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最初時,她找肖主任爭取過,希望能把她指定給組裡固定的一位律師,跟着做項目。

她記得肖主任當時只抬頭看了她一眼,語氣頗冷,一連串的質問:

「看不起跑腿的工作?」

「組裡誰不是從跑腿的工作做起?」

「你在企業當法務的經驗對我們沒有任何用處,不管你工作了三年還是十年,在這裡,你記住,你只是個新人,一切從頭開始的新人,明白?」

「如果連這點熬時間的耐心都沒有,趁早滾蛋。」

舒聽瀾被劈頭蓋臉罵了一頓,面紅耳赤,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她是有些操之過急了,甚至沒有摸清肖主任的脾性與喜好,就貿然跑來爭取資源,只會給人留下浮躁不踏實的印象。

自此之後,她便不再提要進項目的事,踏踏實實任併購組律師差遣,磨練自己,等待機會。

肖主任講着PPT

「我們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難是如何接觸卓遠科技。」

在座的律師,既沒有與卓遠科技的業務往來經歷,更不認識卓禹安本人,也沒有收到競標邀請,憑空想去競標,連標書遞給誰都不知道。

「從媒體的一些採訪上看,卓禹安這人不太好攻堅,談技術談產品時,可以侃侃而談,但是涉及到別的方面,一律緘口不提。在業界也不曾聽說他有來往的朋友。」

「受他的影響,他們的法務部門同樣謹言慎行,至今還未跟任何律所來往。」

「據說卓禹安本人是偏向于海外的律所,畢竟卓遠科技屬於外資公司。」

舒聽瀾不停地聽到卓禹安的名字,心跳得厲害,沒等她多想,行動快過思考,在大家正一籌莫展時,她主動請纓

「肖主任,可�初之心盛霆燁�讓我試試嗎?」

整個會議室安靜了,所有人朝她看來,眼神狐疑。

她解釋:「卓禹安是棲寧高中畢業的,我與他同一屆,可能有共同認識的同學。」

實際上,昨晚聚餐時,在程晨的反覆要求下,卓禹安出示了他的微信碼讓大家加,她當時出於禮貌也加了。

「可以。」肖主任只簡單的回答了兩個字,算是允許,只是未免帶着點敷衍,壓根就不相信她能聯繫上卓禹安。

別的律師同樣沒把她的話當真,現在人情淡薄,別說是高中同一屆了,即便是大學同班同學,也未必肯理你。

舒聽瀾其實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也有些隱隱的後悔,畢竟昨晚兩人有了另一層的關係,雖然她當時是抱着以後不會見面,只約一次的心態,但她今天便去找他談業務,顯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她有計劃,有預謀的,甚至是為了業務不惜出賣rou體的。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她想在律所有所突破,能進項目鍛煉。還有一點不足與外人言明的,她急需要錢。她從公司法務轉到律所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經濟原因,只是沒想到,她來了大半年,沒有接觸任何項目,使得她有點捉襟見肘。

她是在下班到家之後,才給卓禹安發了一個語音通話請求,對方很快就接了,只是

「卓總在開會,請問您是哪位?」好聽的女聲傳來。