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4章 風流倜儻的林姑父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5章 賈府老爺們在線免費閱讀

珊瑚取了菜單雙手捧了給我,我便拿起菜單研究,好傢夥,大紅紙上寫滿了小楷,正菜足有四十道,配菜二十道,後面麵食果子點心湯餅羅列齊全。正菜里開始就是黃燜魚翅和煨海參,後邊又有燒鹿筋、清蒸江瑤柱、燴蝦仁、燒雛雞、八寶鴨子、炙鵪鶉、桂花魚,如此林林總總,海陸空全彙集了;涼菜里有五彩雞絲、百花鴨舌、明珠豆腐、什香菜、山雞丁兒、暇油黃瓜、拌海蜇、什錦蘇盤等等;點心的名字倒是熟識,有水晶餃、如意糕、吉祥果、梅花香餅、玫瑰酥、松子穰、糖蒸酥酪、炸花枝等;湯水裡就有些蹊蹺,比如鳳髓千絲,想來就是雞架子湯煮千張了,但這個珍珠翡翠、湯浴綉丸,又是啥玩意呢?

前邊見我手指停頓處,珊瑚總能在我耳邊解釋幾句,比如剛才的一道婺江春,她就細聲解釋了一番,原是以金華火腿、童子雞、水發魚肚、豬肚、淡河蝦、魚蓉蛋卷等搭配木耳、筍片、竹蓀、冬菇、口蘑、百合、板栗烹制而成,擺盤時再以玉蘭青菜圍邊,成菜造型色彩繽紛、雅緻美觀,是一道舊時南邊團圓宴上的菜品。

見珊瑚沒有出聲,旁邊抱琴便出聲問那管事的道:「珍珠翡翠湯里可是有甚新鮮處?湯浴綉丸又用的什麼餡料?」

那管事的回道:「稟姑娘,珍珠翡翠湯里並無新鮮故事;湯浴綉丸備的是小香豬的肉和鴿子蛋,廚房裡也正煨着當歸雞湯和各色菌子雞湯。」我便出口道:「湯浴綉丸還好,這珍珠翡翠湯就撤了吧,我看池水裡的荷葉如今正好,不如做個蓮葉羹來。」

眾人當下只是一愣,珊瑚卻笑道:「姑娘好心思,不如就將往日梅花湯餅里的梅花換了荷葉汁子,或者用木薯粉糰子配荷葉雞湯也使得。」我含笑點頭,當下眾人便一致誇讚起來,都饒有興緻地討論起來,好一時林之孝家的才帶了廚房管事去了。

看他們離開了,我才暫時鬆了一口氣,好歹沒有消遣環節,這要是給我一堆詞牌曲牌戲牌指不定多難搞。接下來就得回去練練字了,看看這塾師都教了我點啥,還有這筆字又是用的啥體,好在我也曾被我媽逼着上過兩年書法班,估計也能夠支撐一二。

等我回到榮慶堂,賈母老太太正巧不在,或許到花園遛彎去了吧,省得了這些繁瑣的招呼,我便直接進了裡間,但見桌子上放着一沓紙和兩部書,紙上均是簪花小楷,還好寫得水平一般,筆力不足,抄的也都是一般詩句,書也並不是四書五經,看着像是女四書,說明賈府對元春的培養也就是會寫字吟詠,只是那賈探春都會引經據典,想必塾師也是可以教的,但是就看自己是否願意去學了。賈元春目前應該學習完千字文了,這繁體字我會得也少,現如今怕是要下苦功夫了。便忍耐着拿起《內訓》來看,眾人見我悶聲讀書,便都悄悄退了出去,只剩下抱琴在旁邊站着,等我一口氣看了十幾頁,心下嘀咕道:目前還不能拿筆寫字,以防露餡,就是不知道是否還要拿針線,那才會出大丑。便暗暗拿了手指描摹紙上的字,那抱琴看我停下看書,便悄悄出去了,一時捧回個雕漆捧盒,後邊瑪瑙端了茶來,放在桌上便又都出去了,我也不好停下就吃,便又換了一頁紙,繼續拿手指比划起來,等我描摹完這一張,才安心端起茶來喝了一口,茶香四溢,頂好的新茶!捧盒裡放的果仁、蜜餞和七八樣點心,我便只取了一樣龍鬚酥來吃,果然上品,甜而不膩齒頰留香,輕輕喝茶漱口便結束了這次加餐。

