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4章 造紙術在線免費閱讀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5章 農家絕世美女在線免費閱讀

「可咱們這一點金粒子,想要買下一座大莊子,有些困難。」吳廣撓了撓頭,又摳了摳鼻子,他將陳勝迅速拉回到現實。

「無妨。」

「進屋。」

肖竹然拉着陳勝吳廣進入家裡。

肖竹然將一隻木箱蓋子抬起。

油燈照耀。

裏面五千兩黃金,散發著金黃色璀璨光芒。

「嘶!」

「我滴媽。」

陳勝吳廣倒抽一口涼氣。

肖竹然居然擁有這麼多黃金。

「天無絕人之路,竹然,藏得真深啊,居然有這麼多金子,我有預感以後咱們兄弟三人,必定能闖出一番名堂,要干就大點干,買莊子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以後你就是莊主,你吃肉,給我混一口湯喝就成。」陳勝道。

「我也是。」

吳廣道。

兩人眼神誠懇。

可能以前陳勝吳廣對肖竹然還不服氣,因為他們年紀要比肖竹然大上幾歲,隨着肖竹然又是製作連弩,又是推演天下大亂,又是拿出來這麼多錢,他們沒有理由不服氣。

肖竹然一隻手緊緊攥住,裏面是石灰粉,懷中揣着一把匕首,倘若剛剛陳勝和吳廣有任何一人見財起意,肖竹然敢保證迷瞎對方雙眼,最快速度殺死對方。

防人之心不可無。

肖竹然悄然收起石灰粉。

「好兄弟。」

「好兄弟。」

肖竹然抱住陳勝和吳廣。

買酒。

痛飲。

今夜吳廣和陳勝就睡在肖竹然家中。

明日一早陳勝和吳廣就會去給肖竹然買莊子。

「呼……」

「呼……」

陳勝吳廣鼾聲如雷。

肖竹然也喝了很多,腦袋暈暈沉沉,但並沒有困意。

二十四小時之前,他還是個鹹魚。

活在偉大祖國庇護下的平頭老百姓。

現在呢。

他要強行獨當一面。

亂世謀生存。

否則活不過三年。

肖竹然掏出手機,進入綠泡泡,相親相愛一家人群里。

他大姨:「小然,小然,說話,快說話,這麼長時間不再群里冒泡,小然不會被嘎了吧,嗚嗚嗚,小然可不能有危險呀。」

他小姨:「姐,你不是看過網絡小說嗎,哪個激活系統的穿越者,開局就被嘎的,放心吧,肖竹然猥瑣的很,必不可能出事,但凡有風吹草動,他能挖個坑把自己埋了避風頭,別哭了,他應該很安全。」

前綴他大舅,於簽抽煙喝酒燙頭的頭像發來消息:「什麼!?然然穿越了,還是穿越到的大秦,天吶,我的天,難以琢磨,匪夷所思,我勒個草!」

前綴他奶奶,一台縫紉機的頭像發來消息:「竹然,我的寶貝孫子,你到了平行世界,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呀,奶奶現在吃嘛嘛香,腳步如飛,這邊不需要你有任何惦記的。」

他表姐:「肖竹然,你穿越啦,姑姑姑父,我看聊天記錄,他好像一直沒有說激活什麼系統,穿越者,系統非常重要的。」

他小姨:「肖竹然,你……你要是看到了家族群里這麼多聊天記錄,一定要回個話,大家很擔心你。」

他媽:「都睡吧,可能小然已經睡了,別等了。「

他爸:「聽他媽媽的話吧。」

肖竹然一條一條的瀏覽着群里消息。

內心感動。

在平行時空另外一端,有這樣一群可愛的人在關心着他。

心裏暖暖的。

而且看來經過之前肖竹然不斷解釋,以及時間的發酵,家人們已經接受和相信他穿越的事實。

「爸媽,大姨小姨,大舅奶奶表姐,我還活着呢。」

「就是之前有點忙,沒有上線。」

二筆青年歡樂多發消息。

他小姨:「看吧,我就說肖竹然猥瑣的一批,誰出事他也不可能有事。」

二筆青年歡樂多:「小姨,你是誇我還是損我呢。」

小姨:「誇你,真的。」

肖竹然一時無語。

他大舅:「竹然,你在大秦那邊接下來準備幹嘛,那始皇也沒幾年了,到時候天下大亂,金戈鐵馬,人命如草芥,說死就死,全給那些王公貴族用骷髏做墊腳石,我的建議是你早作打算。」

