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書之暴君偏要獨寵我 第3章_賣文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趙桑桑醒過來的時候,黎王居然在她身邊。朝中巫醫能算準她醒來的時辰,因此黎王便早早在她榻邊候着她醒。

寂靜的大殿之中,眾人唏噓不已。

黎王是暴君,還從未見過他對哪個女子如此上心。但同樣的,她們也對趙桑桑感到惋惜。

像她這樣的女子能入黎王的眼,未必是件好事。黎王喜怒無常,若是再惹惱了他,只怕下場慘烈。

趙桑桑明白後果的,不就是車裂?

「醒了?」清冽的嗓音劃破寂靜,在她的頭頂上響起。趙桑桑抬頭,卻見黎王迫人的視線落在她的面容上,似是要將她那張絕美的臉蛋上盯出一個窟窿。

第一關是過了,第二關又來了。

趙桑桑毫無畏懼地迎上他的視線,聲色冷冷,「想不到大王竟然還會守在這裡,妾真是高興極了……」

黎王眉目倏然一頓,聲色稍稍柔和一些,「既然醒了的話,就跟寡人好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桑桑一怔,很快反應過來。

「大王,妾若是說了,大王就會信嗎?」

黎王抬眸,眼瞅着一臉誠懇的趙桑桑。他見慣了別人懼怕的眼神,也見慣了想要毒殺自己事情敗露後的惱羞成怒。唯眼前女子,不喜不懼,無驚無波。

想起她的計劃本該是大殿之上毒死自己,再裡應外合地差外頭來人進來鳩佔鵲巢。不曾想,她竟然隨着自己飲下半杯毒酒。

思及此,黎王的眸光越發深了一些,「怎麼,是說不出口,還是壓根就不想說?」

趙桑桑很清楚,眼前的男人耐心已經到了極點。她若是再不說的話,只怕真的要一命嗚呼了。

想了想,她便咬牙,瞎扯一通道,「大王,妾不得已啊!是他們,他們抓了妾的家人,以此要挾妾給大王下毒。可是大王對妾情深義重,妾早就芳心暗許……因此,既不能負了家人,也不能負了大王……」

黎王聽到這,威嚴陰沉的臉色下已經浮現出一絲好笑。

情深義重?芳心暗許?

她的眼裡可沒有愛意,有的只是乖順與冷清。

銳利的雙眼從她的臉頰上掃過,緊接着又落在她的櫻唇之上,黎王好整以暇道,「接著說。」

趙桑桑見他似是相信,便連忙瞎扯一通,「所以妾便同大王一起飲了那毒酒,想與大王同生共死。妾自知罪孽深重,懇請大王賜罪。」

黎王的目光緊緊地落在趙桑桑的身上,抬手便捏住她的下巴。他將她精緻的小臉抬起,迫使她與自己對視。

澄澈的雙眼裡,確實看不出一絲一毫的因為說謊懼怕而產生的心虛。

黎王突然傾身,將她推倒在床。

眼看劇情正往自己不知道的神秘地帶發展,趙桑桑傻了眼,跌倒在榻上。

「大、大王?」

言外之意,您想幹啥?

「既然美人對寡人如此情深義重,寡人定當不負美人春宵……」

趙桑桑瞪大杏眸,卻推不開男人的桎梏。黑髮與如白玉一般的肌膚交纏在了一起,形成了絕美的畫面。

黎王喉間一緊,傾身而下。

「大王……唔……」

容不得趙桑桑推卻,男人與女人的力量涇渭分明,更何況,眼下這個男人有着於自己的生殺大權!

她只能漸漸乖起來,趨向順從。

此時的大殿內,燭影搖晃,滿室艷色。破碎的音聲不斷地穿透出來,像極了好聽的樂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