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7章 新生兒後的忙亂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8章 洗三禮之一在線免費閱讀

話說元春來至王夫人房中,眾僕婦已經將她收拾停當重新挪回了炕上,頭上綁着大紅巾子,臉色懨懨的,隻眼睛裏的神情倒好。見我過來,忙抬手招呼我坐。

我使勁作出悲傷狀,眼圈微紅,輕聲道:「母親辛苦了!」王夫人果然神情一暖,好似受了莫大的安慰,道:「見過你弟弟了?」

「母親放心,弟弟極健壯的。祖母給起了個名,叫寶玉。說是既是帶着玉來的,就叫寶玉了,果真如寶似玉的,祖母極是開心。」我忙把前後說給王夫人聽,王夫人也是舒心地笑了笑。

一時,常喜端了雞湯上來,我忙起身想動手端碗,王夫人笑道:「我哪裡就這般嬌貴了,自己來就好,你去外邊看看,先謝過你祖母,也看看你父親那邊有什麼安排,好都告訴我知道,你舅舅家那邊都是該按着既往的例子,也需你同周瑞家的再去照看照看。你姨娘家住得遠,也需着人寄封信過去。你哥哥不好就進來看我,你也與他說上幾句,我眼下一切都好,他自安心讀書罷。」說罷,慢慢端起碗來喝湯,見常樂又端着一碗湯藥進來,便擺手讓我出去。我心下瞭然,想必這不是貴婦人進的滋補湯藥,就是回奶的藥物了,便自覺退了出去。

等我回到榮慶堂時,果然眾女眷都在,賈母正在聽珊瑚念單子,我忙上前替王夫人謝過賈母,又說了王夫人安好的消息。賈母樂呵呵地道:「既如此那是該大樂一樂。」邢夫人道:「老太太說的是,咱們家有些年頭沒響動了。依老太太的主意,是該通知那些人?」賈母止了笑意,轉頭向賈敬夫人道:「寶玉雖好,到底不過個奶娃娃,還是按着老規矩,通知咱們的老親就是了。只把他舅舅家的禮加上一分,讓他們好生高興高興。」我心下腹誹道:這可真是翻雲覆雨的,寶玉確實不過是二房的一個嫡子,哪裡比得了那府里的賈蓉,那才是真正的長支長孫,嫡子嫡孫,寶玉上邊還有迎春,雖是女娃娃,也到底是新生兒。

賈敬夫人忙道:「這麼個如寶似玉的娃娃親戚們定然歡喜得緊,他們得了信必得巴巴地趕過來瞅上一眼,咱們還是得多做些預備。」賈母聽到這個方又歡喜起來,高興道:「你這一說還真是這個理,咱們送的就按慣例,家下里多多預備着,洗三禮上說不得來人不少。」邢夫人也忙趕着烘託了幾句,賈母這才讓珊瑚繼續念名錄。

半晌,又黯然道:「他姑父倒是在這裡了,只是敏兒沒能及時得到信兒。」賈敬夫人忙安慰道:「這喜信兒到的晚些,歡喜也自然長些,老太太別心急,姑爺既帶着喜信兒去了,保不齊就帶着喜信兒來呢?!」這可真是說到賈母心坎里去了,賈母喜道:「那敢情好!我就坐在家裡等着了。」說著眾人都笑了,又都重新興頭起來。

賈母又對我道:「你帶着他們去回你父親他們,說與他們知道,我看過禮單了,抓緊去往各家報喜吧,讓你父親帶着你哥哥去你舅舅家,讓大爺帶着璉哥去史家,讓珍哥就去錦鄉侯府,其餘各家也都分派咱們的人去說一聲,遠親們也都合著端午節禮去封書信,自是親戚們的情分。」我忙答應着前去榮禧堂。

待到了榮禧堂,小丫頭們忙前去回稟,不一時便又請我進去。只見賈敬也被請來坐在右上首座位上,左上首是賈赦,賈政坐在旁邊交椅上,賈珍賈珠賈璉三人立在旁邊,正在幫着讀單子做標記。見我進來,都停了下來,我忙向上前請安,然後道:「祖母說,」一聽這個,三人都站了起來,我接着道:「禮單看過了,沒甚多囑咐的,抓緊派人到各親戚家報喜。讓大老爺跟璉哥哥去史家,父親跟哥哥去舅舅家,珍大哥哥去錦鄉侯府,餘下的讓老爺們着家下人等前去報喜,遠親們安排合著端午節禮去封書信。」賈政忙道:「老太太安排的是,等書啟把拜帖都備齊了就好出門。」又轉頭對賈珍道:「你去前邊看看他們禮物備得如何了。」賈珍忙答應着出去了。

趁這功夫,我悄悄拉賈珠的衣角,賈珠會意,跟我走到西邊角落裡。我低聲道:「母親一切安好,讓我囑咐你不必掛心她,你自可安心讀書。」賈珠輕輕謝過我。我又悄聲道:「看眼下這情形,兵荒馬亂的,誰還能看進去書。」賈珠咧了咧嘴,也不好大笑,回道:「好你個小丫頭,倒是會打趣。」我又道:「哥哥見過寶玉了?覺得怎樣?」賈珠道:「生得極好,父親很是歡喜,眾人也都覺得好。」又頓了頓道:「只那塊玉,着實稀奇。」我回道:「老太太很是稀罕,看着確是有些來歷的。母親還囑咐說給南邊薛家姨媽去封信,她家裡倒有個寶釵的妹妹,據說生得極好。」賈珠道:「名字也不過是巧合吧,咱們這邊也是老太太起的,你說這些就有些過了。」我忙道:「哥哥,你這心思也夠靈巧的。」賈珠蹙眉道:「越發上臉了,倒打趣上我來了。」我趕忙道歉道:「哥哥莫氣,咱們姊妹間沒嫌隙,我才跟哥哥沒顧及亂說話。有一說一,母親心裏怕是有些計較的。」賈珠面上緩和下來,道:「這才剛下生,哪有這許多話,你最近越發閑了。」我嘻嘻一笑道:「哥哥不知,以後我有得忙的。」

正說著,賈珍從外邊領着林之孝賴大進來了,回說都準備妥當了,請爺們出門。眾人先送賈敬出門,然後賈赦帶着賈璉先行一步,賈政帶着賈珠也出門了,再是賈珍領着一眾管家小廝在後,帶着拜帖分別前往各家。我便回到榮慶堂一一稟明賈母,又同眾人開始檢視洗三要用的東西。什麼挑臍簪子、圍盆布、金銀錁子、缸爐點心和小米兒;又挑選花兒朵兒的樣式,連着升兒、斗兒、鎖頭、秤坨、小鏡子、牙刷子、刮舌子;又論青布尖兒、青茶葉、新梳子、新籠子、胭脂粉、豬胰皂團、新毛巾、銀茶盤等等,雜七雜八的物件樣式,又用舊有的也有需要着人現打造的;後邊又是一堆瑣碎,當日新鮮要用的大蔥、薑片、艾葉球兒,以及烘籠兒、香燭、錢糧紙碼兒、生熟雞蛋、棒槌、胭脂染紅桂元、荔枝、生花生、栗子等等。再又囑咐人,看什麼時辰開始準備熬槐條蒲艾水,凡此種種只討論到晚飯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