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6章 寶玉降世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7章 新生兒後的忙亂在線免費閱讀

話說林如海日間隨着賈敬賈赦賈政三人走訪國子監、翰林院及各院部,將恩師的新作贈送各部院大人,有着賈府的門面行事異常順利,又結交了諸多新友。賈政又陪着如海請酒吃飯,私下談文論學不覺已過了許多時日。林如海閑暇里又一一指教了賈珠的文章課業,賈政見賈珠學業日長功課斗進自是感激不已。

林如海全不是那等酸儒拽文,單獨跟幾個小輩侄兒們一起時,常說些世人軼事趣聞雜談,聽得賈璉心神嚮往,纏着林如海不斷講下去,林如海每每講完這些都分析上一番故事裏的虛實,想要傳達的用意,讓大家了解下內里乾坤,風俗人情。林如海也帶着大家一起起言立論,起承轉合,有時大開大合,似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有時鞭辟入裡,似深淵暗河不可捉摸,經史子集侃侃而談,精詞絕句信手拈來,每每讓賈珠心馳神往,暗贊不已,就連賈璉都聽得眉飛色舞起來,覺得自己開闊了眼界,也想豪放地揮筆潑墨。

王夫人這邊身子日重,眼瞅着發作日近,便請了收生姥姥來按着之前定的方位刨喜坑,我雖是小姑娘不好仔細觀摩,但也隨着賈母一同安排物什。只見那兩名姥姥在喜坑前邊一遍念喜歌,一邊把筷子、紅綢、金銀裸子等安放在喜坑裡邊,想是在催生了吧。一時,賈母又着人去祠堂取了搖車、大楞蒸刀和一塊大青石,又命人準備了兩個木槽、兩個木碗和一個木杴及小木刀,另備一塊黑氈。後邊隱約聽琥珀和琉璃在悄悄說物品用途,大約也是催生和處理胎盤啥的。我又跟賈母等人查看為孩子準備的衣物,各色潞綢被褥八套,彩素布褥各十床,各種綢料布緞小衣一百多套,有家裡針線房的,也有賈母王夫人眾姨娘丫鬟孝敬的,還有各家親戚送過來的,還有一些小鞋小帽子,也都做得異常精緻,周瑞家安排一眾丫頭們端着讓賈母過目,賈母含笑點頭。

二十六日午時王夫人吃過飯就坐卧不寧起來,那收生姥姥經驗豐富,當時就讓人回稟賈母,夫人生產在即。我跟賈母一起匆忙到榮禧堂東三間小正房裡坐下,收生姥姥便上來回稟目前的狀況,王夫人此時已經移至之前辟好的產房裡,我正想着起身前去探望一二,賈母卻道:「元丫頭,小孩兒家家的去不得。」我只好訕訕的站立在當下。賈母拉起我手道:「母子連心,你心是有的,只是這等血腥腌臢事女孩兒是見不得的,這個姥姥是極妥當的,她態度輕鬆就是有把握,你父親在前堂同太醫喝茶,你且隨祖母安心候着就是。」

一時賈母又問常樂看賞的物什,又讓珊瑚去外邊約束一下眾人,一時鴉雀不聞。見賈母閉目合眼,我便上前道:「祖母不如到炕上歪一下,養養精神。」賈母便微微點頭,由我扶着到炕上斜靠着養神。這時隱約能聽到幾聲隱忍的悶哼,想來王夫人應該是已經發作了。

又過了一盞茶功夫,珊瑚過來回稟,說是大太太和東府里太太奶奶們一起過來了。賈母閉着眼睛道:「就辛苦她們過去看一下,好過來跟我細說說。」珊瑚答應着去了。又一時大太太和一個頗為年輕貌美的媳婦走了進來,想來該是尤氏。我忙起身站在賈母身旁,大太太道:「收生姥姥說情況都好,就慢的話多不過一個時辰也就是了。」賈母聽了,坐正身子道:「那就是在眼前了,」一面又吩咐珊瑚道:「好生預備着,等有了消息好散與眾人知道。」說著便又下炕到正間坐好。我心下腹誹道:這個賈寶玉是嘴含寶玉出生的,倒不知這降生是不是還有啥別樣的異兆。

眾人在正廳又約莫坐了盞茶功夫,只聽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打破了沉悶壓抑的氣氛,聽聲音倒是頗為健康。轉頭看向賈母,果見老太太額上皺紋散開了,喜滋滋地等着眾人前來報喜。果然一個中年婦人和收生姥姥走了進來,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那婦人開口笑道:「老太太大喜,二弟媳又得了個哥兒!」說著又壓低聲音道:「只怕這孩子還有些來歷呢?老太太且瞧瞧這個,自哥兒嘴裏掏出來的!」說著伸出手,只見夫人掌心裏托着一塊晶瑩美玉,眾人不由都訝異起來!那收生姥姥道:「老婆子我好生的造化,這麼些年從未有見過如此稀罕物,恭喜老太太,府上大喜啊!」

賈母拿起那塊玉,仔細端詳了一番,臉上喜氣盈腮,樂呵呵道:「珊瑚,快去傳與他老子們看看!看賞!在場的都看賞!快着人去大門懸弓。」於是邢夫人和尤氏並家下眾人都上來向賈母道喜,賈母喜滋滋地應了,半晌道:「既是自身帶了塊寶玉來,就叫他寶玉吧。」我連忙上前替寶玉道謝。賈母扶着我的手對眾人道:「咱們都到後邊的屋子裡去看看寶玉。」

眾人從王夫人小正房後側門出去,給寶玉預備的育嬰房就在緊挨着的三間抱廈內,近五月的天氣里不免熱氣上來,這裡卻溫度適宜,後邊院里的花木鬱鬱蔥蔥,抬起窗戶就可通風換氣,裡邊也收拾的齊齊整整,也早已經里里外外安排好了丫鬟僕婦,眾人進去時奶娘正抱着寶玉在內裡間餵奶。賈母便在堂下正中坐了,眾人也只能站着等候。那奶母喂不一時就抱着小嬰兒出來了,忙上前給賈母行禮。邢夫人忙上前接了孩子,抱着給賈母看,寶玉正被裹在百福大紅單子里,一團紅肉似的圓潤,戴着一個八角紗帽,晃動間露出頭上烏黑的胎髮,兩隻眼睛半眯着,剛吃過奶正滿足地打哈欠。

賈母喜道:「瞧瞧這小人兒,真真如寶似玉的。」邢夫人忙道:「果真生得極好。」那邊賈敬夫人也笑道:「老祖宗好福氣,這娃娃面相富貴着呢!」尤氏也道:「果然是極好的。」賈母聽着眾人奉承了良久,又轉頭看向那奶娘,問道:「這是誰家裡的來着?幾個月了。」常樂忙上前回道:「稟老太太,這是後廊上李家的娘子,眼下是第三個孩子,都結實有勁,前個兒剛過了百歲,是林之孝家的薦上來的,太太月前見過,問明了底細覺得好就定了。」賈母聽後微微點頭,道:「好生看顧寶玉,日後也是你的福分。」李娘子忙答應着謝恩。賈母又對眾人道:「你們都好生照料着,等滿月時我跟太太定然給大賞賜。」

說罷,又對身邊幾人道:「咱們也都去吧,外邊的事也不少,都需要張羅起來。他老子怕是一會兒也該過來了。」又對我道:「你也去看看你娘去,也告訴她寶玉的事讓她高興高興。」我忙應了,於是眾人一起往前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