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2章 初見賈府眾人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紅樓之辨是非第3章 請安王夫人在線免費閱讀

一通梳妝打扮完畢,猜着也該去給老太太請安了。正當我思量時,門口傳來腳步聲,接着便見琉璃瑪瑙似是來攙我之意,我便輕輕起身,她倆卻是像要跟在後邊,我心裏默念道:要端着,端着。腳步輕挪,慢慢前行,卻見兩個小丫頭在我前行時先出去了,出得門來才發現還有兩個在門口打帘子的,那倆丫頭跟着那傳喚丫頭走在前,我便耐着性子跟着走在後邊,大約也可以知道該有的走路頻率了,感覺我後邊至少還跟着四個丫頭。

來到榮慶堂的正間,只見一個身體硬朗、目光炯然的半老婦人坐在榻上吃茶,還好這具身體的慣性使然,不自覺緊趕兩步,又做了個標準的福禮,我便開口道:「祖母萬安!」心下想到:這老太太如今怕是50上下的年紀,既無公婆需要孝敬,又無丈夫束縛,自身體格又健朗,當真是最快意的時光了。

「快起來,快起來!」便有丫頭上來趕着攙扶,又招手讓我坐在榻上,只見琉璃瑪瑙迅速到了西邊榻角一處站好,我便慢悠悠挨着賈母坐在西側,賈母便又仔細端詳起我的妝容來,又親昵地摩挲了一番,方道:「今日這裝扮倒好,只是你母親這幾日身體越發重,連帶你也操心上了,昨夜雷聲大,瞧着像是沒睡好。」我心下非議道:這都看得出來,我看着這張面孔還是十分青春活潑的。等等,我母親身子重,莫非是王夫人正懷着賈寶玉?我的老天爺,也不給點提示,這可咋整,我這一身打扮得青春靚麗是哪裡又妥帖了呢?

只得回話道:「祖母愛戴,孫女惶恐,我看您老人家也都憔悴了,祖母更要多保重身體。」賈母聽聞這話果然更添了三分歡喜,道:「這幾日,聽你回一切都穩妥,我也親自叫人來問過了,也確是穩妥着,咱們且都寬懷些。」我便只好點頭稱是,想來王夫人此時也該三十多了,在古代雖不是高齡產婦,但也確屬高齡待產貴婦了。

一時有丫鬟來報說大爺來了,果然見賈母眉眼開笑,似是更歡喜了些。我心下急速思量起來,這是哪位大爺呢?大爺,大爺,哎呀,是我的哥哥賈珠!思量間,已經進來了一位翩翩少年郎,我趕忙站了起來,書里當日寶玉進門賈環探春可都是立馬站了起來,想來自當是不錯的。

只見少年頭上戴着束髮白玉,齊眉勒着二龍搶珠金抹額,衣服尚在其次,乍一看心下無端想起一句「清風朗月小白龍」,面上不禁莞爾,那少年也回我一笑,竟有如沐春風之感。少年便向賈母行禮請安,賈母也連忙叫起,然後他便在右手邊椅子上坐了。

賈母笑道:「珠兒近幾日也越發疲乏了些,想是夫子們又加了功課。早起讀書可進了湯水?」少年見問,便又站起來道:「勞煩祖母掛懷!可人日日都按着祖母的吩咐準備下,孫兒都按時用了。」賈母聽後點頭道:「如此才好!你如今雖說是大了些,依舊是小孩兒身骨,熱天里也得好好滋養着。」賈珠稱是坐下。

又一時,丫鬟來回說,大太太跟二爺來了,丫鬟尚未回身便見一個半大小子嬉笑着跑了上來,我也只有抓緊起身,又對着後邊的婦人行了福禮,賈珠也站起身來候着。只見那婦人微笑點頭,想來這就是尚且年輕的繼室邢夫人了。那小子早跑到賈母身邊蜷縮了下來,急着道:「祖母,昨日夜裡雷聲着實嚇人,不比祖母這裡安穩,吃過飯我想在這躺上一躺。」賈母寵溺地摩挲着,笑眯眯地道:「都依你。」

