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狙擊

第5章 獵鷹是英雄

葉飛一甩手,飛刀就丟出去了,目標正是保安隊長趙鐵的喉嚨!

一出手就是要殺人!

趙鐵是退伍軍人,上過戰場,見過生死的人,但是此刻,也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下一瞬,明晃晃的刀尖已經是到眼前了.

「我死了!」

趙鐵萬念俱灰,腦海中只有這三個字!

「啊!」

林清婉也是驚呼出來,雙手捂住眼睛,不敢看到流血場面.

嗡!

葉飛忽然動了,他的身法比飛刀還快,穩穩的捏住刀柄,刀尖在千鈞一髮,停在趙鐵的咽喉上.

一滴觸目驚心的鮮血,從趙鐵的喉嚨上浸出來.

不過,只是擦破了一點油皮,並無大礙.

所有人都驚呆了,傻愣愣的看着葉飛.

人能追的上自己丟出去的東西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葉飛卻是例外,他追上了自己丟出的飛刀!

這種身法簡直是鬼魅一般,太恐怖了!

這時候,趙鐵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啊!

他雙腿一軟,躺在地上,全身還在不住的打着哆嗦.

林清婉長大了嘴巴,滿臉詫異的看著錶情淡然的葉飛.

「你…你卑鄙!誰讓你動刀子了,而且還是飛刀!傷了人怎麼辦!」想到葉飛的狠辣,林清婉就覺得遍體惡寒.

「你說的不要留手啊.」葉飛還挺委屈,眨着眼睛.

「不行,這不算,這不算.」林清婉鬱悶的喊道:「這次你不能用刀子,徒手格鬥!」

「戰場上沒有徒手的敵人,就算是小孩和婦女,身上也有可能藏有炸彈.」葉飛一臉嚴肅的反駁:「當然,我可以再給他一次比試的機會.」

「不用了,我認輸.」躺在地上,還在打哆嗦的趙鐵聲音顫抖地說道.

還比?被一刀捅死了怎麼辦!

林清婉看不出來,但是趙鐵自然是看的真切.本來他也沒有把這個外表清秀的大男孩放在心上,甚至還有點輕視.但是當他二話不說,丟出飛刀的時候.趙鐵就知道錯了.這小子根本就不把殺人當回事!而且還有那鬼魅般的身法,就算是打十次,打一百次,趙鐵也碰不到葉飛的一根毫毛!

「趙鐵,你怎麼是個孬種!我命令你起來,不然我就解僱你!」林清婉氣的直跺腳.

「林總,比起錢來,還是命比較重要.要不,您另請高明吧!」

趙鐵連連搖頭,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不跟葉飛比試.

「你…」

林清婉指着葉飛,旋即又指着趙鐵,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想到要給葉飛開出一個月五萬的工資,林清婉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大聲地喊道:「不行,不行.就算你厲害也不行,我又沒有仇人,不需要一個月五萬的高級保鏢!」

林清婉的話還沒有說完,葉飛忽然衝到她的面前.

林清婉見葉飛來勢洶洶,想到他的衝動性子,只以為他要打自己,嚇得一個哆嗦,發出一聲尖叫.

葉飛已經衝過來,直接將她按到在地上,雙手正好是按在她軟綿綿的聖女峰上,一隻腿抵在她的短裙之間,讓她的蕾絲內褲都稍稍陷了下去.

「流氓!」

林清婉又急又羞,揚起手,給了葉飛一巴掌.

啪!

葉飛清秀的臉龐上,頓時浮現出清晰的掌印.

葉飛完全沒有反應,好像這一巴掌不是挨在他的臉上,抓住林清婉纖細的腳踝,就把她拖到了桌子後面.

就在這個時候!

砰!

一顆子彈穿破巨大的落地窗玻璃,打在林清婉剛剛站的位置上.

如果不是葉飛及時將她撲到,這顆子彈就穿透她的身體了!

葉飛把巨大的老闆桌掀翻,卻沒有絲毫的停頓,整個人壓在林清婉的身上,抱住她幾個翻滾,已經是到了門邊.

幾顆子彈接連而至,在地面上打出彈坑,幾乎是跟着兩個人,直到葉飛抱着林清婉翻滾到公司的走廊里,槍聲才停止.

林清婉小臉煞白,已經是嚇得說不出話來.

公司里的員工,看到如此的情況,誰也不敢過來.

葉飛將門打開一道縫,眼睛落在玻璃的後面,從玻璃上,他能看出對面樓上的情況,開槍的人就在對面的樓上藏着.

過了一會兒,葉飛站起身,沉聲道:「沒事了.」

林清婉嚇壞了,渾身軟綿綿的,根本站不起來,依然在地上躺着,套裙亂七八糟,十分的狼狽.

「殺手已經跑了.不過…還是立刻報警,叫警察過來,處理這件事.」

葉飛貓着腰沖入總裁室,把胡伯和趙鐵也都拖出來.

胡伯運氣很好,沒有受傷,�沈晚瓷薄荊州�不過是受到了一點驚嚇,雙腿發軟,走不了路.

趙鐵就沒有那麼好運了,腿上挨了一槍,幸好是流彈,不然這條腿就廢了,即便是如此,鮮血還是往外直冒,他倒是硬氣,咬着牙關,一聲不吭,不過額頭上都是汗水,整個人像是剛洗了桑拿.

葉飛拿出水果刀,將趙鐵的褲子挑開,查看了一下傷口.

傷口雖然很深,但是沒有傷到骨頭和經脈,除了失血過多之外,沒有什麼大礙.

葉飛是狙擊手,不是軍醫,只懂一些粗淺的急救辦法,不過此時也已經夠用了.

刺啦一聲,葉飛將自己的襯衫撕破,做出一條止血帶,勒在趙鐵的大腿上.

過了沒有多久,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警察終於來了.

幾個警察沖了過來,林清婉這才長舒一口氣,扶着牆壁站了起來.

「清婉姐,發生什麼事?」

帶隊的女警官慕蓉,她看到林清婉臉色蒼白,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慌忙走過來,將她攙扶到旁邊的椅子上.

看着情形,她們兩個顯然認識,而且關係很好.

「慕蓉妹妹…姐姐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林清婉終於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清婉姐,到底怎麼了,我接到報案,說這邊有槍聲!」慕蓉環視四周,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葉飛.

「有殺手…想要殺我!」林清婉趴在慕蓉的肩頭,啜泣不已.

「殺手!是不是他?」

慕蓉眼光一寒,指着葉飛的鼻子.

雖然那個**首長說,葉飛是英雄.可是慕蓉已經先入為主,覺得葉飛就是恐怖分子.

更何況,國際刑警的通緝令都發了,你說不是恐怖分子就不是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