒藥,含有水銀。」

他大舅:「現在的科技與很活,許多人都遭不住誘惑,哪怕知道對身體不好,一樣經常吃,更何況兩千多年前的科技與狠活了,而且始皇帝是以為能夠延年益壽的良藥。」

他二舅:「始皇帝啊,千古一帝,他可能有些方面可圈可點,但對於整個歷史宏觀方面而言,絕對是貢獻卓越,怎麼就後來迷上磕葯了呢,可惜。」

他奶奶:「封面迷信害死人,咱們這兒自從動物不能成精之後,上當受騙的減少許多。」

始皇帝看到這一段對話,面色陰沉如水。

蒙毅李斯和趙高,一個個將腦袋低垂下去,此刻誰也不敢說一句話。

「把天底下所有術士,全部給我活活煮了!喂狗!」

「通緝徐福!」

「我要將徐福做成人篦!」

秦始皇聲音很低,但那種殺伐之氣,瀰漫整個大殿。

哪怕秦始皇時日無多,睥睨天下霸王之氣,已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