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咸陽宮玄鳥殿。

此刻大殿之上鴉雀無聲,文武百官站於大殿兩側,畢恭畢敬。

始皇帝一雙虎眼環視眾大臣一番,始皇帝的眼神所到之處,那人便將頭低下,絲毫不敢與之對視。

蒙毅站於最上位,他官拜御史大夫,監管百官,乃是百官之首。

此時的他滿腦子皆是疑惑,都說這咸陽城爆發瘟疫,但這次回來卻沒有看到咸陽城有任何治理瘟疫的痕迹,反倒是一切都悄無聲息。

還沒等他發問始皇帝先說話了。

「李左相,朕聽聞咸陽城瘟疫四起,但朕回來時為何沒看到治理的蹤跡?」

始皇帝這句李左相剛一出口,李斯直接就打了個激靈,雖說他們三人已經將全部責任推到了扶蘇身上,但此刻的他還是有些懼怕,畢竟始皇帝的威嚴實在讓人無法平靜下來。

李斯手舉笏(hu四聲)板,彎下身子從百官中走出。

「回始皇陛下,這瘟疫一事乃是由扶蘇公子全權處理。」

啪!

始皇帝這一聽直接一拍皇椅,指着李斯就罵道:「胡鬧!扶蘇還未到弱冠之年,他一個小毛孩子又有什麼能力治理瘟疫!」

頓時李斯的額頭之上出現無數汗珠,整個人也已經汗流浹背,不得不說始皇帝這王霸之氣實在太過霸道。

「回始皇陛下,這是扶蘇公子要求的,我雖極力勸阻可他……」

「可他如何?你是我大秦左丞相,你不點頭難道他還敢反了不成!」

沒等李斯說完始皇帝直接出口打斷,頓時間李斯只感覺腦中一片漿糊,和趙高胡亥的計劃也拋在腦後,整個人戰戰兢兢已經不敢開口。

眼看李斯被始皇帝問的亂了分寸,趙高也手舉笏板從百官中走了出來。

「回始皇陛下,微臣有一事稟報。」

始皇帝對趙高的好感還是比較高的,畢竟趙高是他的董事長秘書。

「什麼事?」始皇帝眯眼問道。

「回陛下,前幾日胡亥公子一侍女發現扶蘇公子府有人身染瘟疫,就在她帶黑甲衛去捉拿時沒想到被扶蘇公子一劍刺死當場,臣的意思不是怪罪扶蘇公子,實在是瘟疫一事後果嚴重。」

趙高說完,看着始皇帝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經嘴角上揚。

始皇帝有些驚愕,他這個長公子可是以仁愛名滿天下,從小到大扶蘇就從未做出這種事情,原本他還認為扶蘇太過仁慈,可這件事讓他對扶蘇稍有改觀。

秦始皇是護短的,雖說扶蘇不被他喜愛,但那畢竟是他的兒子,並且還是嫡長子。

始皇帝眯着眼睛說道:「扶蘇此事確實荒唐。」

言罷,突然話鋒一轉道:「但一小小侍女擅闖長公子府死有餘辜。」

「兒臣胡亥參見父皇。」

就在趙高想着要如何給扶蘇潑髒水時,胡亥走進了殿中。

始皇帝一看到最喜愛的皇子胡亥出現頓時滿臉笑容。

「父皇,我大兄長一向以仁愛著名,他此次雖魯莽可他也是為了救下那些感染瘟疫的百姓,還請父皇不要怪罪兄長。」

胡亥說完還對着趙高眨了眨眼,這些話全部都是趙高教給他的,讓他如此說的原因很簡單。

始皇帝陛下看到扶蘇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又看到胡亥還為扶蘇求情,那麼他會怎麼想?

始皇帝果然微微抬眉,他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胡亥父皇問你,你兄長殺了你的貼身侍女你為何還要為他說話?」

胡亥露出一副無奈的苦笑道:「瘟疫一事發生後我便讓我府中人到處搜羅感染者,那侍女雖是遵照我的命令,但她確實擅闖長公子府,兄長殺了他也是應該。」

說完他抬起頭偷偷的看了看始皇帝,在看到他沒有不滿後胡亥就接著說道:

「扶蘇是我的兄長,不論做出什麼事都是我的兄長,周禮有雲長兄如父,所以我怎敢怪罪與他。」

胡亥這一番話,讓百官們都改變了對他的看法,所有人都是頻頻點頭。

自從周朝覆滅,周禮隨之崩塌,胡亥這一番話可謂是讓人眼前一亮。

始皇帝的瞳孔微微放大,此刻他是驚喜的,胡亥這小子在他心目中一直是飛揚跋扈的樣子,沒想到自己出去小半年這小子就變得這麼乖了。

相對比胡亥,扶蘇就有些太過荒謬,為了護住自己人不惜殺害兄弟的貼身侍女。

趙高審視奪度的能力沒得說,眼看胡亥這一招打出始皇帝已經有些惱於扶蘇,他就知道自己該出場了。

「始皇陛下,此事扶蘇公子荒唐啊,為了仁義之名不惜讓整個咸陽的百姓都面臨危機,扶蘇公子這樣做看似是救人實則是害了天下人啊!」

始皇帝的心中也是這樣想的,但是他還是不允許別人對他的皇子們說三道四。

始皇帝斜眼一看趙高說道:「趙高,我問你,若不是李斯同意他又如何能接手此事?」

對此趙高早有準備,要不然讓扶蘇發的毒誓是幹什麼用的。

「陛下不知,此事不是李左相的意思,他也是被逼無奈。」

「被逼無奈?」始皇帝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李斯可是大秦左丞相,扶蘇用什麼逼他?

眼看時候已到,李斯直接跪下哭喊道:「陛下不知,扶蘇公子為了接手此事,竟然當眾發起了毒誓!」

始皇帝眼睛一瞪,發毒誓?這扶蘇到底是在搞什麼?

李斯接着哭喊道:「扶蘇公子說如果他沒有治理好瘟疫就要自刎謝罪,這件事整個咸陽都傳遍了,如我不隨他豈不是傷了陛下的臉面!」

扶蘇一個大秦長公子發毒誓相逼當朝左丞相,如果李左相拒絕了還真就是傷了皇家的顏面。

始皇帝撇向百官問道:「可有此事?」

眾人已經知道扶蘇萬不可能成功,此事就要極力擺脫與這件事的聯繫,不然始皇帝怪罪下來他們也要受罰,這樣一想眾人連忙開口。

「回陛下,此事千真萬確,李左相與中車府令曾經在長公子府門前苦苦相勸扶蘇公子,可扶蘇公子以死相逼!」

「對啊陛下,我們也曾好言相勸扶蘇公子,可是扶蘇公子無動於衷。」

「陛下不知,當日李左相要派五千黑甲衛讓扶蘇公子用於平定瘟疫,可扶蘇公子只要abc,我等相勸也是無濟於事。」

「陛下,扶蘇公子……」

百官們都在細數扶蘇的種種「罪行」陸塵李清瑤至於他們說的他們也曾苦苦相勸確有其事嗎?

這沒人在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與扶蘇劃清了界限。

牆倒眾人推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