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有了彼此不待見的「仇妯娌」關係。
原來王熙鳳既是大房邢夫人的兒媳,又是二房王夫人親上加親的內侄女。
王夫人見自己的大兒子死了,小兒子賈寶玉還沒成家,由王熙鳳代理管家也就沒啥意見,表示認可。
這樣一來,守寡的李紈便與王熙鳳有了一個屋檐下直接利益衝突的妯娌矛盾。
表面上看,二人過從甚密、和諧相處。
實際上貌合神離,互相看不順眼。
看重自身利益的李紈,那是出了名的吝嗇,對屬於自己的管家權瞬間轉手給王熙鳳,顯然憤憤不平,不情願的。
精明的王熙鳳哪裡不明白李紈的不滿、妒忌與怨恨?
畢竟名不正言不順佔了大嫂李紈的管家位置,李紈不生氣才怪?
雖說這是賈府最高主子的決定,但王熙鳳也沒推辭。
實際上,爭強好勝貪得無厭的王熙鳳也不可能拒絕,還心嚮往之樂於接受。
由此,李紈與王熙鳳這倆妯娌就在互相擠懟中上線了。
書中重點寫的兩個場景,便鮮明地勾勒出李紈與王熙鳳也是「仇妯娌」的典型:如賈母安排賈府相司戀戰南夜關主子奴僕湊份子錢給王熙鳳過生,王熙鳳答應承擔李紈的份子錢,可僅僅是口頭答應,她哪捨得真心為李紈掏這十二兩銀子?
李紈見王熙鳳口是心非,對她更沒好感,便配合尤氏諷刺王熙鳳「行了大運」,勸她真誠點別太虛偽小心遭報應,後來直接就是冷漠以待。
賈府沒落後,王熙鳳的女兒巧姐被拐賣,手裡有錢的李紈分文不出,根本不願幫湊贖金,對已然失勢的王熙鳳真箇是睚眥必報,已無半點妯娌情分。
又如林黛玉賈探春她們建詩社後,由李紈當社長負責統籌,李紈便領着大家找王熙鳳出任監社御史,擺明了就是「宰」王熙鳳,由她負責詩社活動經費。
王熙鳳怎不明白這是李紈針對她?
有意要她掏錢資助,便取笑李紈太摳,明明自己一年有四五百兩銀子的收入,就是個財主,完全出得起小錢贊助大觀園的姊妹們辦詩社,卻吝嗇鬼一樣不願掏腰包,讓人瞧不起。
早就不滿王熙鳳的李紈,馬上反唇相譏,有意挑撥王熙鳳與心腹丫鬟平兒的關係,逼得王熙鳳乖乖就範,出了五十兩銀子,她倆妯娌的明爭暗鬥才暫告一段落。
可見,李紈與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