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3章 連弩在線免費閱讀

大秦:始皇帝進我家族群,鬧麻了第4章 造紙術在線免費閱讀

簽到!

我要簽到!

我庫庫簽到!

肖竹然腦海中朝系統激動吶喊。

熱血澎湃。

【簽到成功】

【獎勵宿主木工大師,兩斤紅薯種子,種植大師,王牌特種兵身體素質,黃金五千兩】

系統提示音響起。

【宿主若不方便將一些物品投放出去,會自動保存在系統空間】

系統提示音再起。

一道金色流光,常人不可見,自天際劃破長空而下,沒入肖竹然眉心之中。

瞬間。

肖竹然從手無縛雞之力,感受到磅礴力量。

他現在隨隨便便跑個馬拉松全程。

這就是王牌特種兵的身體素質嗎。

果真強大。

「兄弟,開門。」

陳勝帶路,來到肖竹然家門前,示意肖竹然將門鎖打開。

肖竹然看着面前的土坯房子。

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這就是他家嗎。

破敗不堪。

他想念家裡的席夢思。

肖竹然在身上摸索半天,並未找到鑰匙。

這輩子可能也找不到面前這一把鎖子的原裝鑰匙。

「砰!」

肖竹然撿起一塊大石頭,選擇直接將鐵鎖子砸爛。

陳勝吳廣面帶疑惑。

肖竹然今天怪怪的,穿着奇裝異服,一開始還說不認識他們,這又一言不發砸了鐵鎖。

抽風了?

「朝廷那些貪官污吏,富得流油,他們家有鎖子嗎,沒有,晝夜不停的有護衛把守,我家徒四壁,窮困潦倒,卻用上了鎖子,可笑,我以後也不用鎖子了,我要變強,將那些貪官污吏踩在腳下。」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肖竹然說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陳勝吳廣猶如醍醐灌頂。

如遭雷擊。

肖竹然這一番話,彷彿給他們開了光,打開通向另外一條大路的門。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好。」

「竹然,說得好。」

陳勝一字一字的念着。

目眥欲裂。

眼下賦稅越來越重。

徭役頻繁。

老百姓水深火熱。

憑什麼那些高官世家大魚大肉,夜夜笙歌,苦難全部讓老百姓來背負,天下百姓,苦不堪言。

「陳勝。」

「吳廣。

「烤魚。」

肖竹然道,率先邁步進入家裡。

陳勝吳廣呆愣幾秒鐘,看向肖竹然,目光開始跟以前有些不同。

肖竹然家很簡單,桌椅板凳,床,一些生活必需品,再無其他。

找來粗鹽。

起火。

開始將青魚燒烤。

烤熟之後,他們往青魚身上抹着粗鹽吃。

「好吃。」

「好!」

陳勝吳廣一邊瘋狂吧唧嘴吃,不斷地感慨着。

肖竹然卻是吃的慢悠悠,他穿越之前剛吃的飽飯,不怎麼餓,不像陳勝吳廣那樣,是真天天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可算逮着一條大魚。

心道這一頓肉吃完,下一頓肉還沒有着落,這可不行,他來大秦,可不是吃苦來的,生活條件要可持續性的往上提升。

「咱們村那座西山上有獵物嗎。」

肖竹然朝陳勝吳廣問。

「有,獵物多得很。」

「好幾群野狼。」

「還咬死過不少獵戶,逐漸的,便沒有敢去村西那一座山打獵。」

陳勝回答。

「多得很?」

「那可太棒了。」

肖竹然咧嘴一笑。

肖竹然起身上裡屋拿鋸子,木頭多得是,就開始利用【木工大師】幹活。

陳勝吳廣不明白肖竹然要幹嘛,他們繼續乾飯。

「竹然,你究竟在鼓搗什麼。」

「對啊。」

直到吃飽,陳勝吳廣這才湊到肖竹然面前詢問。

「看這個。」

肖竹然將弩提在手上。

陳勝吳廣駭然。

「這……弩,哪怕是墨家子弟,也不能這麼快做好一把弓弩吧。」吳廣驚呼。

「竹然,你居然會做弩。」陳勝同樣難以置信。

陳勝吳廣就是和肖竹然從小一塊長大的,肖竹然什麼時候毛長齊他們都門兒清,從未聽說過肖竹然會做弓弩呀。

可事實就擺在面前。

他們不得不承認。

「這不是尋常的弩。」

「而是連弩。」

肖竹然道。

「咻咻咻!」

肖竹然裝好短箭,扣動機關,三根弩箭齊發,夾雜着一種讓人心悸的破空之聲。

「嘩啦!」

三根弩箭深深刺入院中一根圓木之上,然後圓木直接分崩離析,諸多木屑橫飛。

破壞程度恐怖如斯。

「這連弩裝備裝配的鐵箭,射在大秦藍田大營那些黑甲兵身上,恐怕也得死。」吳廣瞳孔收縮,再度感覺到震驚。

「竹然,這……這到底是何種情況,你居然能製造出這種恐怖的連弩,倘若讓秦軍配備上,恐怕咱們老百姓,真就徹底只能臣服,永生永世被驅使。」陳勝詢問,看向肖竹然竟然開始有幾分敬重。

「這都不重要。」

「上山打獵去。」

肖竹然做了三把連弩,一人配備一把,又製造幾十支木頭弩箭,射殺幾頭豺狼夠用。

傍晚。

肖竹然和陳勝吳廣下山,在家烤起狼肉。

他們總共射殺五頭狼。

賣了三頭換成一袋子金粒,剩餘兩頭留着,扒狼皮,吃狼肉。

吳廣突然問:「咱們現在有錢了,將來也不缺肉吃,那還加入農家嗎。」

「農家?」

肖竹然問。

「就是諸子百家的農家。」

「前兩天不是跟你說過嗎,這麼快就忘記了,咱們吳家村,最近不少農家人都過來指導播種,通過那些農家人得知,農家正在招攬各路農民加入。」

陳勝解釋。

「我不加入。」

「我要建立一個自己的莊子,積蓄力量。」

「求人不如求己。」

「自己強大了,才會受到所有人尊重。」

「不瞞你們,三年之內,天下必定大亂,屆時六國舊人和各路山賊,將會揭竿而起,如果我們不積蓄自己的勢力,擁有自保能力,將來就是別人拿來衝鋒陷陣的肉盾。」

肖竹然變得十分嚴肅。

陳勝和吳廣再度震驚。

肖竹然不僅僅會機關術,還會陰陽家的陰陽五行之術!?從天體的運動,掌握世間萬象。

「竹然。」

「你能肯定嗎。」

陳勝道,莫名他開始有些熱血沸騰。

亂世出英雄。

當下這世道,需要改一改。

陳勝內心深處覺得,他應該是改變世道的一份子。

並且要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確定以及肯定。」

肖竹然道,目光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