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快吃吧,我們早上吃過了,也是吃的粥。」

趙錦衣看到對方神色,覺得可能是有些怕生,於是說,「我們還有活沒幹完呢,先去幹活了,你把粥吃了,別涼了。」

趙錦園趕緊起身,「我跟你們去幹活。」

「幹活可以,先把粥吃了再去,我們先走了。」

三人離開,趙錦園才小心的端起粥,小心的聞了聞。

好香啊,上次吃米粥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好像是去年過年的時候把。

而且沒有這麼濃稠。

在這裡真的可以每天都吃到米粥嗎?那她願意每天努力幹活。

天不亮就起來,天不黑不睡覺。

不知不覺,一大碗粥都吃光了,碗乾淨的像是洗過,這是舔的。

這個大碗是平時趙百匯用的,裝的更多。

錦衣怕錦園餓,特意多做了一些。

錦園的小肚子都微微鼓起來了,她肚子已經飽了,但是嘴還沒飽。

她不自量力的覺得,就是再來兩碗,她也吃得下。

就是撐死也得把粥喝完了再死。

實在是太香了。

「大姐,老爺回來了,我去開門。」

房門被推開,趙百匯拎着一個布包走進來。

錦園趕緊站起來,看到碗被自己舔的那麼乾淨,怕被笑話,臉都羞紅了。

也怪剛剛洗完澡,不然她的臉應該是看不出來紅不紅的。

「這乾乾淨淨的多好,自己舒服,別人看起來也舒服。」

「都過來,今天我有開心事兒,所以給你們買禮物了。」

趙百匯將布包放在桌子上打開,露出裏面一卷粗布,和一點針頭線腦。

「這是三百八十文的粗布,錦衣,你看夠不夠給你們一人做一件新衣服的?」

「這幾天手裡不寬裕,回頭寬裕了,再給你們買花布做衣服。」

錦衣沒想到趙百匯居然會給她們買布,一時間又是驚喜又是酸楚。

聽了後面的話,趕緊擦了擦眼角的淚滴,勸阻道,「老爺,不用再買了,這些就夠了,夠了。」

錦衣從來不敢奢望自己能有新衣服穿。

普通農戶家的孩子,幾年都未必有一件新衣。

因為普通農戶過的很辛苦,會本能的精打細算。

孩子長的快,一件新衣服穿不了幾年。

這還是男孩子。

女孩子更慘,穿哥哥的,弟弟的,普通人家哪裡講究什麼男孩還是女孩。

大多數普通人家的女兒,都是在結婚的時候才能穿上人生第一件新衣。

就算結婚都穿不上的也不是沒有。

她們幾個丫頭家裡都是很差的,如果不是被賣掉,大概就屬於那種結了婚都穿不上人生第一件新衣的那部分。

趙百匯給她們買布做新衣,讓她們如何能不感動!

「就是一點布,不至於這樣,你們別哭啊。錦衣,這些布到底夠不夠,跟我說實話。」

錦衣快速算了一下,然後說,「應該差不多,能做出四件來。」

「差不多那就是不夠唄,行,明天我再買一百文的回來,別弄得緊緊巴巴的,做了新衣服結果還不合身,那多尷尬。」

「或者你們四個一人少做一條袖子,然後露着一條胳膊裝和尚?」

幾個女孩都笑了起來,錦文腦袋裡出現了畫面,哈哈笑着說,「就算是,也是尼姑。」

「你們還有這種志向?那行,回頭我幫你們都剃成光頭。」

「不要…」幾個丫頭都趕緊捂住頭,好像真的有大壞蛋要把她們頭髮剃光一般。

「這下不怕閑着沒事兒幹了吧?那地就不要弄了,咱們很快就會搬走。」

幾個女孩拿着布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趙百匯不會弄也不感興趣,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現在錦衣她們幾個過了考察期,過幾天等錦園也過了考察期,一天就是50元的補貼,等於五百文錢。」

「兩天就是一兩銀子,現在每天花銷三四十文錢,開銷不算大。」

「那麼計劃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找到一個地方,買幾畝地,蓋個房子,然後僱傭人手開荒種地,悶頭髮育就行了。」

「系統,幫我在附近找一塊風水寶地!」

【在方圓百里內選擇合適建村地點,需要100元,是否確認?】

「算了,現在沒錢,等幾天吧。」

時間到了下午,錦衣做好飯,來敲門叫趙百匯吃飯。

飯桌上,一個木盆子里放着十幾個粗糧餅子,炒了一盤青菜,還有一盆湯和一小碗鹹菜。

錦園看到這些東西,大吃一驚。

這粗糧餅子裏面一點雜菜野菜都沒摻?

那炒青菜和湯裏面居然能看到不少油。

地主家裡才敢這麼吃吧?

這一頓飯不得十幾文錢啊。

可是她沒想到,老爺往桌子上一坐,就是滿臉的不高興。

拉着臉問,「錦衣,家裡的大米沒有了嗎?這標準怎麼降了?青菜裏面怎麼一點肉絲都沒有啊?」

嚇得她大氣都不敢喘。

錦衣也緊張的站起來,解釋道,「老爺,您今天買錦園回來,還買了那麼多布,所以我…,對不起,老爺,家裡還有雞蛋,我去給你煎兩個雞蛋。」

看到幾個丫頭都露出恐懼神色,趙百匯安暗暗自責,緩下語氣說,「多煎幾個,大家都吃。都跟你說過了,我有錢,不用擔心,你這小管家婆竟瞎操心。」

過了一會兒,錦衣端出來幾個煎雞蛋,給趙百匯碗里夾了兩個,其他人一人一個,她自己沒準備。

趙百匯嘆了一口氣,這丫頭是自責了。

於是從自己碗里夾了一個放錦衣碗里。

「別說話,吃飯。」

錦衣乖乖坐下,低着頭不想讓其他人看到她紅紅的眼睛。

一個雞蛋三文錢左右,五個就是十五文錢。

錦園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有朝一日居然配得上這種餐標。

第一天來到老爺家,感覺這一整天都跟做夢似的一樣。

吃完飯,她跟着三個姐姐回到西屋,繼續縫製衣服。

天黑了,家裡有油燈,但是沒有點,早早的就躺下了。

寬敞的大通鋪,睡下四個小丫頭綽綽有餘。

蓋着老舊卻很溫暖厚實的被子,小丫頭恐懼不安的內心充滿了安全感。

「如果這是夢,那我希望永遠都不會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