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好孕系統,眾皇帝寵我入骨小說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這就是你想的方法?」

系統看着抄佛經的李妙錦,有些無言。

李妙錦不太習慣用毛筆,字寫得歪歪扭扭,但還是一筆一划抄完了《金剛經》。

吹了吹未乾的墨跡,她帶着經書去向德妃請安。

當然了,請安是個由頭而已,藉著請教佛經的名頭向德妃套近乎才是李妙錦的目的。

況且德妃既然是宮中老人,對皇帝的過往說不定有些了解,可以透露一二。

長寧宮中,德妃在刻有「趙綉」二字的長明燈前供上一卷佛經,忽然聽外頭通傳,說是伊美人來了。

「本宮這裡沒有那麼多規矩,不必每日請安。」

「娘娘,嬪妾是有一問題想向娘娘討教。」

德妃神色中閃過一絲詫異,在看到李妙錦遞來的《金剛經》後頓了頓。

「伊美人有什麼疑惑,本宮知無不言。」

她知曉李妙錦不是醉心佛道之人,抄經八成是有意與她交好,她也沒必要拒絕。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是何意?」

「若按字面意思解,便是世間一切事物都只是心的產物,並非本來面目,本宮悟性淺薄,更深的含義也說不出來了。」

德妃看着李妙錦,淡淡道:「伊美人正得聖寵,何苦寄情佛道。」

「娘娘說的是,嬪妾受教。」

見李妙錦看似乖順的低眉斂目,德妃一向暮氣沉沉的眼睛裏多了幾分真情實感的笑意。

「深宮之中實在無趣,若是有空,伊美人可以常來與本宮說說話。」

回側殿的路上,李妙錦打開系統面板,發現德妃的好感度已經漲到10。

瞧自家主子心情好,一旁跟着的春桃開口:「今日回去還要繼續抄佛經么?」

「不用,以後都不必了。」

所謂佛經只是個由頭,她藉此試探德妃是否願意與她交好,德妃也明白這一點。

就她那半吊子的文言文水平,若是往後真去論道,怕不是要弄巧成拙。

養心殿內。

「伊美人抄了整日的佛經?」

宗筠擰眉,該不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將她安排去德妃那暫住,她卻跟着德妃吃齋念佛了吧。

「合歡宮可收拾好了?」

蘇公公在一旁頭冒冷汗,這才過去幾日,怎可能這麼快修葺好。

「回皇上,大概再過個五日,便能住進去了。」

「叫那些奴才快些。」

宗筠有些煩躁,近日江南水患,派去賑災的官員來信,說是地方豪紳藉機囤糧。

天氣燥熱,他本就易犯頭疾,宗筠捏了捏眉心,決定將奏摺挪到李妙錦那裡批。

蘇公公一聽,便哽住了,君主待在后妃那裡批摺子,明日便會流言四起。

但轉念一想,每回皇上待在伊美人那,脾氣便好過些,連帶着他們這些奴才日子也舒服點。

長寧宮側殿內,李妙錦看着桌上一疊疊奏摺,睜大了眼睛。

「皇上,這是……」

怕李妙錦覺得不自在,宗筠對她道:「朕不會礙着你的。」

皇帝都這麼說了,李妙錦自然不能拒絕,接連幾日,宗筠白日里在長寧宮側殿,晚上乾脆就在她這裡歇着。

可這都多少天了,皇帝都沒有臨幸她的意思。

李妙錦對臨幸的態度也從害怕到焦急,再到疑惑。

「系統,宗筠是不能生,還是不能?」

「……宿主,你應該找找別的原因。」

仔細回憶一番春桃說的宮中舊事,似乎宗筠本人對男歡女愛並沒有什麼興趣,尤其在發現妃嬪無子後乾脆不在後宮留宿了。

李妙錦長嘆一口氣,看來想突破這關,得從宗筠的過往入手。

她想起一個人,德妃。

「妹妹明日便要移居合歡宮,到時候可別忘了多看看我。」

德妃見着她來,眼眸帶笑。

李妙錦這幾日上午都在德妃這裡消磨,德妃對她的態度友善了許多。

這段時間相處,她發覺德妃的性格不算沉悶,德妃的母家汝南蕭氏是為數不多沒有被清算的世族,所以到底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李妙錦摁下心中疑問,瞧見佛龕上的幾盞長明燈。

兩人熟悉後,她膽子大了不少,直接走上前去,喃喃念出上面的名字。

「趙綉。」李妙錦回頭問道:「是娘娘的哪位朋友么?」

德妃神色忽然淡下去:「那是趙廢后的閨名。」

趙廢后……春桃當初只是和李妙錦提了一嘴,說是不知道去了哪裡,還額外叮囑過不要在宮中提這個人。

「她的死因,是自戕。」

李妙錦愣住了,德妃問道:「你害怕了?」

畢竟陳年秘辛,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

「不是,只是詫異,居然是自戕,嬪妾還以為……」

她還以為是宗筠賜死了趙皇后。

「皇上當年借貪墨案連誅幾大世家,趙家首當其衝,且刑罰格外殘忍,趙氏有點分量的子弟,皆是五馬分屍。」

「不過,陛下對女眷網開一面,只是流放嶺南,對於宮中受牽連的妃嬪只是貶位,趙綉被廢后,移居冷宮,陛下也並未想殺她。」

德妃說到這,長嘆一口氣:「我與趙綉,本是手帕交,我當初想着,有我照拂一二,她往後的日子不至於難過。」

李妙錦垂眸,看來德妃的確是個頗重情義的人。

「她進冷宮後,趙家剩下的女眷還未離京,她母親費盡心思遞信給她,不知信上說了什麼,她看完便燒掉信,對我說……」

德妃頓住,一滴眼淚流下,聲音顫抖道:「我活不成了,你往後珍重。」

李妙錦總算知道為何德妃這般吃齋念佛,趙家倒了,趙母還能遞信進來,那個局面,除了德妃還有誰會幫這個忙?

本以為好心,結果一封信讓好友想不開,自戕而死,任誰心裏都過不去這個坎。

「姐姐可知道這信里說了什麼?」

「不知道,或許與趙家獲罪的事有關吧。」德妃看着李妙錦,忽然問道:「你不害怕么?」

李妙錦疑惑抬頭。

「你可知道,若是皇上知道,我們在這裡談論廢后,會是什麼後果。」

面對德妃略帶審視的目光,李妙錦抬眼,坦然道:「姐姐願意同我說這些,是相信我,何須恐懼?」

此言一出,德妃的神色變得複雜,看不出喜怒。

她今日說這些給李妙錦聽,並非是心血來潮。

若是這些日子李妙錦的靠近別有用心,這些話被告訴皇上,她獲罪後也能一死以求解脫。

但沒有想到,李妙錦是這個反應。

「恭喜,支線任務金蘭一已完成,獎勵積分一百。金蘭二已開啟,任務目標:提高德妃好感度至八十,任務時間: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