那中年婦人向賈母行過禮道:「璉兒快下來坐好,仔細累着了老太太。」賈母聽着並不置可否,只擺手讓她落座,賈珠方才向婦人行禮。邢夫人道:「大哥兒夜裡睡得可好?你日日用功恐是被昨個兒雷聲擾了睡眠。」賈珠恭敬道:「謝大伯母慈愛,侄兒一切都好。」邢夫人點頭示意他坐下,賈珠方坐了。我轉頭看向賈璉,見他正一臉享受地蜷縮在榻上,這半大小子倒着實狡黠會討賈母歡心,只是這樣就未必會入後媽邢夫人的眼。

不一時,丫鬟上來回說桌椅已安設停當,請示擺飯。賈母方拉賈璉起身,一手又攜了我往旁邊餐桌前來,我便趁勢虛扶着賈母入座,待賈珠賈璉都坐了才欠身坐下來,邢夫人便招呼眾人上菜,一溜丫鬟捧着各色吃食進來,一聲咳嗽不聞,不一時便琳琅滿目擺了一桌子,這還只是早飯,也不知一天吃幾頓飯,我剛琢磨着先吃啥呢,只見兩個丫鬟走到賈母和我的身旁,拿着長長的筷子,感情這是要幫忙夾菜了,賈母便拿眼瞅了下,大致點了下頭,那丫頭便立即上前利落的夾起一個小花捲,半個栗子餅,又夾了幾塊燒鵪鶉和一些不知名小菜,賈母一邊吃一邊含笑看着那邊急忙忙開吃的賈璉和慢條斯理的賈珠,我也有樣學樣的點了兩下下巴,果然旁邊的琉璃也利落地夾起菜來,說實話,她並沒有夾到我最最中意的,不過也無所謂,想來這些吃食哪一樣也不會差,果然吃到嘴裏就是有一種滿足感,只是初來乍到,不好胡吃海塞的,果然就見那丫鬟開始給賈母盛粥了,心下想着怕是只能吃這麼多了,也便只好住了筷子。瑪瑙便也給我遞了一碗八寶粥,想是覺得我吃得少,這八寶粥的分量倒是比賈母那碗百合粥多出不少,簡直深得我心啊!

等我慢慢悠悠吃完粥,賈珠和賈璉也都進餐完畢,旁邊也都有丫頭端着漱口的茶水,又見一側跟着捧漱盂的丫頭,果真書里所記分毫不差,便也端着樣子矜持地漱了口,又有丫鬟魚貫而入,都是端着掐絲小水盆,琺琅小水壺和巾帕等物,便也跟着盥手,溫水輕輕流過雙手,哇奧,這雙手藉著水光果真是毫無瑕疵,一時便又有丫鬟遞來巾帕。這邊賈母端着吃的茶,慢慢道:「你也先去罷。」邢夫人點頭應是,便起步離開,我也趕緊跟着另兩個起身站立。賈母對小哥倆囑咐道:「今日有遠客,你們上半日學就抓緊回來,璉兒也別貪玩,好生跟着你哥哥上學去罷。」兩人便答應着離開了。一時又對我道:「大姐也去你母親處探望探望,回來好告訴我情形。」我便也應聲離開,果然之前那兩個引路的小丫頭又走在我的前邊,後頭依然跟着四個大丫頭,這也不大好吧,貌似大傢伙都還沒吃飯,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賈母說的遠客是誰呢。

正想着,一個不大的丫頭急匆匆迎着我走來,眾人也都住了腳步,看樣子是我的人,只見那丫頭快步走到我耳邊道:「姑娘,夫人今日情形尚好,進飯有些馬虎,大爺剛請完安走了。」說完便在我身邊站下,真真全是廢話,我想要的一句沒聽到,凈說些猜得着的。我便只好又端起架子前行,那丫頭也便隨着走,我恍然了,難道說這丫頭是抱琴,伶俐勁呢?這可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