我這邊剛放下茶杯,那邊就有兩個大丫頭過來收拾,琉璃也上來輕聲道:「姑娘,老太太在花園裡碰到了二小姐,如今正往回走呢,現下怕是要到了。」我趕忙站起身來,等我剛到大廳門口就聽到了老太太的笑聲,只聽得半句「正如此才好呢!」

我在賈母一眾人進來時行了兩個福禮,邢夫人忙拉起我的手,我往後看到一個年輕圓潤的婦人正抱着一個兩歲左右的女娃娃,也正向我行禮,我也點頭示意了。那娃娃打扮得倒是齊整,但看着並不十分活潑,安靜地任由那婦人抱着,也並不東張西望,想來這就是賈迎春了。

待賈母邢夫人剛坐下,便有一眾丫頭上茶上果,賈母這邊剛喝了一口茶,那邊翡翠和珊瑚便抱進來兩個插瓶,我倒是不怎麼認識瓷器,也不知道是汝窯還是定窯,是一對敞口的美人觚,裡邊各放着一束盛開的芍藥,見賈母點頭便將那兩個將花瓶放在大案上,賈母含笑點頭道:「果然看得?!」我便回答道:「還是老太太眼光好!我們也才能跟着一樂。」邢夫人也忙又稱讚了好些話。

眾人剛吃過半盞茶,外邊便有人來報說遠客來了,我便躊躇了起來,我這個年紀怕是要避嫌一下吧。邢夫人忙站起身來,道:「我帶姑娘們去裡間吧!」賈母含笑道:「也不必拘着死禮,她兩個都還小,大可見見。」邢夫人聽賈母這麼說便一個人帶了隨身的僕婦去了西邊裡間候着。

我站起來候着傳聞中的林姑父,只見帘子挑起,進來一個中等身量的中年男子,一眼望去只覺丰神俊朗,神采奕奕,連嘴角四周的鬍鬚都修整的異常有型,特別像時下那特別出名的電影明星,只是一時間想不起名字。這林如海行走間大方自然,周身自有一股風流態度,看起來比成年後的賈珠也要更勝一籌,這模樣品格,再加上能中探花的才學,仙女也配得上吧!也難怪林黛玉投胎他家,真真俏郎君家絕美小娘子。

林如海到了賈母跟前,俯身長拜道:「小胥給老太太請安!」賈母哽咽道:「快起來,快起來!」林如海方才慢慢直起身道:「經年不見,老太太身體依然硬朗如初,是我等小輩們的福分!」賈母道:「我身子倒好,就是想你們得緊,如今看到你心下高興,只愈發地思念起敏兒來。」說著便落下淚來。林如海忙回道:「今年小胥原是打算跟娘子一起來給老太太請安的,只是坐師前日里有事相托,這次上京事務急了些,小胥實在不忍娘子過於操勞,等來年小胥進京會試,自當跟娘子一同來。」賈母聽到這裡方才舒服了些,道:「你是有才學的,這幾年裡因為家下事務耽擱了,如今來京里正該走動走動,明年也好多些把握。」說著便又吩咐小丫頭道:「去傳信給老爺們,下了朝就即刻過來,他們內弟在我這等着呢。」那林如海聽聞此處,剛想推脫幾句,賈母便讓丫頭們去了,又道:「你是遠客,我自然是更看重些,且安身在這裡坐着陪我說說話。」林如海方稱是應下,目下情景怕是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