他二舅:「這幾年趕緊掙倆錢全買成糧食,到時候發生戰亂藏山裡,天下太平之後再出來。」

他表姐:「二舅,竹然有穿越者系統,怕個鎚子,乾乾干,讓這大秦鮮血漫。」

肖竹然看到表姐的話,哭笑不得。

表姐還是個戰鬥分子。

肖竹然打字:「我已經準備開始組建自己的勢力。」

他媽:「你要造反?」

二筆青年歡樂多:「養精蓄銳,造反不造反的再說。」

他小姨:「竹然,我能不能把你穿越到大秦的事情上傳到網絡上啊,試一試能不能火一把,你激活系統了,有了金手指,遲早在大秦起飛,咱們這個家族,要是因為你能掙點錢,我覺得好像也不錯。」

二逼青年歡樂多:「你且上傳,火速當網紅。」

要是因為自己,能給家裡哪怕多帶來一分錢利益,肖竹然肯定是願意的。

她小姨:「妥了,那你以後每天多拍點視頻上傳,我也好有素材,還有,千萬要保護好手機,可別摔壞了,那就完犢子了,沒有辦法聯絡。」

二筆青年歡樂多:「OJBK。」

他媽:「小然,那邊天氣怎麼樣,冷不冷,可別把自己凍着了。」

二筆青年歡樂多:「媽,不冷不熱,正好,而且這邊沒有鋼筋水泥,沒有化工廠什麼的,空氣新鮮,聞着老好了,渾身通暢。」

他二舅:「竹然,大秦還沒有紙呢吧,你上大號咋弄,石頭刮?還是手摳,什麼的。」

二筆青年歡樂多:「我便秘,這兩天估計都拉不出來屎,二舅,等我拉出來之後,我再告訴你用什麼擦吧。」

他媽:「便秘可不行呀,多喝熱水,而且你現在不是在村子裏嗎,那個時候的村兒里,到處都是植被,瓜果蔬菜什麼的肯定也不少,多吃點那些。」

二筆青年歡樂多:「行,知道了媽。」

「……」

肖竹然在相信相愛一家人中,聊着一些家常,逐漸困意和醉意湧上,陷入睡眠。

……

翌日清晨。

陳勝吳廣早早起床,去買了一些肉包子回來,還買了三匹驪馬。

「竹然,那我們可就出發薩麽莊子了。」

吃過飯,陳勝朝肖竹然抱拳。

「陳兄,吳兄。」

「一路順風。」

肖竹然面色嚴肅,同樣抱拳回禮。

肖竹然翻身上馬,一直送了陳勝吳廣五里地,這才勒緊韁繩,調轉馬頭而歸。

陳勝吳廣騎馬一騎絕塵,威武昂揚。

得此二人為兄弟,勝過千軍萬馬。

肖竹然掏出手機拍下陳勝吳廣遠去一段騎馬視頻。

「吁……」

肖竹然到家之後,翻身下馬,將韁繩拴在院中一棵梧桐樹上。

肖竹然進入家族群,將剛才拍攝陳勝吳廣騎馬的視頻發過去:「小姨,陳勝吳廣現在是我兄弟,他們騎馬辦事去了,你看看這素材行嗎。」

小姨秒回:「太行了。」

他大舅:「啥?你和陳勝和吳廣做兄弟,好傢夥,大外甥,你行呀,打小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出息。」

他媽:「小然,陳勝吳廣下場可不是太好啊,你跟他們走得太近……會不會……不大好。」

他爸:「你媽擔心的對。」

二筆青年歡樂多:「乾坤未定,我等皆是黑馬,不用擔心。」

二筆青年歡樂多:「我得開始造紙了,過會兒聊。」

收起手機,肖竹然腦海中融匯貫通造紙術,原始的紙張就是葵麻,桑樹皮等等製成,屬於木工範疇,【木工大師】包羅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