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好孕系統,眾皇帝寵我入骨小說 第3章_賣文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似乎是感受到了李妙錦的震驚,系統慢悠悠回答她。

「宗筠對所有人的初始好感度都是負二十,簡而言之,他討厭世界上所有人。該任務為強制接取,時間三天。我需要休息一會,庫房物品你可以自行取用,加油哦。」

說完這些,系統好像真的睡著了,任李妙錦再怎麼喊都不回應。

第一天來到大景,作為小宮女,她就幹了一整天的活,如今正值盛夏,一邊洗衣服一邊止不住的流汗。

李妙錦安慰自己,好在不是倒夜壺的,一旁的圓臉姑娘似乎挺喜歡她的,小聲和她聊天。

「妙錦,嬤嬤今日說得對,你往後出門還是往臉上塗些灰為好,免得被麗妃娘娘瞧見了。」

她順勢打聽道:「為何?」

「你剛來不久,不知道麗妃有多可怕,她是皇上的表妹,是以皇上對她頗為縱容,這三年來,只要看見有貌美的宮女,麗妃都會想法子毀了她們的臉。」

見圓臉姑娘願意說這些,李妙錦便做出好奇神色:「照你這麼說,麗妃娘娘也是寵冠六宮了。」

「說來奇怪,皇上好像對娘娘們都不喜歡,自從這幾年宮中無人有孕,陛下便更少踏足後宮了。」

看來宗筠是塊難啃的硬骨頭,一瞬間,李妙錦開始懷疑那個任務評級系統,這個難度真的只有二星么?

天黑後回到房間,李妙錦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情,由於她只在臉上塗了芙蓉膏,導致一天暴晒下來,她的臉白皙如舊,身上卻曬脫了層皮,泛着紅色,界限分明。

她從系統庫房拿出一瓶芙蓉膏,趁着夜色躡手躡腳出去,浣衣局西邊有個水塘,平素沒有人去,岸邊有又高又密的蘆葦,十分適合遮掩人的身形。

跪坐在蘆葦邊,李妙錦打開芙蓉膏,往手臂上輕輕一抹,這個朝代的衣服很是寬鬆,她將四肢都抹上芙蓉膏後,看了看四周,索性脫下裡衣,上身只剩下抹胸。

她低頭一點點仔細塗抹芙蓉膏,渾然未覺水面上有一隻小船靠近。

隨着芙蓉膏用盡,李妙錦這具身子真真成了玉雕的美人,渾身肌膚無一處不瑩潤。

她正欲起身時,卻聽見一道聲音傳來。

「什麼人?」隨着這道冷硬又飽含怒意的質問出口,一道劍光出鞘指向岸邊。

宗筠平素頭疾發作時,不欲他人看見自己失態的模樣,便獨自乘舟默默忍耐,水面清風能讓他清醒不少。

可或許今夜頭疾發作得厲害,他頭痛難耐之下竟沒有發覺岸邊有人,待影影綽綽見到蘆葦間的曼妙身姿時,他還以為是哪個宮女和侍衛偷情。

暴怒之下,長劍出鞘。

李妙錦慌忙披上外衣,掩面想逃跑,可惜還未走幾步,身後的人便已經追來。

宗筠上岸後,瞧這裡只有她一人,心中奇怪,連着怒火也消了幾分。

他伸手欲拉住慌忙逃跑的少女問個明白,卻不想衣袖一扯便滑落下來,李妙錦驚慌地看了宗筠一眼。

就這一眼,叫他忽然有了片刻恍惚。這樣的美人,他怎的從未見過。

李妙錦沒見過這個男人,心中慌張,趁着宗筠晃神逃走了。

宗筠愣愣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方才細膩如瓷的觸感還未忘記,美人卻已離去。

若非李妙錦落下一支木簪,他甚至要懷疑,自己頭疾重到出現幻覺了,或是那女子是水中精怪化作的幻影。

第二日,一早起來,李妙錦烏髮披散着,她忽然發現自己的簪子不見了,四處尋找時,睡在一旁的圓臉姑娘給了她一根木簪。

一來二去耽誤了時間,等收拾好出門時晚了片刻。

正好那瓜子臉的姑娘走過來,難得對着李妙錦有了些好臉色,唇畔帶笑道:「你既然躲懶,這邊有個好差事便交給你。」

瓜子臉姑娘名叫珍兒,似乎與嬤嬤關係不錯,方才麗妃那邊叫浣衣局把那件百褶如意月裙送過去,嬤嬤便讓珍兒去安排。

巧的是,她打聽到今兒下朝後麗妃便把皇上請去宮裡了,便毫不猶豫將這事交給了李妙錦。

一聽這差事,李妙錦便曉得珍兒這是想把自己往死里整,無奈嬤嬤和珍兒關係好,只好認下。

她出了浣衣局,便掏出偷偷藏好的鍋爐灰,往臉上抹了抹,灰頭土臉地往麗妃那去了。

等到了地方,接引的宮女帶她走進去,李妙錦耳朵靈,聽見那幾個外頭值守的人小聲說話。

「今天皇上來了,娘娘心情好得很呢。」

宗筠竟在裡頭,她呼吸一滯,也不知道宗筠究竟長什麼樣子。

麗妃正在裡屋和宗筠說話,可惜皇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直神遊天外的模樣。

瞧他這樣,麗妃心中已經有了些許不高興。

她也是聽說宗筠今日心情不錯,難得沒有對大臣發火,這才大着膽子請皇上來,分明剛來時心情是不錯,可與自己沒說幾句話便是這個模樣。

這點子不快,麗妃自然不會對宗筠發,只罵道:「浣衣局那幫奴才,叫送件衣裳都這般磨蹭。」

話音剛落,李妙錦便進來了,麗妃見這人打扮的埋汰,諷刺道:「喲,本宮當是哪位大小姐梳洗打扮姍姍來遲呢。」

宗筠皺眉看向地上跪着請罪的少女,雲鬢烏髮,只用一根木簪束起,她低着頭看不清臉,卻能瞧見後頸處那一抹如雪肌膚。

許是他注視的時間久了些,麗妃開口怒罵:「還不快滾。」

李妙錦聽了這話,舒了口氣打算麻利站起來溜走,結果還未動,便聽見頭頂傳來一道有些耳熟的聲音。

「抬起頭來。」

宗筠看着少女抹了鍋灰的臉,一瞬間覺得荒謬中帶了絲好笑,唇角微微勾起。

一旁的侍從們驚呆了,皇上這些年對誰都是冷冰冰的,不砍人就好了,何況是笑。

李妙錦也怔住了,居然是他。

麗妃在一旁快要把牙咬碎了,開口問道:「皇上與她認識?」

宗筠收起笑意,神色又恢復了冰冷,頗有壓迫力地掃了她一眼,麗妃驚惶低頭不再多問。

他何嘗不知道,為何眼前少女偏要將自己打扮成這樣,若是今日他不表態,今夜李妙錦便要成一具屍體了。

「你叫什麼名字?」

「回陛下,奴婢姓李,名妙錦。」

見眼前少女斟酌措辭回答的模樣,與昨夜絲毫不同,真實了許多,好像月下精怪成了人來到他眼前。

少年帝王難得聲音溫柔些許,一字一句道:「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便封為伊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