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讀心後,瘋批千金人設崩了溫顏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翊哥,你怎麼了?」宋菲兒發現司景翊的不對勁,她挽住他手臂,「翊哥,大嫂雖然有不對的地方,但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氣成這樣!」

話音剛落,挽在司景翊手臂上的手,就被他狠狠甩開。

宋菲兒震驚得睜大眼睛。

自從兩人交往以來,他一直都對她呵護備至,溫柔體貼,有求必應。

從未對她冷過臉,更別說甩開他的手了!

「翊哥,我肚子有點疼——」

看到宋菲兒臉上痛苦的表情,司景翊腦海里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他,不能輕信溫顏心裏那些鬼話。

她怎麼可能知道那麼多內情,還能預知未來?

簡直扯淡!

她被人調包後,一直養在鄉下,各方面都不如溫玥,她心裏那些鬼話,都是她臆想的吧!

「大哥,若菲兒肚裏的孩子有個什麼閃失,我饒不了溫顏!」司景翊打橫抱起宋菲兒,大步離開。

客廳里的幾人面色各異的看向溫顏。

「大嫂,你不喜歡我們家就算了,實在沒必要對一個孕婦下手,而且菲兒姐還是我二哥曾經的救命恩人!」

說話的是司家小妹司柚柚。

長着一張嬌甜的小臉,唇紅齒白,杏眸亮晶晶的,脾氣算是司家最好的一位。

【柚柚小姑子不知內情,算了,不怪她,反正她以後也沒有什麼好結局,暗戀的學長是個鳳凰男,嫌棄她右臉有胎記,但為了錢,還是答應了她的表白,兩人結婚後,柚柚小姑子經歷了一次五個月羊膜早破,一次生化,一次試管失敗,一次八周胎停,最後一次懷孕三個月時,發現學長老公出軌聊騷。】

【等她痛不欲生想要提出離婚時,司家破產了,學長老公家暴囚禁她,還給她買了高額保險,最終將她——】

【啊,好慘啊,統子,我不敢看,快翻篇!】

司柚柚被溫顏那聲尖叫,嚇得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脊椎骨滲起了毛骨悚然的寒意。

她以後會那麼慘嗎?

她暗戀的學長,白白凈凈,斯斯文文,是優秀學生典範,他怎麼可能是大嫂想的那樣人面獸心?

大嫂的臆想症實在太可怕了!

司墨衍和司老爺子互相對視了一眼。

司老爺子壓低聲音問司墨衍,「你太太是不是精神出現問題了?」

司墨衍看着頂着爆炸頭,卻未施粉黛的溫顏,他深眸複雜。

「爺爺,她是不是胡言亂語,我們跟着老二過去一探究竟便知。」

司老爺子點點頭。

沒錯,若溫顏不是胡編亂造的,那麼老二馬上就要出車禍!

司老爺子睨了眼司墨衍,「你就不怕你二弟出車禍受傷?」

「反正暫時他又不會死。」若劇情真按溫顏所說的那樣發展,司家最先死的人倒是他。

司老爺子,「……」

為了不引起溫顏的懷疑,司老爺子立即裝作不舒服的樣子。

「老大,我心口疼,快送我去醫院。」

司墨衍趕緊將司老爺子從沙發上扶了起來。

「大哥,我和你一起送爺爺去醫院。」

溫顏擰了擰眉頭,狐眸中露出疑惑。

【難不成劇情發生了改變,司老爺子馬上就要歸西了?】

【不對啊,他明明最後歸西是被人拔了氧氣管!】

【好慘,拔氧氣管還沒斷氣,還被後面進來的人用枕頭活生生捂死!】

司老爺子差點一個趄趔,栽倒在地。

他風光一世,最後竟然死得那麼慘?

司老爺子死死盯着溫顏,想讓她快點說出最後拔他氧氣管、捂他枕頭的禽獸是誰!

司墨衍見司老爺子眼珠都快瞪出來,他低咳一聲,「爺爺,您彆氣!」

按溫顏的說法,他似乎更慘!

「老公,你火急火燎叫我回來,有什麼重要事嗎?」說著,她嬌滴滴的朝他拋了個媚眼,誘人的紅唇微勾,「人家下午還打算去做頭髮的。」

溫顏笑起來,美眸流轉,嫵媚又妖嬈,活生生一個勾人不償命的小妖精。

司墨衍漆黑的狹眸沉了沉,「在爺爺面前,正經點。」

溫顏,「……」

【我哪裡不正經了?哼,狗男人,淫者見淫!】

司墨衍英俊冷峭的臉廓,瞬間黑成了鍋底色。

司柚柚平時在學校,很少回家,她跟大嫂接觸得少,但她知道,大嫂不喜歡大哥,而且很愛作妖,溫司兩家都不喜歡她。

可今天她突然發現,大嫂還蠻有趣的。

如果她能告訴她,她最終會怎麼樣就更好了!

溫顏見司柚柚眉眼彎彎,笑得很嬌甜,她唇角也不自覺的勾起笑意。

【小姑子若是沒有右臉那塊嬰兒拳頭大小的紅色胎記,絕對是他們學院的校花。】

【不過那抹胎記,對於我來這個神醫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司柚柚的眼睛亮了亮。

她右臉上的紅色胎記,大嫂能幫她消除嗎?

她看了十八年醫生,沒有一個醫生能消除她臉上的胎記!

她都已經不抱希望了。

司墨衍知道妹妹的心病,他輕輕拍了下她的腦袋,「先去醫院。」

司墨衍和司柚柚扶着司老爺子離開時,他回頭看了眼愣在原地的溫顏,「你也一起!」

溫顏伸了個懶腰,心不甘情不願的跟着他們一起前往醫院。

……

司景翊開車送宋菲兒前往醫院途中,他面色陰沉得可怕。

「翊哥,大嫂不是故意的,你別再生她的氣了!」

司景翊看到宋菲兒慘白的小臉,痛苦的神情,他想剁了溫顏的心都有。

嫁進司家後,她除了作妖,還會什麼?

上次偷大哥的機密,害大哥虧損幾千萬,她就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禍害!

還說菲兒懷的是個枕頭,和他最好的兄弟有一腿,她真是病得不輕!

他死都不會相信的!

司景翊騰出一隻握方向盤的手,愛憐的摸了下宋菲兒的小腹,「寶貝,你一定要堅強點,爸爸媽媽期待你的出生。」

話音剛落,突然拐彎處駛來一輛麵包車。

司景翊來不及避讓,兩輛車撞到了一起。

「啊——」宋菲兒痛得叫了一聲,白色裙擺下,流出了汨汨鮮紅的血。

司景翊看到她流血了,嚇得魂飛魄散。

該死的溫顏,被她說中了車禍。

但她說菲兒懷的枕頭,試問枕頭怎麼可能流血?

這條路口離婦科醫院不到百米,就在司景翊準備抱着宋菲兒跑去醫院時,司墨衍開着車過來了。

溫顏伸出頭,朝外看了一眼。

【蕪湖,綁在腿間的血袋起作用啦。】

【好臭好臭好臭,她是不是用的雞血啊,好腥。】

司景翊吸了吸鼻子。

一陣風吹過來,刺鼻的腥味,頓時撲鼻而來。

他被熏得差點嘔出來,他深吸口氣,滿是疑惑的朝宋菲兒裙擺下的雙腿看去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