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好孕系統,眾皇帝寵我入骨小說 第6章_賣文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小夏子見皇帝沒有動怒,瞥了一眼麗妃道:「今兒一早,伊美人和春桃走後,負責洒掃的宮女湘兒便進了春桃姑娘的房間。」

宗筠聽完後沉默不語,李妙錦開口將自己從德妃那裡回來後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皇帝。

麗妃臉色漲紅,指着小夏子罵道:「你什麼意思?是說本宮污衊伊美人么?」

見宗筠一直不說話,麗妃做出委屈的神色,哭得梨花帶雨:「表哥,那是你送臣妾的東西,臣妾怎麼可能隨意丟棄。」

「是真是假,把那個叫湘兒的宮女叫來再說。」

幾個太監將湘兒押進屋時,她一看到門口幾具侍衛的屍體便兩眼一翻要暈過去,蘇總管命人潑了盆涼水,她才悠悠醒轉。

湘兒哪見過這種場面,麗妃娘娘身邊的女官找上她時,她還以為是個輕鬆差事。

麗妃娘娘想在後宮折騰誰,就從來沒有失敗過,皇上更是不管不問。

直到見到宗筠陰沉的臉色時,湘兒才明白,今日怕是保不住命了,思及慎刑司那些五花八門折磨人的手段,湘兒像竹筒倒豆子似的,什麼都交代了。

麗妃恨恨看着湘兒,氣得想衝上去扇她一耳光,卻被太監攔下。

宗筠看着自己全無儀態的表妹,半是惱怒半是失望,冷冷吐出兩個字。

「蠢貨。」

他念及早逝的母妃,對麗妃多次縱容,竟釀成這樣的後果。

初登基時,他對麗妃也有過期待,希望能立她為後掣肘世族一把,而她卻愚不可及,留下諸多把柄。

想起過往種種過錯,宗筠微微抬手,制止想上前的麗妃。

「麗妃沈氏,德行不堪,褫奪封號,降為婕妤,禁足三月。」

說完,便看向李妙錦,冷如冰雪的瞳仁有了些許溫度,思索片刻道:「雲竹軒不好,太遠了。」

宗筠吩咐蘇總管:「將合歡宮修葺一番,這幾日伊美人先搬去德妃那裡。」

內務府的人知道今日這一出好戲,對李妙錦熱絡許多,麻利地收拾好地上的血跡後,將李妙錦請去德妃的長寧宮。

知曉李妙錦要來,德妃早早便吩咐人備好禮物,送去長寧宮側殿。

因着湘兒的原因,皇帝叫蘇總管再選一波可靠的人伺候李妙錦,這幫新奴婢皆是精挑細選過的,做事很是爽利,恨不能把窗戶拆下來洗一遍。

等德妃到側殿時,見着李妙錦坐在院子陰涼處,給春桃的手指上藥,她忍不住挑了挑眉,宮中從來沒有主子會親自給奴才上藥。

瞧見有外人來,李妙錦起身向德妃行了一禮,瞥見德妃身後宮女手上捧着的大盒子,眉心一跳,該不會是超級加厚版佛經吧。

將德妃請進屋內後,兩人便開始敷衍的對話,李妙錦渾身難受,不知為何,有種前世跟導師尬聊的不自在感。

「妹妹剛剛冊封,麗妃便禁足了,果真人不可貌相。」

這話說的很含蓄了,直白點就是:你看起來像是會被麗妃捏死,本宮還想着庇護你,沒想到你這麼強。

李妙錦自然聽懂了,笑道:「此事與嬪妾關係不大,身處後宮,一切只看皇上心意罷了。」

不知觸及德妃什麼心事,她忽然嘆了口氣:「是啊,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說完,她便說天色太晚,回宮休息了。

德妃離開後,李妙錦覺得有點奇怪,這個人不像有惡意,但對自己也沒什麼好感。

等打開那盒德妃送來的見面禮,李妙錦倒吸一口涼氣,是套紅寶石頭面,貴氣逼人,這禮未免有些貴重了。

系統忽然開口:「出現支線任務——金蘭,請問是否接取?」

李妙錦連主線任務都沒來得及關心,突然聽見支線任務,有些詫異:「這個任務,是要我做什麼的?有獎勵么?」

「完成支線任務一獎勵有100積分,該任務與德妃有關。」

聽着有些麻煩,左右這任務隨時可以自願接取,還是等完成主線任務二再說吧。

李妙錦打開系統面板,發現宗筠的好感度在使用凝神香後漲到了5。

她想起今日下午,宗筠好像身體不舒服後忽然暴躁的反應,還有一直緊捏眉心,懷疑皇帝是不是有類似偏頭痛之類的毛病。

而剛好,商城的凝神香可以緩解這種痛苦。

這下換李妙錦頭疼了,她手頭只有300積分了,只夠買三瓶凝神香。

「系統,有沒有凝神香的替代品,可以長期有效的那種。」

「有的,中級商品里的幽蘭湯服用後可獲得體香,價值300積分。」

李妙錦翻到幽蘭湯的商品介紹,疑惑道:「這上面沒有說可以安神靜氣。」

「因為這事額外的價錢,再加一百積分,附送功能:使對方心緒平靜。」

李妙錦哽住,第一次認識到系統的奸商屬性,看着手中不夠的積分,無奈道:「我願意接取支線任務金蘭。」

「金蘭任務一的目標為提高德妃好感度至30,目標人物目前好感度為5,任務時間十五天,加油。」

凝神香的持續時間為三天,李妙錦打算好好利用剩下的兩天,在皇帝面前刷一波好感度。

第二日一早,李妙錦便進了小廚房,打算藉著送糕點的由頭去宗筠那刷臉。

她前世的廚藝尚可,可做宮廷糕點卻是為難她了,李妙錦看着商城裡能提高廚藝的糕點,捂緊荷包嘆息。

思來想去,做出兩盤子最簡單的綠豆糕,先送去了養心殿,門外蘇公公通傳了一聲,宗筠停筆皺眉:「后妃不得隨意進養心殿,你忘了么?」

蘇總管慌忙請罪道:「那奴才將點心拿進來,叫伊美人先回去。」

「罷了,叫她先進來。」宗筠思及外頭正是酷熱,淡淡道:「暑氣毒辣,以後不必送東西來。」

他瞧見李妙錦曬得臉蛋發紅,吩咐蘇總管再拿個冰盆進來,放在她腳邊。

原本,宗筠是打算叫她進來歇一歇,過會兒便回去,可自打李妙錦進來,她身上那股子幽幽香氣止不住往鼻子里鑽。

因過於濃郁的香氣加重頭疾,皇帝一向不喜歡后妃們熏香,可李妙錦身上的氣味卻能莫名平息心中燥郁。

瞧宗筠一直批摺子不說話,李妙錦也不敢張口,就這麼離他不近不遠坐着。

皇帝聞見那股薄薄的香氣,心中愉悅了幾分,忽然不想叫她走了。

宗筠硃筆一頓,一滴硃砂墨墜落在奏摺上,紅得醒目。

「坐近些,不必怕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