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5章 賈府老爺們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6章 寶玉降世在線免費閱讀

賈母這邊讓林如海在上首位置坐了,又讓我和迎春上前請安,我便仔細行禮問安,也不好再抬頭張看,心下先羞了三分。只聽林如海道:「你姑姑一直惦念着你們,托我將這兩個小物件送於你們,拿着把玩吧。」說著便向身上荷包中取出了兩個結着精細絲穗的白玉環,我便趕忙上前道謝,將其中一個系在迎春的腰帶上,自己的那個回身放到琉璃遞過的托盤上。

林如海起身對賈母道:「小胥還隨身帶來一些不成敬意的端午節禮品,還望老太太笑納才是!」說著後邊的丫鬟便托着盤子讓賈母過目,賈母也不看上邊的禮單,先只拿起盤子上幾個製作精細的小香包,仔細端詳了半晌,含着淚道:「你們有心了!」又高興道:「快給她們兩個小姊妹一人一個帶上,也是她們姑母的一份情誼。」又吩咐珊瑚道:「這兩個好生寄在我的帳子上。」珊瑚忙答應着。賈母又撿起兩把玉骨扇子,打開端詳了一下吩咐道:「這個適合珠兒和璉兒,等一會他倆來了,得好好謝謝他們姑父的這一番心意。」

賈母讓人將東西收了,於是又問了林如海一些日常瑣事,林如海自是恭敬答了,賈母含笑點頭。不一時,外邊丫頭來回稟說賈敬、賈赦和賈政三人聯袂來了,賈母更是歡喜起來,林如海也站了起來候着三人,三人向賈母請安畢,又向林如海致意。我也趕緊向這三位來人施禮,然後默默在旁邊觀察三人,賈敬看着更刻板一些,留一撮山羊鬍子,頗有一些老學究的氣派,卻是精神矍鑠。旁邊的賈赦有些虛浮感,精神倦怠,對林如海也有些疏離。這位政老爹呢,看着也像是讀書人的做派,模樣呢算是周正,態度看着也頗為可親,但是不自覺的有種底氣不足,好比剛進入管理層的小幹部,束手束腳的有些拘束。

林如海施禮道:「兄長們安好!小弟此番來京匆忙,諸事俱都仰望諸位兄長。」賈敬道:「好說,好說!不知妹丈此番是要拜訪那幾位大人?」林如海回道:「坐師遣小弟攜其新書贈送諸位舊友同科,首位便是國子監司業李守忠大人,並隨帶私信一封,另有幾位翰林院和部院的大人。」

賈敬道點頭:「很是,國子監如今的主簿正是我的同年,明日我可同你走一趟。翰林院那邊我也有幾個同年在,我同你走走也是便宜的。」林如海忙道謝不已。賈敬擺手道:「你二內兄如今在工部主事任上,部里的大人們也都熟識了,可由他帶你去。」那邊政老爹也忙點頭應了,林如海又拜謝賈政,氣氛很是融洽,賈母樂呵呵地道好,讓大家都坐了吃茶,因又問哥兒幾個怎麼還不見來,小丫頭忙出去傳喚。

賈赦又問了林如海如今南邊的情形,拉里拉雜地說了些趣聞故事,賈母也樂呵呵地聽着,不一時賈政又問林如海的住處,又熱情挽留他在自己的外書房住幾日,也好切磋切磋學問,指導指導賈珠,林如海都點頭應了。

正說著只見丫頭來回說哥幾個都到了,便見賈珍帶着賈珠賈璉和賈蓉進來了,先給賈母請安,又給林如海見禮,又拜見父親叔伯們,我見禮完又悄悄打量起賈珍來,此時的賈珍生的長身玉立,面容硬朗,在賈敬面前倒是規規矩矩,留神看是能發現其眼神裡帶着一抹桀驁之色,內里一股霸道總裁范,那後邊跟着的賈蓉怯生生的站着,也並不敢往賈敬面前湊。還是賈母喊他才敢上前,賈母頗為寵溺地給了他果子和吃食,又讓給他在腰間系了個小荷包,我便上去領他到後邊坐下喝茶吃東西,想來此時已是後母尤氏進門的時光了。

別人見了林如海倒罷了,唯這賈珠滿臉興奮之色,接到賈母給的扇子,也小心呵護。賈母看在眼裡,對着賈珠歡喜道:「你林姑父當年進學可不是你這般年紀?!我如今上了年紀總愛想起往日的情景,我當年跟你姑姑提這年少舉子時她都羞紅了臉,我知她心下歡喜得緊。」一席話說得眾人也都笑了起來。賈母又對着眾人道:「現下正是哥兒幾個上進的時候,大老爺那邊事務繁忙,況且教你們也有些大材小用。正巧你們姑父來了,晚些時候讓他好好考教一下你們哥兒幾個的學問,也好有一番進益。」

賈珠這邊忙又向林如海施禮,道:「正是呢!近日裡越發有些犯嘀咕,臨下筆又拿不定主意,還請姑父多指教則個。」林如海洒然一笑,道:「好說,好說!晚間我出題,仔細查探一番方能教你如何從容應對。」賈政也點頭稱是。

眾人又敘談了一會子,只見珊瑚跟賈母回稟道:「老太太,花廳里都已安置停當了。」賈母便對眾人道:「你們幾個都陪林姑爺入席吧。」眾人也都起身答應着,然後就去前邊花廳里坐了。我也正猶豫着如何自處,便只好陪着賈蓉暫時獃著不動,想來賈母老太太會有吩咐。

果見賈母對西裡間出來的邢夫人有話說,邢夫人走至迎春跟前接了手,賈母吩咐道:「二丫頭的娘剛沒,雖說是自家至親,也不好在外客跟前長待,另一層,她身子弱別再搓磨着了,還是讓奶母抱回去好生將養。你也一起去吧,我這裡也不用你伺候了。」邢夫人趕忙稱是,帶着迎春一起回去了。

待邢夫人去了,又轉頭問跟着賈蓉的大丫頭道:「出來時你們家奶奶是怎麼說?」那丫頭忙道:「並未有囑咐,只吩咐帶着蓉哥兒好生見客。」賈母點頭道:「既是如此,便隨大丫頭一起入席吧,等宴席過半你再好生帶了他回去。」聽到賈母這麼安排,我心下大安,便攜着小小的賈蓉跟着老太太一起去往花廳。

花廳中眾人都在兩邊椅子上候着,眾人見賈母進來俱都站起身來,賈母便入上首坐了,道:「今個兒是給林姑爺洗塵的家宴,就不依禮了,都快入座,別拘着。」眾人也都一一坐下,我便也攜着賈蓉在末位落座。一時丫鬟捧了各色菜肴上來,不一時便擺了一大桌子菜品琳琅滿目,先是賈母領了一巡,林姑父又敬過一巡,賈敬領眾人又敬了一巡,然後起著吃菜,林林總總不過是主客相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