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5章 農家絕世美女在線免費閱讀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6章 活煮所有術士在線免費閱讀

陽夏縣竹子非常多,吳家村也有大片大片竹林,肖竹然最終決定,使用竹子造紙。

說干就干。

肖竹然鑽竹林里砍竹子。

砍了大概十幾根竹子,丟入池塘。

等泡上三天三夜,軟化之後去掉竹子青皮。

之後的步驟就是將竹子和石灰混雜在一起蒸煮,煮上個兩天兩夜。

再就是打爛,形同泥面。

將被打爛之竹料倒入水槽內,並以竹簾在水中盪料,竹料成為薄層附於竹簾上面,其餘之水則由竹簾之四邊流下槽內。

然後將簾反覆壓過去,使濕紙落於板上,即成張紙。

造紙不是一天就能幹成的,肖竹然把砍掉的竹子浸泡在池塘,接下來就是等。

「簽到。」

肖竹然從家中水缸舀上一瓢水,一飲而盡,然後朝腦海中系統淡淡說道。

王牌特種兵身體素質果然異於常人,肖竹然忙活半天,依舊體力滿滿。

【簽到成功】

【獎勵宿主金絲軟甲,高級劍術,黃金5000兩】

系統聲音響起。

肖竹然去裡屋戴上長發束冠的假髮,換上一身粗布長衣,腳踩靴子,他照着銅鏡,此時此刻他儼然就是秦朝人士裝扮,並且多出一抹英俊瀟洒,風流倜儻。

「言而無信之鼠輩。」

「吃我一拳。」

肖竹然正在院中照鏡子,沉浸於自己的美色之中,一道身影,驟然飛身入院,朝着他胸口就是一拳。

「砰!」

肖竹然被打的四仰八叉,摔倒在地。

胸口生疼不已。

對方會輕功。

又是偷襲。

肖竹然根本沒時間反應。

肖竹然迅速爬起來,看到面前是一名穿着一身白色錦衣,頭戴玉冠的男子,其肌膚非常白,狐媚臉,櫻桃小嘴,長睫毛,卡姿蘭大眼睛猶如月光般皎潔,這男人,比女人還要漂亮。

「哪來的二椅子。」

肖竹然皺眉問。

「二椅子?」

白色錦衣男人沒聽懂,細聲細語問。

聽到白色錦衣男人的音色,肖竹然汗毛直立,這不僅僅是二椅子,還是個老嫂子。

由內而外的娘炮。

白瞎這一副絕世臉龐。

不過要是去上個世界參加綜藝節目,面前白色錦衣男子,恐怕能收穫不少小學生和中學生們瘋狂打call。

「理解不了就憋住自己琢磨。」

「我沒有義務解釋給你聽。」

「你是什麼人,大白天翻牆而入揍我,是不是有點太囂張。」

肖竹然繼續問道。

「咳咳。」

肖竹然乾咳一聲,胸口生疼,這二椅子力氣還挺大。

「我是農家人。」

「你和陳勝吳廣三兄弟,說好的加入農家,今天早上你們告之又不加入了,以為我們農家是茅坑啊,想進就進,想出就出,進進出出進進出出的,合適嗎。」白色錦衣男子冷聲道。

農家。

肖竹然明白了來龍去脈。

「這位農家公子,出爾反爾,的確是我們三兄弟不對,我作為代表,給你們農家賠罪。」肖竹然深施一禮。

白色錦衣男子看到肖竹然如此行為,昂首挺胸,傲然無比。

他的目的達到了。

「哼。」

「得饒人處且饒人。」

「看你態度不錯,就饒了你。」

白色錦衣男子冷哼說道。

「但你翻牆而入,上來就揍我,你得跟我賠罪。」肖竹然剛剛話還沒有說完呢。

「嘩啦!」

肖竹然撒出石灰粉。

頓時將白色錦衣男子眼睛迷住。

「砰!」

肖竹然照着白色錦衣男子臉就懟上一拳。

「砰!」

肖竹然往白色錦衣男子臉上又一拳。

瑪德。

長得這麼俊美秀氣。

哪怕是超凡脫俗的肖竹然都有些心生妒忌,故意專門往白色錦衣男子臉上打。

管你農家還是什麼家的、

打了肖竹然,肖竹然就必須打回來。

受這鳥氣?

肖竹然幾拳下去,白色錦衣男子,大腦發懵,沒有立刻暈厥過去,已經說明抗擊打能力非常強,哪裡還會做出來任何反抗動作。

肖竹然自認為哪怕擁有王牌特種兵身體素質,一樣打不過面前這一名錦衣男子,他輕功太快,力量太大,所以才會用出撒石灰粉這種下下之策,不過好用就行。

「啪!」

「啪!」

「啪!」

肖竹然大嘴巴子不要錢一樣,直接騎在白色錦衣男身上打。

白色錦衣男,倒是有幾分錚錚鐵骨,硬是沒有叫喊出一聲。

「恩?」

肖竹然在白色錦衣男子胸口懟了一拳。

不過好像有些不對勁。

再懟一拳。

「你是女人?」

肖竹然詫異道。

扯掉女人頭上的束冠,頓時對方長發披散。

不過此刻的女人跟驚艷絕倫,絕世容顏絲毫不沾邊,因為她被肖竹然揍得跟豬頭沒有任何區別,鼻青臉腫,脫離了互聯網,現在的肖竹然也只能在現實里重拳出擊。

女人身份。

是她最後一道堅強的屏障。

「嚶嚶嬰……」

「嚶嚶嬰……」

「我恨你。」

「嚶嚶嬰……」

女人被肖竹然揭穿身份之後,瞬間哭泣起來。

這還是一個嚶嚶怪。

「咳咳。」

「你早說你是女人啊,我就不專門打你臉了。」

「別哭了。」

「別哭了。」

「我的,我的。」

肖竹然連忙安慰。

肖竹然端來一盆水,讓女人清洗眼睛上的石灰粉。

他倒也不是見不得女人哭,只是面前這個女人,沒有被肖竹然揍之前,的的確確是個大美女,而現在……她走在路上狗都不帶看她一眼的,多多少少肖竹然對於這件事情有些慚愧。

「嚶嚶嬰。」

「嚶嚶嬰。」

女人就是哭。

根本聽不進去肖竹然任何話。

「你先哭着。」

「我去做飯。」

肖竹然去往廚房,避避風頭。

一邊做飯,肖竹然掏出手機,進入相親相愛一家人里。

二筆青年歡樂多:「急急急急,很急,我把一個絕世美女,打的跟一頭豬一樣,她現在傷心欲絕,膽汁都快哭出來了,怎麼辦,我應該怎麼哄。」

他二舅:「然然,你打的好,二舅一直有個問題,是否長得越漂亮,打一頓會哭越久,以後見到美女就打,多打幾個,就實踐出來這個問題的答案。」

他大舅:「你給我滾一邊去,你想要讓然然成光棍啊,上去就吻,別說任何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