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喬燁包下了這座五星級酒店,安保人員都安排的十分到位,沈卿瑤也沒多想,穿好衣服拉開了門,當看到門口的人時,眼神一怔。
「陳助理?找我有事嗎?」沈卿瑤很快便回過神來,聲音冷淡。
陳銘當然聽出來了,可他摸了摸鼻子,笑着說道:「安小姐,我找你有點事,跟我出去一趟行嗎?」
沈卿瑤站在門口不為所動,她靠着門邊說道:「不了,陳助理有什麼事情可以就在這裡說,現在這種情況,我不想被人說三道四。」
她已經是喬燁的未婚妻,跟任何一個異性都要保持距離,更何況是前任的助理。
沈卿瑤話說的很清楚,臉上的表情更是拒人於千里之外。PanPan
陳銘完全理解沈卿瑤的想法,自家總裁做的事情,沒人比他更清楚,可不把沈卿瑤請過去,他的飯碗先不說,薄深那關就過不了。
陳銘閉了閉眼,輕聲道:「安小姐,對不起。」
沈卿瑤還沒反應過來,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以極快的速度從走廊上出來,一左一右,站在了她的身邊。
「陳助理,現在是法治社會!」沈卿瑤厲聲道。
陳銘眼裡帶着三分悲憫七分無奈,他嘆口氣:「安小姐,您不想見見您的外婆嗎?」
沈卿瑤瞳孔驟縮!她指尖發涼,聲音乾澀:「卑鄙!」
「請吧,安小姐。」陳銘做了個手勢,身子微微彎曲道。
沈卿瑤面無表情的跟着陳銘,坐上了那輛停在樓下的那輛車,她認得,這是薄深的專屬座駕。
定製的內飾,張揚的車牌號,以前沈卿瑤見到,都會覺得開心,因為這代表着薄深的心裏還是有她的,可現在,她臉色平靜,唯有緊握的雙手,透露出她此刻的緊張和憤怒。
車子平緩的在路上行駛着,陳銘坐在副駕駛上一言不發,沈卿瑤被兩個保鏢像犯人一樣壓在后座,更沒有說話的心思,車內一時間,除了呼吸聲,一片死寂。
兩旁繁華的建築逐漸消失在視野里,取而代之的是荒無人煙的郊外。
可腳下的路仍是平穩的柏油馬路,沈卿瑤自嘲的想:這樣看來,自己應該不是被拉去毀屍滅跡的。
道路旁漸漸出現了人為栽種的樹木,沈卿瑤看着它們飛快的倒退,依稀辨別出好像是楓樹。
漸漸的,沈卿瑤看到了來自人類社會的光亮,她不由往窗戶那邊湊了湊,前面的陳銘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一般,默默的將后座的車窗打開了一半。
夜色漸漸降臨,沈卿瑤只能看出,這似乎是一片山間豪宅區域,隱隱約約的,她心裏有了個模糊的猜測。
南城的富人區,不包括那些安保極好的高檔小區以及別墅區之外,還有一個地方,號稱有錢都買不到的住處,便是建造在山間的豪宅。
在這裡住下的人,非富即貴暫且不提,更重要的是,這些富豪手中的人脈和產業,都達到了一個常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沈卿瑤曾聽人說過,在這片富豪區,就連最差的半山腰豪宅,至少也是數十億起步。
她看着這輛車帶她去的地方,身後已經有了一片豪宅。
陳銘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出口解釋道:「安小姐,快到地方了,總裁的這棟山頂豪宅,從來沒帶人來過。」
沈卿瑤冷笑:「所以,陳助理是想告訴我,能踏入價值百億的山頂豪宅,我應該感到榮幸?更應該開心,就連霍寧都沒來過?」
陳銘不說話了,氣氛又恢復了冷凝。
不久後,車子停下,沈卿瑤看着面前燈火輝煌的豪宅,毅然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