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麗妃驚愕地望向皇帝,失聲驚呼:「陛下,宮中沒有越級封為美人的先例。」

大景後宮規矩森嚴,像李妙錦這般沒有根基的小宮女,只能從采女慢慢升位分。

本朝之前幾個皇帝免不了被世族掣肘,連封妃都不能隨心所欲。宗筠卻是世族眼裡的天魔星,沒人敢惹他。

什麼先例,宗筠做事從來不需要按規矩來。

少年帝王回頭,居高臨下看着麗妃,眼神陰鬱,開口道:「朕做事,你也敢隨意置喙?」

說完,他便慢悠悠離開,只留下麗妃跪在地上,冷汗涔涔。

方才那一瞬間,麗妃從皇帝眼裡看到了殺意,她心裏忽然湧起驚慌,若是不及時除去這個李妙錦,往後怕是大麻煩。

皇帝身邊的蘇總管只當宗筠是心血來潮,便只派了個乾兒子安置李妙錦。

聖旨送到浣衣局時,李妙錦還是有種不真實感,她設計的那些橋段一個都沒有用上呢。

宗筠居然就這麼莫名其妙冊封她了,若非系統忽然蘇醒,她還以為皇帝是在耍她。

「任務一完成,獲取積分兩百。主線任務二開啟,已強制接取,任務時間十天,任務目標:提高攻略人物好感度到10,加油。」

看着面板上忽然多出的兩百積分,李妙錦有些恍惚,系統問道:「你現在一共有四百積分,部分中級商品已開放購買權限。」

商城裡果真多出不少商品,她一個個看過去,忽然瞧見一個名為凝神香的東西。

「這凝神香分明是中級商品,怎麼只要一百積分。」

「凝神香是一次性用品,使用後可以擁有一股體香,使對方心緒平靜。」

一次性的東西還要一百積分,李妙錦有些肉疼,捂緊腰包,打算先不花手上的積分。

內務府給李妙錦安排的住處離皇帝住所遠得很,不過她還挺滿意的,勝在清幽,還有一小片竹林。

按照規矩,李妙錦需得挑個貼身宮女伺候自己,至於那些洒掃宮女不需她費心。

「我記得浣衣局有個小姑娘,頗為機靈,直接讓她到身邊來伺候便是。」

李妙錦說的是那個圓臉姑娘,名喚春桃。

內務府的人沒過多久便將春桃送到李妙錦住的雲竹軒。

一切安置好時,已是深夜了,李妙錦卻睡不着,這系統一問三不知,她不打算指望系統了。倒是春桃消息靈通,人緣好,堪稱皇宮百曉生。

她問春桃:「我走後,浣衣局可有什麼動靜么?」

「麗妃娘娘來了,對嬤嬤發了好大一通火,麗妃知道是珍兒叫你去送衣裳的,直接把她帶走了。」

李妙錦垂眸,恐怕珍兒凶多吉少了,她拉住春桃的手,十分誠懇地說:「我進宮不久,對宮裡的情況一無所知,你可願幫我?」

春桃第一次見到這樣沒架子的主子,有些被嚇到,緩過神來後更是感動:「還請美人放心,奴婢知無不言。」

「陛下三年前登基,當時選了趙家的小姐為後,可惜趙家不久獲罪,皇后也因此被廢,三年前進宮的還有麗妃、淑妃和德妃,後來陸陸續續選了許昭儀、楊婕妤等人,都是世族送進來的姑娘。」

春桃看了看窗外,壓低嗓音:「兩次前朝清洗,將后妃的母家摘了個七七八八,也就麗妃是皇上親表妹,才逃過一劫。」

李妙錦若有所思,看來她想接近皇帝,唯一的外部阻力只有麗妃了。

她一向不是坐等別人出招的性子,見今日之事,麗妃不是個能忍的性子,她打算先逼麗妃跳腳。

第二日一早,李妙錦只讓春桃梳了個素雅髮髻,向德妃住的長寧宮去。

宗筠自知麗妃不適合掌管六宮,便將後宮大權交給一向溫和的德妃,李妙錦初封為美人,自然要去向她請安。

如今已是盛夏,哪怕早上也熱得很,等李妙錦到了長寧宮時,額頭已經冒了些汗。

德妃叫人將冰盆往她座位邊挪挪,她手持佛珠,微笑道:「伊美人果真天姿國色,我見猶憐。」

說完,德妃微微頷首,一旁的宮女將一冊佛經送給李妙錦。

「這是本宮手抄的佛經,希望伊美人能早日誕下皇子。」

她正欲接下佛經謝恩,便聽見德妃繼續道:「若是麗妃為難你,拿着佛經來長寧宮,本宮自會護着你一條性命。」

李妙錦忽然覺得手上佛經燙手起來,猶豫片刻,想起自己勢單力薄的處境,打算先抱一抱德妃這條大腿再說。

見她收下佛經,德妃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回雲竹軒的路上,經過御花園,一眼便瞧見麗妃,她身邊跟着的居然是珍兒,不過左臉已經被燙傷了。

李妙錦遠遠瞧見,忙不迭繞過麗妃,卻瞧見珍兒忽然抬頭,看了自己一眼,神色怨毒。

回了雲竹軒,她越想越覺得不對,珍兒那一眼怨恨中帶了几絲欣喜,和之前派她給麗妃送衣服時的神色有些像。

電光火石間,李妙錦想通了什麼事情,對春桃道:「快,回去後搜一下雲竹軒裏面有沒有東西。」

瞧李妙錦臉色難看至極,春桃隱隱約約也明白了什麼,回去後兩人翻箱倒櫃,果真叫春桃在自己屋裡翻到一枚玉佩。

「這……好像是麗妃娘娘的。」

春桃臉色煞白,這塊玉佩的質地是上好的羊脂玉,皇上賞的,麗妃之前有陣子到哪都帶着炫耀。

莫名出現在這裡,定是那幾個內務府送來的洒掃宮女有貓膩。

李妙錦開口:「找個地方埋起來便是。」

話音剛落,外頭傳來鬧哄哄的聲音,一行人闖進雲竹軒,正是趾高氣揚的麗妃。

「給本宮搜,那玉佩定是藏在這裡。」

春桃慌忙之下將玉佩藏進衣裳,對李妙錦低聲道:「若是被發現了,便是奴婢一人的罪。」

李妙錦自是不同意,麗妃卻陰陽怪氣道:「你們主僕二人,死到臨頭的還拉拉扯扯。」

「娘娘,嬪妾不知犯了什麼錯,惹得娘娘前來搜宮。」

麗妃走上前,捏住李妙錦的下巴,冷笑:「本宮昨日去了一趟浣衣局,這玉佩便丟了,浣衣局搜過了,只有春桃沒搜過,不是在她那,是在哪裡?」

一旁麗妃宮中的女官稟告:「娘娘,沒有搜到。」

「廢物!」麗妃瞪了女官一眼,看着角落的春桃,勾唇一笑:「把她的衣裳扒下來,看看藏了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